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8.04.16 15:14 修改 : 2018.04.16 16:26

韩贵煐 韩民族经济社会研究院 社会政策中心主任
文在寅政府上台即将届满一年,前两届总统在执政初期都因人事乱象导致支持率下跌,而文在寅总统尽管也曾受到人事问题的几番困扰,但支持率依然高居70%以上。即使面临“金起式风险”,周五发布的韩国盖洛普调查结果显示,其支持率高达72%,与上周(74%)相比几无变化。赞成金融监督院院长金起式辞职的比例(50.5%)高于反对辞职的比例(33.4%),表明反对的声音很大(Realmeter调查)。人事问题直接证明总统的领导力,有鉴于此,它对支持度有着立竿见影的影响,但这一点却根本未在文总统身上奏效。原因何在?

或许,这可以归为对文在寅总统特有的认同及其真诚的领导力。他在内政外交上都在使国家朝着该有的方向发展,人们或许不想在人事之类的问题上找总统的毛病。不过,我们应超越总统个人的领导力去观察政治生态变化这一宏观变量,以便做出深层分析。

首先,保守势力没落大潮和文在寅总统支持率居高不下的关系。对于历届韩国政府来说,总统的支持率大致都和第一大在野党的支持度呈反比。在野党越被视作强有力的替代势力,则总统的支持率就越有可能因一点小的失政受到动摇,处于观望状态的中立选民就更有可能支持反对党或选择无党派,而不是忍受总统让人不安的领导力,这是自然而然的政治力学。问题是现在的保守政党和替代势力的形象相差甚远。

文在寅总统居高不下的支持率证明,弹劾政局下形成的进步与中立势力的联盟依然维系至今。在保守势力占优的旧有政治生态下,充当保守与中立势力结盟桥梁作用的是过去的大国家党——新国家党内部的“改革保守”势力。他们在“守旧保守”色彩浓厚的保守政党内部即使只算得上是包装纸,但仍然发挥了批评者、牵制者的作用。保守势力能执政十年,这些人对稳健保守阶层和中立阶层的外延扩张起了重要作用。然而,这股势力在历经李明博、朴瑾槿惠两届政权一路弱化,在自由韩国党内已然灭绝,日益衰落的正未来党更是挑不起替代势力的大梁。如今,中立阶层自不必说,就连稳健保守选民也只能略感惋惜地选择文在寅总统了。

其次,是以“直接民主主义”和“行动主义”武装起来的强大支持阶层的形成。在经历了朴瑾惠被弹劾和烛光政局后,烛光市民的政治热情集中投向了总统选举。文在寅总统的支持层“守护和支持我们选出的总统让其成功”的意志非常强烈,这正是在野党和保守媒体的攻势越猛烈,其支持阶层就越团结在一起的原因所在。青瓦台国民请愿告示栏上关于“不管发生何事都请支持金融监督院院长金起式!”的请愿人数五天内已超过了9万人。

另外,还应关注民众对媒体的不信任。他们不再受媒体炮轰总统和政府舆论导向摆弄、亲自行动进行对抗的意志很坚决,不仅是保守媒体,就连进步媒体也不例外。保守在野党和保守媒体就金融监督院院长金起式的人事任免问题发起的不加区别的攻击被总统支持阶层解读为这样一个信号:应在这一人事任免案上给予强有力的支持以推进金融改革。

冒然猜测固然是大忌,但文在寅总统的高支持率似不会轻易崩溃。选民的心理是应为罪行负责,自由韩国党连陈腐的作秀都不可能,媒体同样如此,即所谓制造话题的能力急剧下降。世界已大变。

韩贵暎 韩民族经济社会研究院 社会政策中心主任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840670.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