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专栏】是谁同意特朗普在韩国国会进行演讲的?

图为10月1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在宣布对伊核协议的立场。(图片来源:华盛顿/美联社 韩联社)

笔者听说美国总统特朗普访韩期间将会举行国会演讲时,不由得想起了此前特朗普的访英行程与将在英国举行议会演讲而引发的风波。

特朗普当选总统后,英国王室曾邀请他对英国进行国事访问,而英国首相特蕾莎•梅也在今年1月末访问美国时向特朗普发出了这一邀请。然而,英国市民社会和政界却对此大加反对,人们纷纷进入英国政府的官方请愿网站要求政府取消这一邀请,一周内共有180多万人签署了请愿书,甚至有时候一分钟就有1000多人签字。

英国众议院议长约翰•贝尔考(John Bercow)以特朗普存在种族主义态度为由罕见发表声明反对特朗普进行国会演讲。考虑到特朗普一旦对英国进行国事访问,就会获得在议会演讲的机会,他这样做旨在先发制人,试图杜绝这一可能。他说“外国领导人访问英国,并不代表就一定有权力在英国参众两院发表演讲,只有够格的人,才能得到这样的荣誉”。

特朗普的访英日程被延期到了明年,现在不要说什么议会演讲,就连访问本身都还没有定论。特朗普声称如果英国举行反对自己的示威,自己就不会访问英国,而英国对此回应称“多谢”。

作为一个已经退出欧盟,只能更加依靠美国的国家,英国如此贬损特朗普,是否属于损害自己国家对于脱欧后不得不更加依赖美国的英国而言,国内出现贬低特朗普的声音,这属于损害国家实际利益的幼稚行为吗?笔者不清楚。但至少,反对特朗普发表议会演讲,这一做法并无错误。因为将议会演讲的机会给予惯常任性行事、口无遮拦的特朗普,一旦发生问题,英国也需要为他的言论背负责任。

如果他在英国议会上强调美国的单边主义、按照一贯作风批判欧盟的欧洲统合政策、为限制穆斯林国家移民入境的政策作出合法化解释、批判中国的汇率或贸易政策,或者表态支持在墨西哥边境建立边境墙,英国该如何是好?

从特朗普平时的表现与态度来看,即便他的议会演讲以最理想的状态结束,对英国来说,也很可能是“得不偿失”。从决定安排特朗普进行国会演讲的一瞬间开始,英国政府就必须投入巨大的外交力量与特朗普进行协调。从那一瞬间开始,英国随时可能被特朗普牵着鼻子,随时可能因为特朗普的“疯狂举动”吃尽苦头。

而对于特朗普的韩国国会演讲,韩国政府将其描述为一大外交成果。由于特朗普安排访韩的时间只有两天一晚,比访日和访华的时间要短,因此有批判指责韩国受到了“轻视”。对此,韩国政府慌忙出面解释“韩国是特朗普决定进行国会演讲的唯一国家”,用以抬高身价。

因为特朗普访韩日程较短而批判韩国受到轻视,固然属于事大主义思维,但韩国政府将特朗普的国会演讲包装成一种外交成果,也同样令人不齿。韩国既然甘愿将国会这个正式的舞台交给特朗普,就只能忍受他在国会所作发言可能带来的后果。

万一特朗普在韩国国会演讲中以应对朝核威胁为理由主张成立一个将韩美日捆绑到一起的军事同盟,比如主张成立东北亚版本的北约,或者敦促中国对朝鲜采取单边制裁措施,又或者作出谴责朝鲜和金正恩的发言,韩国政府将如何应对?无论特朗普在演讲中谈到朝核问题、防卫费用分摊的同盟问题或者贸易等两国之间的其他问题,他素来的立场对韩国政府都是一种负担。

韩国政府必须倾注巨大的外交力量,说服特朗普在演讲中仅就相关问题作出原则表态。但在朝核问题上,即便设法说服特朗普只在演讲中呼吁国际社会共同参与最大限度对朝鲜施压,对于韩国政府来说,也并非一件好事。当然,特朗普也可能会在演讲中作出照顾韩国政府的表态,但这一点谁也不能保证。难道韩国政府就为了这点不确定的好处,而将国会拱手交出?

10月26日-27日出席第13届《韩民族日报》-釜山国际研讨会“欧亚地缘政治的变化与文在寅政府的课题”论坛的讨论人员大多对此表示忧虑,大家只能祈祷特朗普不要在国会演讲中闹出令韩国无法自处的事故。

郑义吉 高级记者

迄今为止,特朗普还从未在外国议会举行过演讲。外国政府之所以不给他提供这样的机会,自然有其中原因。即便韩美两国属于乙方和甲方的关系,如果乙方继续甘愿以“乙方”自处,这一关系就永远不会改变,乙方就会永远生活在甲方的淫威之下。

郑义吉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816669.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