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7.14 10:21 修改 : 2017.07.14 10:21

李镕寅 驻华盛顿记者
上月,文在寅总统上任后首次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华盛顿举行了领导人会谈。考虑到前期准备时间较短,会谈的结果堪称可圈可点。一想到今年年初韩国政府缺位以及特朗普政府险些对朝采取军事行动等令人极端忐忑的艰难时期,还颇有些激动。

事虽如此,但我们回忆韩美领导人会谈的准备过程,总感觉还有一些不尽人意之处。在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THAAD,萨德)问题上,韩国政府屈服于保守舆论和美国的攻势,在态度上出现了倒退。因此,目前韩国政府几乎已经失去了以萨德为杠杆调整对华关系的余地。结合文总统的个人出身强调“长津湖故事”,这一做法无疑令人深受感动,策略的选择非常成功,却也不免给人一种用力过猛的感觉。

然而,即便做出了如此辛苦的努力,美国朝野针对文在寅政府的警惕却依然不会轻易消失。韩国国内的保守舆论也不会放过以“韩美同盟出现裂痕”为理由动摇文在寅政府的机会。这些并非最近才有的情况,完全在预料范围之内。因此,韩国政府必须立刻着手,进行妥善应对。

即便需要花费较长时间,韩国的进步阵营也必须设法构建与美国的关系网络,逐渐扩张活动外延,增强在美国的影响力。帝国同时具备文明和野蛮两面脸孔,而且野蛮是帝国的常数。我们可以以此为由厌恶帝国,却不能以此为借口躲避与帝国接触。尤其是面对高举“美国优先主义”旗帜露骨表现出野蛮行径的特朗普政府,我们更要设法磨平美国野蛮的刀刃。

从现实来看,即便为了缓解韩半岛紧张局势、寻找解决朝核问题的头绪,韩国进步阵营也有必要更加广泛、全面地展开对美活动。不能说服美国,就无法驱动朝鲜,同时,不能驱动朝鲜,也就不能动摇美国。无论战略与目标制定得多么伟大,没有实现目标的关系网络,依然无法成功。

希望进步阵营研究朝鲜与外交问题的民间专家能够“像蜂群一样”大举涌往华盛顿,他们可以与美国的对朝强硬派专家坐在一起讨论朝鲜问题,即便争论得面红耳赤也无所谓。如果不能受邀出席研讨会,自己举办小型研讨会也是一个选择,起步并不困难。

从长期来看,进步阵营还应考虑在华盛顿建立自己的常设基地。政府旗下机构的性质决定其必定会随着政权的变化而改变倾向,因此,进步阵营有必要设立一个可以随时与美方保持沟通的稳定渠道。形式可能是智库,也可能是韩国智库的华盛顿分支。如果旨在对美国议会发挥影响力,还可以考虑设立政治行动委员会(PAC)。

当然,进步阵营内部并非完全没有具备对美关系网络的优秀民间专家,但还需进一步拓宽对美接触渠道,建立涵盖美方对朝强硬派和实用主义派的广泛接触网。美国和日本不也经常同时设法与韩国保守及进步倾向的专家接触,以期全面掌握韩国的政策方向吗?仅通过美国政府、智库和议会发布的资料,很难把握局势发展的具体方向。

进步阵营如果不能建立起稳固地对美关系渠道,执政后就只能依赖官方外交渠道与美国交流,从而无法进行“多方试探”。这样做很容易导致进步政权无法把握美国的状况,从而产生“职业外交官不可相信”的思想,一旦情况变成这样,局面将很难收场。

韩国进步政权必须在不利于进步阵营执政的舆论和环境中处理韩美关系,不妨大胆尝试一下积极对美国进行人力和物资投资。

 

李镕寅 驻华盛顿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802734.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