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11.06 16:11 修改 : 2017.11.06 16:36

李钟奭 韩国前统一部部长 世宗研究所首席研究委员
“三不原则”明确蕴含了文在寅政府欲封锁由韩半岛引发的东北亚霸权竞争要素的立场。该原则与美国政府欲拉拢韩国以牵制中国的立场背道而驰,这可以解读为,韩国政府表示无法追随特朗普的政策,即在东北亚地区拉帮结派,实行一边倒的政策。

文在寅政府曾在选举中承诺,要进行堂堂正正的外交并在韩半岛问题中占据主导作用。此前因看到文在寅政府在外交方面束手束脚而感到心塞,如今好不容易传来了这一喜讯。韩中两国已达成协议,封印萨德问题,寻求关系恢复和正常发展。考虑到萨德问题对韩国经济和外交安全方面造成的负面影响,这是非常值得庆幸的事情。

但就萨德问题协议相关,韩国政府阐明的“三不原则”正引发争议。挑起争论的主要是韩国保守在野党、部分媒体以及美国政府人士。他们批判的主要观点在于,“三不原则”屈服于中国的胁迫,是对“国家安全主权的放弃”。但这种批判荒谬至极。

“三不原则”包含了与韩国主权事项相关的重要内容。因此,若是文在寅政府并无此意愿,但还是没扛住中国单方面的施压而阐明了此原则,那么便可以称之为有放弃主权的嫌疑。但据笔者所知,“三不原则”原本就是文在寅总统从大选候选人时期开始谋求的构想,也是战略的一部分。

首先,“三不原则”之一的“不追加部署萨德”本就是文总统曾表明的明确立场。最初,考虑到萨德部署的军事效率性争论、以及对韩国经济和东北亚局势产生的负面影响,文在寅总统对此呈负面认识,并希望构建韩国型导弹防御系统。但在大选候选人时期,考虑到韩美政府间已达成协议这一现实以及分裂的舆论等,文总统采取了战略性模糊的立场。在就任后,文总统决定临时部署一套萨德系统,这一事件成为了争论焦点,但在此过程中花费了相当部分的社会矛盾成本和经济、安保费用。为了阻止噩梦般的情况重演,经历过此种痛苦的文在寅政府预想到早晚会向韩国内外公布不追加部署萨德的决定。

其次,不加入美国推进的“导弹防御(MD)系统”,则是考虑到军事效率等,经过多方面的战略考量而做出的最终决定。早在韩国金大中与卢武铉政府时期起,韩国政府便一直向美国方面表明不加入反导体系的意志,文总统的判断也与之相同。就“韩美日安保合作不会发展成军事同盟”,文总统也曾多次向韩国内外表示,韩美同盟固然牢固,但韩美日或者韩日军事同盟绝对不会存在。虽然有人主张称,想要阻止朝鲜的核武装,必然需要日本的军事力量,但这只会助长日本的军事大国化,实际上,韩美联合战略也足够应对相关情况。

由此看来,“三不原则”并非是要放弃主权,一方面是文在寅政府为中国提供解决萨德问题的名分而提出的,另一方面是借此机会积极向韩国内外表明要实行曾进展不顺的均衡外交的意志。“三不原则”明确蕴含了文在寅政府欲封锁由韩半岛引发的东北亚霸权竞争要素的立场。该原则与美国政府欲拉拢韩国以牵制中国的立场背道而驰,这可以解读为,韩国政府表示无法追随特朗普的政策,即在东北亚地区拉帮结派,实行一边倒的政策。文在寅总统似也早有此意,他在最近的外媒采访中表示,“我们会与美中进行均衡外交,韩美日军事同盟并不合适”。

目前的关键在于,韩国政府的意志和推进力度。文在寅政府即将面对国内外想要破坏“三不原则”的挑战。只有赢得这些挑战,韩国政府在东北亚进行积极作用的均衡外交时代才会到来。而第一道关口就在眼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将于明日访韩。在这位在韩半岛地区谈论战争,想要推行单边主义的难缠客人来临之前,文在寅总统便与北约秘书长会面并表示,“首尔和休战线的距离不足45公里,无需核武器和远程导弹,即便只用常规武器也可能酿成灾难”,指出了军事同盟的危险性,并强调了和平解决方案。文总统还明确表明了均衡外交的立场。希望文总统的这些决定是对过去六个月的外交政策进行反复思考的结果。

因此,即使再困难,在特朗普面前,文总统仍然要露出独有的灿烂笑容,但同时也要表现出比石头还要坚定的意志。正如对北约秘书长所述的那样,希望文总统能展示出,目前正生活在休战线眼皮底下的两千多万韩国人岌岌可危的现状,并力陈绝不允许军事行动,坚持均衡外交的姿态。

李钟奭 韩国前统一部部长、世宗研究所首席研究委员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817546.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