徐载正 日本国际基督教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教授
徐载正
日本国际基督教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教授

世上没有人可以做到“仰望天空至死无一丝羞愧”(编者注:出自尹东柱《序诗》),但人们在世上生存,总要抱着“尽可能不留一丝羞愧”的心,因此我们要坦白羞愧之处。

文在寅总统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协议在阿根廷会面达成协议的内容令人汗颜。两人表示,“只有无核化才是能够引领韩半岛经济持续繁荣并保证持续和平的唯一道路”。果真如此吗?今年两国领导人与金正恩委员长会晤时曾协议“构建和平机制”,决定打造“新的关系”,一起为韩半岛和平作出努力。他们难道忘了自己几个月前的协议了吗?他们否认韩半岛的持续和平是通往无核化的唯一有效道路,否认两者至少要并行推进的协议,令人感到汗颜。

这是因为,他们没有对朝鲜拥核的历史原因进行深刻反思。美国从1950年11月开始对朝鲜进行核威胁,韩国国防经费比朝鲜整个国家的预算还高,双方在军事上存在巨大的不平衡,而美国和韩国对此却没有一个基本的客观认识。

不仅如此,韩美领导人还共同表示,“我们一致认为应当继续强力执行现行制裁内容,确保朝鲜理解这一主张”。也就是说,韩美要用制裁的力量让对方理解自己的单方主张,前后矛盾的主张令人汗颜。如果韩美故意借用这样一个外交说辞包装自己用强力压迫朝鲜接受本方主张,那将更加令人汗颜。韩美还进一步表示,“我们一致认为,在朝鲜实现完全无核化之前,必须继续保持现在的制裁力度”,简直令人无地自容。

难道不正是这样的力量逻辑引起了朝鲜的反抗,进而刺激朝鲜开始走上拥核之路的吗?难道双方不是已经达成协议,同意停止力量博弈并建构新关系了吗?韩美两国领导人将协议的本质弃若敝履,堪称厚颜无耻,令人无地自容。

除此之外,文总统还更进一步,做出了更加过分的事情,称这次韩美会谈消除了围绕金正恩委员长回访首尔的一个忧虑。文总统曾担心在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或者朝美高级别会谈前推动金委员长回访首尔会是一种“负担”,而这次与特朗普总统会谈“彻底打消了这一忧虑”,这令人汗颜至极。笔者还听说,文总统在安排与捷克总理安德烈•巴比什会晤前也曾寻求美国总统的谅解。更何况,韩朝关系难道不是“面向统一的特殊关系”吗?为什么韩朝关系一旦遇到美国的问题,就会变得无比卑微呢?

文总统介绍称,特朗普曾在会谈中表示“对金委员长抱有非常友好和积极的态度,因此希望能够与金委员长一起落实好双方达成的其他协议,也会帮助金委员长实现他的所想”。如果情况确实如同说的这般简单,特朗普总统在举行韩美首脑会谈之前,为什么又会以《人口贩卖受害者保护法》为依据禁止对朝鲜进行人道主义援助并禁止向朝鲜提供教育与文化交流援助资金、禁止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向朝鲜贷款,强化了单边对朝制裁力度呢?

文总统表示,“希望(金委员长回访)能够对韩半岛韩朝和解、和平进展和无核化进展起到大的帮助”。在公开表达这样的期待之前,难道不应当首先回过头来盘点一下此前双边首脑会谈的协议在多大程度上得到了落实吗?

在岁末年终之际,“树叶间泛起的微风中”(编者注:出自尹东柱《序诗》),至少端正一下衣领。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873210.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