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举行史上首次朝美首脑会谈的新加坡,即将于8月初举行东盟地区论坛。朝美、韩朝、朝日等东北亚相关国家是否会举行双边会谈,引发广泛关注。图为6月12日,朝美首脑会谈结束后签署联合声明的场面。(图片来源: 韩联社)
4•27韩朝首脑会谈和6•12朝美首脑会谈后,人们曾期待韩半岛很快就能建立和平机制。而且,特朗普总统曾在首脑会谈结束后的单独记者会上表示“朝鲜将会废弃导弹引擎试验场,并将在6月20日左右通过板门店归还5000具美军遗骸中的第一批200具遗骸,蓬佩奥国务卿将在2-3周内访问平壤举行会谈”。因此,人们曾普遍期待,首脑会谈之后的朝美关系将会迅速改善,无核化也会快速进展。但随着蓬佩奥国务卿访朝时间推迟,人们开始担心,隐藏在细节中的“魔鬼”是否已经蠢蠢欲动。

正如参与过谈判的专家所言,“都说魔鬼隐藏在细节中,但事实上,魔鬼来自负责谈判的实务官员”。6•12朝美首脑会谈之后,双方在落实协议的问题上一直没有进展。蓬佩奥国务卿在7月6日-7日访问平壤后表示“朝鲜至今尚未拿出一份无核化时间表”,金英彻则抱怨“美国只提出了强盗要求”。这既与落实协议相违背,也令人不禁怀疑双方是否在互相推卸责任。谈判级别刚刚从首脑下降到部长,就发生了这样的事,令人不禁对“恶魔隐藏在细节中”这句断言心生敬畏。

正如朝美联合声明所言,只有实现朝美建交、构建和平机制与完成无核化,我们才能彻底消除战争恐惧。但现在除了归还遗骸,双方在落实朝美联合声明上没有任何进展。蓬佩奥访朝已经过去近一个月,朝鲜却仍在坚持要求先行发表终战宣言,而美国则施压朝鲜首先拿出一份无核化时间表。在这种情况下,美国驻韩大使哈里斯在8月2日的上任后首次记者会上表示“由于终战宣言具有不可逆的性质,不可操之过急,朝鲜必须首先拿出一份无核化清单”。

对于翘首期待朝美改善关系和朝鲜无核化的韩国国民来说,这一表态无疑令人非常失望。朝美首脑已经就分阶段一揽子解决朝美建交、构建韩半岛和平机制和无核化问题达成协议,哈里斯大使却回到了小布什和奥巴马时代要求朝鲜先行采取行动的论调。考虑到大使的表态基本代表美国国务院的立场,人们不禁担心,美国政府官员对待朝鲜无核化的立场是否正在从特朗普的“朝美建交与无核化并行”改变为“先无核化”的方向。

8月1日特朗普总统接到金正恩委员长的亲笔信后表示“非常感谢,希望不久后会面”,并在8月4日发出了亲笔回信。虽然两位领导人互致亲笔信打消了人们对朝美对话速度下降的疑虑,但现在两位领导人绝不应当仅仅通过互致亲笔信进行交流。为了阻止两国工作磋商过程中出现意思偏差,两位领导人应尽快举行第二轮朝美首脑会谈,强化双边推进朝美建交、构建和平机制和开展无核化谈判的动力。另外,双方还应共同确定发表终战宣言的主体。

终战宣言是签署和平协定的第一步,而签署和平协定是构建和平机制的目标。同时,只有和平协定有所进展,朝美才有可能建立外交关系,因此,终战宣言也是朝美建交的第一步。考虑到朝鲜一心想要与美国建交,即便是为了吸引朝鲜进入无核化轨道,也必须加紧发表终战宣言,如果像哈里斯大使一样,认为“终战宣言是不可逆的行为”,无核化就会无从实现。

黄载玉(音) 和平合作院副院长、韩方民族和解合作泛国民协议会政策委员长
没有选对宣言主体,也是导致终战宣言迟迟难以发表的一大原因。以推动签署和平协定为由,将停战协定的签字国排除在外,本身就存在问题。而且,即便只是为了保障和平协定的效力,也必须要求中国参与发表终战宣言。即使不从法理角度看待问题,仅从国际政治的现实来看,终战宣言也应当由韩朝美中四方共同发表,并需在联合国大会之前完成相关准备。

黄载玉(音) 和平合作院副院长、韩方民族和解合作泛国民协议会政策委员长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856460.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