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9.07 15:52 修改 : 2017.09.07 15:52

5月16日,文在寅总统与即将派往主要国家的特使团一起走向青瓦台午宴场所。(图片来源:青瓦台摄影记者团)
日本国家安全保障局局长谷内正太郎素有“安倍的外交谋士”之称。他在1969年进入日本外务省,曾先后在日本驻美、驻菲律宾大使馆工作,后来陆续担任过外务省条约局长、综合外交政策局长、事务次官等职务。为应对中国的崛起,他长期负责并缜密推动了一系列强化美日军事合作的战略。另外,他还借朝鲜核导挑衅的机会强化美日同盟,将韩国变成从属于美日同盟的下级角色,同时以中国和朝鲜为借口不断推动日本强化军事力量。

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王沪宁不仅是习近平的外交谋士,还素有“中国的基辛格”之称。作为一个国际关系专家,他曾是上海复旦大学最年轻的教授, 1995年,40岁的他被提拔为国家主席江泽民的参谋,此后历经胡锦涛和习近平政府,连续在中国三代领导人麾下负责国家治理和外交战略的设计。而且,他在过去十多年间陪同中国领导人出席了各种领导人会谈,为中国在反抗美国制约的同时不断在亚洲地区发挥并扩大影响力以及坚定守护“核心利益”作出了一步步设计部署。在中国的外交团队中,除了王沪宁和负责外交事务的国务委员杨洁篪,外交部长王毅也极富外交手腕,甚至被誉为国际舞台上的“京剧演员”。

然而,韩国外交却鲜见此类战略家。以国家安保室长郑义溶为中心的青瓦台外交安保团队因为战略缺失,不断引起人们的质疑。经历长时间阵痛后最终在近期公布的驻美中日俄“四强”(韩半岛周边四大强国)大使人选也没有显著的专业才能或果敢作风,除了都是总统的亲信外,几乎别无所长。

回顾文在寅政府过去四个多月在外交上的表现,不仅面对美国的压力和要求束手无策,还将人们对其改善与中国关系的期待变成失望,对于有意通过贴近美国调动韩国的日本,韩国政府也同样无可奈何。同时,俄罗斯正在强化与朝鲜的关系,打算以此强化自己在东亚的发言权。

从草率举行的六月韩美首脑会谈开始,韩国政府就走错了道路。当时也曾有意见认为韩国政府应该在对韩半岛情况进行充分准备后再举行韩美首脑会谈,但最终败给了“美国优先”的主张。在首脑会谈之前先行前往美国投石问路的总统统一外交安保特别助理文正仁表态“如果朝鲜停止核导活动,韩国愿意与美国协商缩小韩美联合军事演习规模”后,由于受到了保守势力的攻击,青瓦台立刻出面撇清关系,称相关发言“只是文特别助理的个人意见”,早早就表现出了不安的信号。

在草率协调首脑会谈的过程中,韩国屈服于了美国要求早日部署萨德的压力,不着痕迹地抹去了以前主张开展环境影响评估以及重新探讨部署决策过程的承诺。部署萨德引起的经济报复后果悉数由韩国承担,步入最坏局面的韩中关系导致两国在朝鲜接连不断进行核导挑衅的情况下始终无法进行紧密的战略合作。

更令人悲观的是,由于韩国在部署萨德问题上充分暴露出了弱点,美国特朗普总统俨然已经将韩国视为最好对付的国家,不断拿出各种借口要求韩国支付巨额资金。由于国内政治深陷危机而不得不设法凝聚极右翼支持势力的特朗普总统正以“废除自贸协定”为筹码露骨施压韩国对自贸协定作出更加有利于美国的改动。在取消导弹弹头重量限制的问题上,虽然他看似表现得颇为仁慈,实际却是韩国以“采购数十亿美元美产武器装备”为代价换来的结果。

朴敏熙 国际新闻部长
以朝鲜肆无忌惮的挑衅以及核导问题的不断恶化等朝核变数为中心,围绕韩半岛的政治格局正在发生激烈变化。面对当前情况,并无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案。韩国政府必须启用一些拥有专业才能和果敢作风,可以真正站在韩国的立场思考问题,能够找到稳定的战略重心并有能力打破困顿局面、勾画全新蓝图的战略家组成新的外交团队。否则,在面对朝鲜新的挑衅时继续像现在一样一味强化制裁和采购新武器,永远不可能走出危机。

朴敏熙 国际新闻部长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809953.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