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6.29 10:25 修改 : 2017.06.29 10:25

郭炳赞 大记者
在联合国军收复首尔并势如破竹北上进军的那年10月15日,麦克阿瑟面见了当时的杜鲁门总统,“中国不会介入韩国战争吗?”(杜鲁门),“我们毫不担心中共军队介入,中共军队没有空军”。麦克阿瑟认为,中共军队即便介入战争,最多也只会派出两三万人走走过场。

联合国军越过38线继续北上时,中国曾多次作出警告,称“(这)对中国的安全构成了重大威胁……中国人民决不畏惧美国的侵略战争”(10月9日)。由于联合国军持续北上,中国在平壤沦陷之际派出30万大军,部署于平安北道东北部的山川地带和咸镜道盖马高原一带。

麦克阿瑟无视中国的动向,于当年10月10日率军在东部战线占领元山,17日占领咸兴和兴南,并于19日在西部战线占领平壤。10月26日,韩国军队第6师团的先遣部队抵达鸭绿江边,似乎只要占领被朝鲜政权作为临时首都的江界郡,就可以结束这场战争。但事实上,野战军、美国中情局和韩国军方的情报机构当时都曾屡次对中共军队全面参战的可能性做出警告。

最终,中国军队从10月26日开始在平安北道东北地区展开大规模攻势。(第一轮攻势后)美军第一军团和韩军第二军团受到重创,撤回到清川江以南。当时已经从中共军队的俘虏口中证实中国全面参战的情况,但麦克阿瑟指挥部没有重视。中国军队在展开十多天攻势后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进一步加深了麦克阿瑟的误判。

然而,消失的中国军队并没有撤军。他们将十三兵团的18万余兵力重新部署在狄踰岭山脉,将九兵团的12万余兵力部署在长津湖和盖马高原一带埋伏,静待美军进入包围圈。麦克阿瑟11月24日再次下令展开大规模高压包围作战,甚至对媒体宣称“可以在圣诞节之前结束战争”。

悲剧从此开始。西部战线的美国陆军第一、第九军团和韩军第二军团一开始就在中国军队的第二轮攻势中受到致命打击,撤退到了38线以南。美国海军陆战队第一师团翻过黄草岭,越过所谓的“死亡谷”,将师团司令部设在下碣隅里,第六兵团也进驻到长津湖以北的柳潭里。此后,第六兵团开始以十倍以上的兵力对中共军队展开围攻。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莫斯科战役和斯大林格勒战役并称世界三大冬季战役的长津湖战役便从此时拉开了序幕。

12月11日从死亡谷以南中兴里撤退出来时,美国海军陆战队第一师团共有7294人死亡。美军战争史将这场战役记录为“历史上最艰苦的一场战役”,美国《新闻周刊》评价“这是珍珠港遇袭后,美军历史上最大的败战”。不过,美国海军陆战队第一师团在撤退的同时摧毁了中共军队第九兵团的战斗力,迫使中共军队放弃了追击。如果第九兵团依旧具备战斗力,兴南撤退将无从谈起,文在寅总统也不可能以难民儿子的身份在巨济出生。

今年5月,美国在佛吉尼亚州紧邻华盛顿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博物馆树立了一座长津湖战役纪念碑。文总统今日便通过向这座纪念碑献花,开启了对美国进行正式访问的行程。作为兴南撤退当时难民的儿子,没有什么行动比此举更能向美国人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但是,文总统的献花不应仅仅是为了表达感谢和追思,还应通过此举唤醒美国国民和政界的记忆,让他们铭记最高司令官的傲慢和误判可能造成的重大牺牲以及最终导致朝鲜变成美国“实际威胁”的严重后果。

历史没有假如,但笔者仍忍不住想,如果当时麦克阿瑟听从了中国的警告,情况又会怎样?如果在平壤与元山之间停止北上,选择与中国进行外交交涉,就暂停或结束战争达成妥协,现在的韩半岛局势可能会是另一番天地。

现在,中国已再三对部署萨德作出警告。但美韩两国似乎对中国的警告不以为然,甚为轻视。如同韩国和美国一样,中国也不会在侵害本国安全利益的问题上作出丝毫让步,长津湖战役就是一个历史明证。没有中国的配合,就无法使朝鲜停止核导开发,最终也便无法实现韩半岛的无核化。无视中国的强烈要求,于美国的国家利益也毫无裨益。

郭炳赞 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800719.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