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在寅政府上台一年”获好评,在韩地方选举中大获全胜

确认韩民心支持韩半岛巨变和改革
对在野党进行惩罚性投票,保守派要全面革新

在韩国6月13日举行的第七届地方选举中,执政党共同民主党大获全胜。当晚开票结果显示,在韩国全国17个广域自治团体长(道、特别市、广域市级领导人)选举中,民主党在首都圈以及忠清道、江原道、釜山和蔚山等14个地方获选。经确认,自由韩国党只在大邱和庆北获选。韩国自1995年开始地方选举以来,很难找到一个政党纵横岭湖南 (鸟岭以南的庆尚南北道和全罗南北道),在大部分地区获胜的类似例子。简言之,根深蒂固的地区结构壁垒已经倒塌。

在12处国会议员再选和补缺选举中也是一样,共同民主党至少在10处获选,势头迅猛。由此,民主党在韩国国会稳固了第一大党的地位,从而得以掌握政局运营的主导权。在17个市和道教育监 (首尔、各广域市、各道教育委员会的负责人)选举中,进步倾向的候选人呈现出压倒性优势,继上一次地方选举之后,一直在延续进步教育监时代。

韩国执政党民主党的“压倒性胜利”意味着第一在野党自由韩国党的“毁灭性失败”。自由韩国党继去年大选之后,在地方选举中同样惨败,由此韩国保守政治圈开始陷入政治“旋涡”。当晚洪准杓代表透露出辞职意向,自由韩国党陷入巨大混乱。正未来党也是只有安哲秀候选人在首尔市市长选举中孤军奋战,但在大部分地区的得票率都很低。韩国整个保守政治圈随之站在了革新和重组的岔路口上。

此次选举结果最重要的是呈现出韩国国民给文在寅政府的一年执政打了高分。值得一提的是,有观点将其解读为韩国国民大力支持并声援文在寅总统的韩半岛和平稳定政策,而且这也可视为韩国国民对文在寅总统在过去一年里表现出的沟通能力、清除积弊的努力表示支持。虽然最近关于最低工资等经济政策出现争议,但因被韩半岛议题覆盖而未能成为主要争论焦点。随着韩国国民在此次选举中大力支持执政党,未来文在寅总统可更自信地推进和平繁荣外交和改革。

韩国共同民主党在釜山和蔚山等地区获选,从“为实现国民统合克服地区主义”的角度来看,这点尤为值得关注。这些地区是自韩国1995年实施地方选举以后的23年间,民主党候选人从未当选的地方。此外,民主党候选人在大邱等地区大获支持也显示出岭南圈(庆尚南北道和大邱、釜山、蔚山地区)选民的意向发生了变化。这也许是该地区选民摆脱地区主义投票意向,进行冷静、合理选择的结果。若这种克服地区主义的趋势扩展至湖南(全罗南北道)等其他地区,或将更有利于国民统合。

此次选举结果非常具有冲击性,最明显的就是“保守派的毁灭”。韩国在野党叹息称:文在寅总统的支持率一直居高不下,且超大型外交安全议题正在持续推进,因此选举氛围不断倾向于执政党方面。虽说如此,但这种选举结果还是很惊人。不仅是首都圈,在岭南等大部分地区,自由韩国党等在野党候选人均势微。前两位候选人的得票差距比历届任何地方选举都大。这种“历史性惨败”完全可以被解读为韩国选民在“惩罚”并警告保守派政治人士:若不脱胎换骨,就没有未来。

韩国保守派“陨落”的主要责任在于在野党政治人士的不当言行。他们未能洞悉时代趋势,言行不合时宜,信口开河、肆意诽谤。其中具有代表性的就是自由韩国党代表洪准杓的鲁莽行为。韩朝首脑会谈关乎韩民族的命运,但洪准杓却将其贬低为“政治秀”,且对“地方选举时修宪”的承诺出尔反尔,洪准杓这一系列不负责任的行为伤透了选民的心,因而失去了选民的支持。保守派之前因“朴槿惠弹劾案”而丧失政权,却不好好反省,韩国选民通过此次选举要求保守派彻底反省并进行革新。

此次选举因正值朝美首脑会谈之际,所以很多人认为关注度远不如往届选举,但投票率却比较高,高达60.2%。其原因可能在于提前投票制度的普及吸引了选民前来投票,并且韩国国民在去年大选过程中表现出的较高政治意识和参与热情还在持续。再者,除去年大选的原因以外,这也可以看做是反映了韩国国民在“烛光示威”时要求建设“像样国家”的意志。

以此次选举为契机,继中央之后,地方也要持续努力扩大和强化正义、公正、自治和分权。韩国政府执政党不能只满足于此次选举结果,要彻底反省过去一年的成果和失误,还要更详细研究国家经济,避免影响老百姓的生活。权力丧失于傲慢,傲慢会让政权瞬间跌入深渊,这也许就是自由韩国党“陨落”带来的另一个教训。

另一方面,韩国保守派在野党要尽全力进行革新,别光嘴上说说,要用实际行动来证明,努力脱胎换骨,直到韩国国民满意为止。希望此次选举可成为保守派转祸为福的契机,推动其进行合理重组。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editorial/848993.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