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11.27 15:33 修改 : 2017.11.27 15:35

7月6日,韩美日三国首脑出席了于德国汉堡举行的二十国集团峰会(G20)。图为三国首脑在晚宴开始之前合影留照。(图片来源:美联社 韩联社)
韩国外交部长康京和10月末在国会上谈到“三不政策”,表态“韩美日安全合作不会发展为三国军事同盟”,并因此引发争议后,文在寅总统曾在几天后出面力挺康部长,表示韩美虽是盟友,韩国与日本却不可能结成同盟,因此韩美日三国也不可能成为同盟。这一立场与韩国历来的立场并无二致,也没有任何新意,韩国国内根深蒂固的反日情绪和韩日难易结成盟友的事实也没有任何改变。

然而,实际中的韩日关系却并没有这么简单。就在短短十多年之前,我们还没有任何韩美日三国安全合作的概念,那时韩半岛安全还只是韩美同盟的事情,日本没有任何军事插手的余地。在上世纪90世纪中后期金泳三政府参与的韩、朝、美、中四国围绕韩半岛和平体系举行的“四方会谈”上,日本也只能远远旁观而已。而在现在,日本已经变成韩美日三国安全合作的一大支柱,从几年前开始,韩美日三国之间就启动了包括首脑级别会谈在内的各种磋商渠道,从去年6月开始,三国还开始进行导弹预警演习等军事合作。

文在寅政府上台后,也没有做出丝毫遏制日本扩大军事作用的行动。文总统今年6月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举行首次韩美首脑会谈时,双方通过共同声明表示“将进一步扩大韩美日三国合作”,在11月的韩美首脑会谈中,双方再次通过共同媒体声明表示“两国重申了与日本共同发展三国安全合作的决心”。在韩美首脑会谈文件中明确写入发展韩美日三国合作的内容,这在以往历届韩国政府都是没有过的。文总统制造了在韩美双边会谈文件中写入关于同第三国——日本合作内容的先例,却丝毫没有抵触情绪,说明我们已经自然地接受日本的存在。

朝鲜发射弹道导弹后,韩日首脑通过领导人通话协议共同应对朝鲜威胁,这一场景并非早已有之。就在短短几年前,发生这种事情时,韩国总统还只会与美国总统进行通话协商。韩日国防部长之间围绕“导弹”问题的通话也是最近才有的事情。今年3月朝鲜发射四发“飞毛腿-ER”导弹后,时任韩国国防部长的韩民求与时任日本防卫相的稻田朋美通话协议“果断应对”,是两国国防部长第一次就朝鲜射导进行电话通话。

韩国政府的政策决策者普遍认为,应对朝鲜的军事威胁需要与日本保持合作。确实,我们不能一直被禁锢在过去的历史之中。但即便如此,我们也没必要仅仅将眼光局限在遏制朝鲜的问题上。目前韩半岛周围局势正处于历史转折点,中国已经成为G2强国,为遏制中国的发展,日本已经在美国的支持下推动行使集体自卫权合法化,现在还打算通过修改宪法完全解除军事限制。在韩国一心对付朝鲜威胁的时候,日本将矛头瞄准了中国。而在目前的局势下,韩国并无理由帮助日本牵制中国。韩日两国的安全利益存在很大鸿沟。

朴炳洙 统一外交小组高级记者
韩国政府至今还对此非常谨慎,始终将韩日军事合作限定在美国主导的韩美日三国合作的框架之内,合作领域也仅限于应对朝鲜的核导威胁。但从更长的时间维度来看,1945年8月战败后退出韩半岛的日本已在不知不觉间重新利用安全合作的平台大大扩大了其在韩半岛的作用,而且可以推测,日本的脚步不会就此停止。那么,我们究竟打算容忍日本到什么时候呢?

朴炳洙 统一外交小组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820742.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