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9.12 10:49 修改 : 2017.09.12 10:49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图片来源: 合众社 韩联社)
在朝鲜进行第六轮核试验前后,文在寅政府始终采取“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式的强硬对立措施。对此,外界批评之声高涨。

为了和平解决朝核问题,参加过谈判的专家和当局人士一致认为,朝核问题最终还是要由美国和朝鲜去解决,而朝鲜也希望与美国进行交易。所以韩国要对在与朝鲜交易上态度消极的美国进行引导,为创造出一个真诚的谈判环境发挥主导作用。因此,为了建立美国所希望看到的韩美同盟关系,韩国就不得不在一定程度上接受美国的要求事项。

如此一来,遭到激烈批评也要强行部署萨德,成为笑料却还是要求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停止对朝原油供应也都情有可原了。青瓦台内外有传闻称,在萨德部署问题上,韩国承受了来自美国的巨大压力。停止原油供应是特朗普政府最期盼的一项对朝制裁。尽管普京已经表明反对停止原油供应,但文在寅总统却还是亲自出马,在首脑会谈上公开提出该要求,这明显是为了让特朗普政府听到。

卢武铉政府同意向伊拉克派兵,并答应签署韩美《自由贸易协定》,从而最终将美国带到六方会谈,发表了《9•19共同声明》,甚至对缔结朝美和平协定事宜展开了讨论。此外,10•4韩朝首脑会谈也得以实现。其中,朝美谈判之所以成为现实,也是受到了布什政府由于伊拉克战争失败而陷入绝境的影响。在此之前,卢武铉总统强忍屈辱,坚持说服布什总统,从而促成了朝美谈判。

比尔•克林顿政府与朝鲜签订了日内瓦协议,甚至提及了克林顿总统访朝事宜,而这也正是因为有了金大中总统及其外交安保组的坚定和平构想才得以实现。此外,这也是得益于克林顿政府对核不扩散机制的高度关注。

特朗普及其政府究竟是否会像往届政府一样,拥有与朝鲜开展真诚谈判的计划和意志?在朝鲜的核导危机下,特朗普曾宣布将废除让伊朗停止核开发的国际协议。美国政府内部表示,并没有伊朗违反核协议的证据;但特朗普称,为了对伊朗发起的不良行动进行惩罚,需要废除核协议。

特朗普是否会废除与伊朗的核协议还是个未知数,但相较于成为美国安保最大威胁的核不扩散,特朗普明显是将其他问题放在了首要位置上。特朗普在首次中东巡防时,致力于将敌视伊朗的逊尼派保守君主政体集结在反伊朗的战线上,并与沙特阿拉伯签署了史上规模最大的武器出售订单。

特朗普因为朝核危机而向中国施压,同时明显有意与韩国进行交易。前白宫首席战略专家史蒂夫•班农曾称,“并不存在针对朝鲜核威胁的军事解决方案,忘了这件事吧”,对此进行了暗示。班农称“鉴于中国不大可能在朝鲜问题上多做多少事,相互保证毁灭逻辑本身就是遏制力的根源,考虑到这一点,就没有理由不对中国实施强硬的贸易制裁”。换言之,美国应该以朝核为借口,对中国实行强硬制裁,从而获得经济上的让步。

美国也尚未任命负责韩半岛问题的国务院亚太事务副部长助理。特朗普最终批评韩国称,“韩国与朝鲜的温和对话行不通”,威胁要废除韩美《自由贸易协定》,并表示“在理论上同意向韩国出售数万亿韩元的武器”。这与以废除伊朗核协议为诱饵,向沙特出售武器的行为可谓如出一辙。美国国内也有不少声音,对特朗普或将导致韩美同盟出现裂痕的行为表示谴责。特朗普也希望消除朝核危机,但这与韩国所期待的真诚谈判却是两回事。文在寅外交安保团队不正在无可奈何地被特朗普牵着鼻子走吗?

郑义吉 高级记者
零存在感的青瓦台国家安保室长郑义溶,有他无他并无差别;不同于前任部长的外交部长康京和,风格干练、备受瞩目;立足于军事逻辑的国防部长宋永武,只是一味地采取强硬军事应对。希望他们在幕后即使是要与特朗普的参谋们互相揪住对方的脖领,也会坚持贯彻执行韩国的逻辑。如若不然就只能说明,文在寅总统至今为止在朝核危机中仅是一个挡箭牌。

郑义吉 国际新闻部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810539.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