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国防部长官郑景斗和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于10月31日(当地时间)在美国华盛顿举行第50次韩美安保会议(SCM)后的记者会上,在《移交战权后的联合防卫指导方针》上签字留影。图片来源:韩国国防部
韩国国防部部长郑景斗和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31日在华盛顿举行第50次韩美安保协议会(SCM)。双方同意相互合作,实现战时作战指挥权(简称战权)的早日移交。两国决定,明年提前实施韩军联合作战执行能力第一阶段的评价工作,在战权移交之后,成立以韩军为主导的联合防卫体制。这也解读为,双方将有意再次开始执行事实上已经“停止”的、2014年朴槿惠政府时期再次被推迟的战权移交程序。

早日移交战权是去年7月韩美首脑会谈达成协议的事项。当时文在寅总统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会谈后发表共同声明表示,“为了尽早实现战权的移交,决定继续(韩美)同盟层面的合作”。韩国和美国此次没有确定移交战权的时间。取而代之的是,决定加速推进为移交战权而需要进行的韩军主导的联合作战执行能力的评估工作。省略曾定于明年的“预先评估”,而提前实施第一阶段“基本运行能力(IOC)”评价工作,为尽快满足战权移交条件而努力合作,是令人期待的。

2010年第一次推迟和2014年再次推迟的原因是,韩朝关系的恶化和朝鲜的军事威胁增加。但最近韩半岛局势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韩朝对话和朝美核协商重启,军事紧张缓和动向逐渐具体化。从1日0时开始,按《9•19军事协议》,韩朝之间的海陆空任何敌对行为都将全面中断。现在以“安保不安”为由反对移交战权,名不正言不顺。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是,韩美两国就战权移交后的联合指挥结构达成了协议。联合司令部司令官由韩军4星将领担任,副司令官由美军4星将领担任。双方意见达成一致,决定在战权移交后仍维持目前的韩美联合防卫体制。特别是由韩军担任联合司令部司令官,具有不小的象征性意义。其间,部分人担心战权移交以后驻韩美军是否会撤离,虽然美军也曾提出过不接受他国军队指挥的“潘兴原则”,但此次事实表明,这只不过是杞人忧天而已。希望之后军队当局在韩美的紧密合作下,更加致力于战权的早日移交。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editorial/868273.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