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自由韩国党官网主页,首先映入眼帘的一个视频,名为“民调扭曲的惊人真相”。视频中指出,MBC庆南ARS舆论调查表中有一题询问“你在大选时选择了谁”,在参与调查的800名应答者中,共有422名(52.7%)回答自己选择了文总统,185名(23%)回答选择了洪准杓。而在去年5月的大选中,洪准杓和文在寅在庆尚南道的得票率分别是37.24%和36.73%。视频最后表示“不仅存在网络回帖舆论造假,还存在舆论调查数据造假的问题!让我们通过真正的投票来看清真相吧”。

自由韩国党的主张并非没有道理。但这件事并不完全是造假的问题。“你在上次大选中选择了谁”和应答者的性别、年龄、地区一样,并非客观真实要素,而是应答者主观的回答,难以保障真实。朴瑾惠前总统当政时,人们在舆论调查中回答选了朴槿惠的比例也远高于她的实际得票率。自由韩国党应该做的不是高呼民调数据造假,而是反思为什么大选时选了洪准杓的人不愿参加舆论调查,或者明明选了洪准杓,却在舆论调查中谎称自己选了文在寅。

虽然如此,在最近的民调结果中,文在寅总统和共同民主党的支持度仍然远远高于实际情况,这是不争的事实。原因是什么呢?

文在寅总统和共同民主党目前做得好的只有外交和安保领域,在其他领域的表现都差强人意,尤其是政治领域。共同民主党的公共推举并不成功,很难令那些在竞选中失败的人心悦诚服。而且,目前到处都存在奇怪的情况。现在已经宣布有意参加8月全党大会党代表选举和正在考虑参选的人共有10人以上,在文总统焦头烂额忙于解决韩半岛问题的情况下,总统身边的亲信却都在忙着为自己的前途奔波,令人不禁皱眉。

虽然如此,文总统的支持度却依然很高。这难道不奇怪吗?一点也不。因为这是拜韩国在野党所赐。政治很多时候不是看“谁做的更好”,而是看“谁错误更少”。即使不喜欢文在寅总统和共同民主党,人们也不愿转而支持洪准杓代表和自由韩国党。为什么呢?笔者询问了很多人,以下是总结出来的三条原因。

一是无耻。本党产生的两位前总统先后锒铛入狱,党内却无人要求有人为此事负责。无论是承担责任,还是抗议政治报复,人们一直期待有人可以挺身站出来,但却最终没有一个人勇于出面。

二是傲慢。烛光是民心愤怒的体现,这也是人们对文在寅总统表现出超高支持度的原因。在野党本应深刻自省,至少进行一年的自我反省,而现在他们却毫不悔过,对文在寅总统事事攻击,这样只会导致民心更加愤怒。

三是无知。此次朝美谈判堪称一次足以改写历史的地震。《朝鲜日报》的主编发表了一篇专栏,题为“韩国人是否会被记录为历史上的战略傻瓜”,对这场谈判的影响力做出了后知后觉的评价。但党首洪准杓却有意提到2006年3月竞选首尔市长时曾与这位主编发生过不愉快的事情,似乎有意暗示主编这篇文章是为了对自己进行报复。

该报还刊登了一篇“美国有时也会背叛我们”的专栏。洪准杓代表等待已久般表示“特朗普总统将外交视为做生意,足以看出他已经放弃以前坚持的所谓朝鲜弃核,开始按照韩国亲朝左派政权的希望,逐渐从韩国抽离”,为美国说话。但他们的逻辑完全自相矛盾。所谓保守势力,可能否认朝美协议吗?我认为不会。因为他们本身就不是“民族保守势力”,而是“亲美保守势力”。从某一角度来看,我们现在看到的所谓保守势力,只不过是打着保守旗号的既得利益势力,属于假的保守。很有可能,韩国从一开始就没有真正的保守政党。

成汉镛 政治部高级记者
自由韩国党的纲领是“为了国家安全、自由和责任、共同体精神、国民统合、未来一代,将与国民共享并传播新保守的价值及紧跟时代变化的全新价值”。这与自由韩国党展现出来的面貌截然不同。不知洪准杓代表是否感知到了奇怪的氛围,因而突然中断了地方选举的游说活动。然而,似乎为时已晚。躲躲藏藏并不能解决问题。若不进行忏悔,就只能继续接受审判。

成汉镛 政治部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847628.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