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6.15 13:31 修改 : 2017.06.17 09:57

6月12日,文在寅总统访问国会,会见国会议长丁世均与朝野领导层,正在谈话中。自由韩国党院内代表郑宇泽并未出席当天的会晤。(图片来源:青瓦台摄影记者团)
笔者在浏览有关韩美首脑会谈的各种资料时,发现了一篇很有意思的研究论文,论文标题为《媒体对历届韩美总统的描述称呼倾向分析——以纽约时报与朝鲜日报对韩美首脑会谈的报道为例》(薛源太,音译,2012年)。论文作者将媒体对总统的描述措辞分为英雄或先生、同等地位的领导人、战略家、不懂事的叛逆者、独裁者或乞讨者五大类。《朝鲜日报》在对李承晚总统进行报道时,使用频次最高的描述措辞依次是英雄或先生、战略家、独裁者和乞讨者(曾向美国请求军事和经济援助)。对于朴正熙总统,战略家的描述占绝大多数;对于全斗焕总统,同等地位的领导人(与美国总统居于平等地位的领导人)和战略家的描述占多数,称其为英雄或先生的描述也较频繁。相反,《纽约时报》在报道中将这三位领导人称为英雄或先生的次数则非常少。

该论文的分析称,《朝鲜日报》最刻薄描述的总统是卢武铉总统,将其称为不懂事或叛逆者的描述措辞占了30%以上,而对李明博总统使用的清一色都是战略家、同等地位的领导人等友好措辞,没有过一次负面描述,与前者形成了鲜明对比。这一情况赤裸裸地体现了韩国保守媒体和保守势力看待进步或保守倾向总统的不同视角。

韩美首脑会谈即将举行之际,韩国保守势力对文在寅总统也开始使用不懂事、叛逆者等描述措辞。对于漏报四辆发射车入韩、环境影响评估等问题,他们一概将其斥为影响韩美关系的萨德“逆流”,并敦促文总统“结者解之”,将文总统描述为一个不了解韩美同盟重要性的不懂事的叛逆者。

然而,如果进一步分析,外交上“不懂事”的总统应该无人能出朴槿惠前总统之右。导致韩国外交陷入四面楚歌的正是以朴前总统为首的旧执政党势力,而他们却要求文总统“结者解之”并讽刺其“能力不足”,堪称一个笑话。可是,自由韩国党等势力说出这些话时却表现得理直气壮。他们还对韩国外交部长提名人康京和表示“外交能力非常堪忧”,坚决反对对其的任命。这些评价同样都出自他们的“不懂事”逻辑。

那么,以自由韩国党为首的保守势力是不是真的掌握了可以一举解决朝核、萨德、中国的报复措施等问题的秘方呢?遗憾的是,事实并非如此。他们只是坚持被强行推进的“萨德落地”,完全没有提出任何切实有效的对策。若要说到无能,尹炳世外交部长应居于首位。韩国外交失去方向、陷入彷徨无措的境地,他却一味自吹自擂。康京和提名人被任命为外交部长后可以发挥出多大的作用,我们尚未可知,但她至少会比现任尹部长表现得更有能力。

事实上,虽然名为韩美首脑会谈,严格来说,两国首脑的地位并不完全相同。无论是从国际地位还是综合国力来说,两国在所有方面都存在显著的非对称差距。而且,特朗普总统素来是个卓越的谈判家,甚至有“咆哮的狮子”之称,他会以两国之间的巨大国立悬殊为基础,在萨德、防卫费分摊金额及韩美自贸协定等问题上综合向韩国施加压力。相比之下,文总统只是个刚刚登上国际舞台的“新手”,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多方面的不利情况下,文总统迫切需要更多的筹码来与狮子对抗。然而,韩国现在连外交部部长等外交团队成员都还未能完全确定。

金钟求 总编辑
韩国旧执政党和保守势力一直大力强调在外交安全问题上实现超党派合作的重要性,而他们现在的行为无疑属于党派主义作风。对部署萨德的内部程序与合法性进行审核,并考虑将相关问题付诸国会讨论的可能,这些行动为韩国提供了与美国方面进行协商的余地与杠杆,而韩国保守势力却意图以重视韩美同盟为借口,封锁所有转圜的余地。他们主张,只有做个绝不对美国说“不”的顺从者、做个避免让美国不高兴的小绵羊,韩国才能生存。这种观念才真正是无法在激荡的国际社会洪流中生存的不懂事态度,不是吗?

金钟求 总编辑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798811.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