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8.01.11 16:19 修改 : 2018.01.11 16:20

1月9日晚,朝鲜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委员长李善权(左三)在板门店韩方一侧和平之家举行的韩朝高级别会谈最后会议上,朗读联合新闻稿。(图片来源:图片共同采访团)
文在寅政府上台后的第一次韩朝高级别会谈顺利结束。虽然双边未能就春节期间离散家属团聚达成协议,还围绕韩方提出的无核化问题展开了神经战,但总算为恢复韩朝关系打下了基础,具有重大意义。希望双方在平昌冬奥会之前举行的后续接触中能够打开一扇新的大门。

朝鲜一旦制定某个政策方针,便会坚定推进,不会轻易改变。朝鲜在这次会谈中的活跃表现意味着朝鲜已经将改善韩朝关系确定为当下的政策方向。很明显,朝鲜此举带有争取名分、获取实际利益以及摆脱国际孤立局面等目的,朝鲜之所以决定派遣体育代表团、啦啦队、记者团乃至高级别代表团、艺术团、参观团和跆拳道示范团参加平昌冬奥会,也是为了实现这些目标。由于朝鲜手中的筹码不多,因此才会对离散家属团聚表现消极。

从地球村层面来看,韩朝关系问题并没有核问题受人瞩目。对于将核与经济并进政策视为最优先政策方向的朝鲜来说,也是一样。虽然韩国在大的框架上也是如此,但不同的是,韩国倾向于将改善韩朝关系与解决核问题结合起来看待。

历经了一代人的核问题在去年下半年发展到了最后阶段。在这段时间,朝鲜进行了第六次核试验并试射了火星-15型洲际弹道导弹(ICBM),发表了“核武力建设完成宣言”。对此,国际社会接连做出对朝制裁的决定,中国对制裁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此前中国一直对制裁不温不火,而现在却采取了“一定范围内的严厉制裁”措施。这说明,中国也已经认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既然已经发展到最后阶段,相关国家并无太多可以选择的余地。事情的发展方向大致有三:各方未能成功管控局面,致使摩擦加深(过去1年便是如此);由局部武力冲突引起局势破裂;认清现实并将此作为对话的起点。如果发展到对话这条路,还会面对两个不同结局:一是双方的前提差距过大,导致核问题未被摆上谈判桌,或者即便讨论到核问题,也因为没有进展,重新回到了之前的两条道路;二是谈判按照预先制定好的框架顺利进行,进而开启新局面,这就要求韩朝关系不断进展,为解决核问题营造良性循环气氛。

2000年首次韩朝首脑会谈之后,包括9•19共同声明在内,朝核问题的所有进展都是韩朝沟通的结果。其中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能够真心渴望韩半岛与东北亚和平、战胜分裂并保持政策连贯性的国家只有韩国。美日中俄等相关国家虽然口头上强调朝核问题亟待解决,但实际上,他们却将地缘政治竞争和国内政治的考虑放在首位,经常将事情变得更加复杂。而朝鲜过于教条主义、缺少与周围国家接触的渠道,并且很容易出现过度恐吓或过于妄想的问题。

能够同时与所有韩半岛相关国家保持友好关系并进行深入沟通的只有韩国。当然,这需要相关国家同时承认韩国在东北亚地缘政治竞争中保持着中立立场。朝鲜也必须承认韩朝对话是唯一出路,除此之外别无其他选择,而不是抱着对韩战术的心态对待对话。

朝鲜核问题在短期内难以得到解决,对此,所有人都非常清楚。正如过去几年我们看到的,搁置不理、期待朝鲜体制崩溃或者仅通过施压和制裁并不能解决朝核问题。文在寅总统1月10日在记者会上表示“只有朝核问题得到解决,韩朝关系才能改善,而只有韩朝问题得到改善,朝核问题才能得到解决”,并表示只要条件成熟,愿意举行韩朝首脑会谈。从原则上看,文总统这番表态完全没有问题。但如果不设法提升韩朝之间的互信并最大限度与周围国家保持沟通,这些都将止于空话。

金志锡 大记者
文总统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去年在首脑会谈上曾就“最大力度施压和最大限度干涉”的原则达成协议。现在正是双方展示最大限度干涉手段的时候。只有让朝鲜同意将核问题摆上谈判桌,才能真正启动这“最后的起点”。为达到这一目的,我们同时需要具备坚定的决心、创意性、调整力和耐心。

金志锡 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bluehouse/827219.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