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世界大战甲级战犯之一的岸信介曾于1945年9月在狱中写过一封信,信中写道,“若美苏关系恶化我就能不被处死并出狱”。结果如其所愿,他在三年后被释放,后来还当上了日本首相。在美苏冷战格局下,“反共”挽救了日本战犯,挽救了韩国亲日派。在经历6•25战争后,韩国亲日派重新登上舞台,“反共”意识形态成为保护这些人的地地道道的“护身符”。正如金正日在6•15韩朝首脑会谈中所坦白的那样,在近半个世纪的时间里,韩朝均在政治上利用了彼此的“安保危机”,即所谓的“敌对共存”。

苏联已然垮台,中国也不再是往日的中国,然而,陷入冷战时代记忆和逻辑的势力仍然在韩半岛负隅顽抗。而现在,“朝核问题”又成了这些人新的护身符。

在朝鲜核开发到达洲际弹道导弹(ICBM)阶段、韩半岛紧张加剧的情况下,平昌冬奥会即将举行。朝鲜在危机时刻参加冬奥会,提高了人们对冬奥会关注度的同时,也为对话带来了一线希望。在一方苦苦探索重启困难重重的韩朝对话、寻找朝美对话接触点的时候,而在另一方,借冷战思维维持既得利益的势力却逢事就挑起事端。

《朝鲜日报》则处于这些对朝强硬论的中心。对于拥有核武器的朝鲜怀有戒备和担忧乃是很自然的事,然而,如果超过这个标准、到了给来之不易的对话氛围泼冷水的地步就是煽动“反朝”了。

《朝鲜日报》质问“历尽艰难申办奥运会是为了营造朝鲜王朝的宣传场所?”,将与朝鲜的对话称作“毒饺子,甚至使用了“肉包子打狗”的措辞,还要求“(朝鲜的)空降选手不要来”。其可以警告韩国政府不要“像侍候主子似地卑躬屈膝”,但将政府骂作是“朝鲜的代言人”则未免过分。在举行冬奥会的运动员入场仪式时,最先入场的是太极旗,女子冰球项目以外的赛场上均使用太极旗,即使这样《朝鲜日报》却仍对韩半岛旗发出指责,称半岛旗“抹掉了主办国的象征”,这显然是歪曲事实。《朝鲜日报》曾声称“金正恩绝对不会弃核”,结果在韩朝双方真正开始对话后又马上称“正取得制裁效果”并要求不要让步,二者可谓前后矛盾。

问题是平昌冬奥会以后。美国的强硬派甚至谈到了流鼻血战略,由于会导致大量人员牺牲,因而韩国不会支持这一方案。《朝鲜日报》一边宣称“应有的制裁刚刚开始,因此目前情况不适合采取军事措施”,一边却又指出“只有在没有其它手段的时候才可以讨论(军事手段)”,敞开了军事措施的可能性。这是一种危险的逻辑。尽管需要制裁,但光凭制裁是难以取得效果的,而且也非常耗时。在一直坚持对朝制裁和对峙的李明博与朴瑾惠执政的九年期间,朝鲜实施了四次核试验,一直在提升导弹的性能和射程。相反,在推行韩朝对话和谈判的金大中与卢武铉政府时期,朝鲜至少停止或减少了核导开发。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制裁和对峙时间越长,朝鲜就越会增加核弹头的数量,导弹的研发完成度就会越高,谈判就会越来越困难。这是韩国以近几年的亲身经历搞明白的事实。

韩美两国的强硬派实际上在专注于制裁的同时为谈判设置了苛刻的条件。《朝鲜日报》一直维持“让朝鲜弃核的对话是幻想”、“对朝制裁若持续上几年金正恩体制就会动摇”的论调,这与一边宣称“朝鲜核武器须通过对话与谈判来废弃”,同时却要求朝鲜“首先表明无核化用意”的强硬路线相一致。在朝鲜将核武与经济并举路线写入宪法的情况下,以无核化为条件的谈判事实上与不要进行对话与谈判的要求没有两样。

面对制裁和谈判,美日两国和韩国的利害关系肯定不一样。《朝鲜日报》称文在寅总统和特朗普总统“将在平昌冬奥会以后看向他处”,其意是按以前的论调要求在对话与施压两者当中遵从美国的意愿。若真的想遏止核武器的实战部署,那么,未将朝核问题看作谈判筹码而是看作攻击筹码的势力的当务之急就是尽早实现核冻结。为此,缩小韩美演习规模或暂时停止演习是最为有力且现实的交换筹码。

金利泽 评论员
据说,岸信介的外孙安倍晋三将在韩日首脑会谈上要求重开韩美军事演习,其算盘如同其凭借“反共”而崛起的外祖父一样,是借“朝核”危机捆绑国内政治。难道《朝鲜日报》也站在他这一边吗?

金利泽 评论员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830915.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