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义吉 高级记者
即将于11月6日举行的美国中期选举还有两周时间。很明显,这将是美国历史上最重要的选举之一,它的意义对韩半岛也同样重要。

“只有一条,我以前也说过,现在更想强烈呼吁大家,请务必把票投给民主党,为民主党拉票、募款,主动请他人搭车带到投票站把票投给民主党”。美国最著名的媒体人托马斯•弗里德曼10月23日在《纽约时报》专栏中写道,“投票给民主党就可以夺回参众两院”,“就可以重新把美国变回美国应有的样子”。

身为中间派媒体人的弗里德曼作出这番酷似民主党选举对策委员长的表态,恰恰说明美国社会已经出现极端的两极化,各阵营之间剑拔弩张,异常对立。那么,如果确如弗里德曼所想,民主党通过中期选举重新夺回了参众两院的多数党位置,美国会发生什么改变呢?这一结果能否有效制约使美国两极分化深化的特朗普总统从而改变现状呢?

从现在的选情来看,民主党很可能会在众议院夺回多数党的地位,共和党则有望继续保持参议院多数党的地位。从结论来讲,无论选举结果如何,特朗普都将继续秉持特朗普式形式作风。随着选举将近,特朗普反而迎来了就任以来的最辉煌时期,支持率不降反升,说明特朗普已经将“特朗普风格”发挥到100%以上的极致。

任命布雷特•卡瓦诺担任大法官后,特朗普凝聚了一批支持者,此后美国与加拿大和墨西哥签署新的北美自贸协定、美国失业率创49年来最低纪录、被土耳其羁押的安德鲁•布伦森牧师获释以及对黑人说唱歌手卡涅尔•韦斯特的公开支持等,都大大提升了特朗普治国理政的把控力和支持率。特别是,他采取“分而治之”的极端策略展开选举拉票运动,冒着被反对者更加嫌恶的危险,集中力量凝聚支持群体,不仅提高了自己的支持率,还将共和党完全控制在手中。最近在蒙大拿州拉票时,他公开提到该地区参议院议员格雷格•詹福尔曾将一名质问过去问题的记者推翻在地的事件,说“他很了不起”,“是我的人”,令支持者为之狂热不已。

近日盖洛普的民调结果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已经从一个月前的56%反对、40%支持上升到50%反对、44%支持,差距缩小了10个百分点。“RealClearPolitics”网站民调显示的特朗普平均支持率也从一个月前的42.9%上升到44.3%,高于里根总统和克林顿总统就职后第一个中期选举时分别为42%和41%的支持率,接近奥巴马总统当时46%的支持率。但即便是奥巴马,他所在的民主党也曾在第一次中期选举中铩羽而归,因此特朗普所在的共和党很难在参众两院完全守住多数党的地位。不同的是,奥巴马的支持率在当时处于下降时期,而现在特朗普的支持率则处于上升时期。考虑的美国共和党选民相对比较团结,特朗普支持率的上升很有可能会明显阻止民主党拿下更多议席。

即便民主党成为众议院多数党,深知“特朗普风格”是自己受欢迎秘诀的特朗普没有理由会对民主党唯唯诺诺。里根和克林顿就任期间也曾经历过“朝小野大”的议会。因此韩国最关心的问题是,特朗普所推动的朝美改善关系政策是否会受到阻碍。我们应当预料到,中期选举之后,特朗普推动朝美改善关系的动力应该不会像此前那般强劲。在这次中期选举中,特朗普几乎没有提到朝鲜问题。蓬佩奥国务卿第四次访朝(10月7日)之后,特朗普对朝鲜的谈及次数越来越少,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的日程也安排到了明年。

从目前来看,特朗普可能认为现在无需着急。朝鲜已经冻结了核导试验和导弹发射活动,而针对朝鲜的制裁依然保持原样,时间似乎对美国颇为有利。而且,朝鲜问题也并非选举结束后特朗普需要立刻着手处理的紧急问题。由沙特阿拉伯记者扎马尔•卡舒吉被谋杀事件引发动荡的中东局势才是特朗普需要在中期选举结束后首先处理的紧要课题。

中期选举后,特朗普将会想尽办法为赢得下届大选进行布局,朝鲜问题也是其中之一。为了有利于下届选举,他一定会设法处理好朝鲜问题。对于这样的安排,我们无须太过悲观。因为现在虽然对特朗普有利,但随着时间流逝,大选时间越近,特朗普在朝核问题上所感受到的压力就会越大。朝核博弈已经持续30多年时间,从历史的长河来看,特朗普剩余的2年任期并不算长。

郑义吉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867207.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