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6.08 10:47 修改 : 2017.06.08 10:47

郭炳赞 大记者
迈拉•麦克弗森(前《华盛顿邮报》记者)为20世纪美国独立新闻工作者的传说—— 斯通(I.F.Stone)撰写了题为 《所有政府都撒谎》(All Governments Lie)的传记。这一题目可谓淋漓尽致地展现了斯通倾其一生与政府谎言进行斗争的历程。斯通究竟是多么一往无前地深入政府谎言的骨髓才会使得美国联邦调查局(FBI)锲而不舍地稽查斯通,并留下了1600多页的文件?

在斯通所揭露出的政府谎言中,极具代表性的当属“东京湾事件”。美国国防部宣布美国军舰遭到越南鱼雷艇攻击而损毁,随后所有媒体都如同鹦鹉学舌一般,原封不动地宣传国防部发表的内容,从而加剧了战争氛围;但是斯通却逐条质问,提出了造假的可能性。7年后,随着美国国防部机密文件曝光,斯通的主张被确认为事实。

所有政府都撒谎,军队尤其如此。在19世纪中叶的克里米亚战争中,英国军队在巴拉克拉瓦战役中遵从指挥官的命令,派轻骑兵旅团突击俄罗斯军队,仅在10分钟之内便白白牺牲了345人,超过旅团总人数的一半,但英国军队却仍宣称“连战连胜”。第二次世界大战之时,日本军队同样在本土一片废墟的情况下,坚持连日夸耀称“皇军乘胜追击”。

韩国军队里还有着更为特别的传统。6•25战争开战之初,韩国总统李承晚表示将誓死捍卫首尔,但却随即落荒而逃。韩国军队领导层则宣称前线正在击退北傀军,但同时却炸毁了汉江大桥,阻断市民逃难。即便如此也没有一句道歉的话。2012年,韩国联合参谋本部议长曾在国政监查中就“朝鲜士兵越境敲门投韩事件”说谎,虽然与前者相比似乎微不足道,但却也是继承了该传统。

2004年的5029作战计划,因为韩国军队当局在西海北方界线枪击事件上的隐瞒与谎言而闹得满城风雨。在枪击事件中,除了台面上的漏报和隐瞒外,韩国军队最高情报当局者还利用媒体操纵舆论,以此挑拨离间,使得韩国国民不信任政府,与政府展开斗争。“5029作战计划”的推进要比这更加严重,甚至让人怀疑韩国军队的国籍。

1993年之后,为应对朝鲜突发事态,美国主张制定由韩美联合司令部主管的作战计划。趁着1997年12月政权交替时期的混乱关头,韩国军队当局暗中接受了美国的要求。这使得新上任的金大中政府进退两难,既不能出尔反尔又无法容忍涉及朝鲜内部异常情况的作战计划。这是因为,虽然并非战争时期,但驻韩美军依然很可能会侵犯韩国主权或干涉内政。

无奈之下便有了1999年的折衷方案——“5029概念计划”。概念计划仅是设想项目。2004年,韩国军队当局开始推进将这一概念计划转换为作战计划的工作。韩国总统事后才知道此事,并中断了相关工作。美国对此表示了强烈的不满和抗议,甚至出现了韩美同盟解体的说法。对此,韩国卢武铉政府通过修改概念计划表示了诚意。

与此相比,萨德(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问题的性质更为恶劣。韩国军队当局似乎想趁着政权交替时期的动荡混乱,将美国心心念念的萨德部署工作迅速完成。但是为此却触犯了环境影响评估等韩国法律,韩国军队当局(这里具体指国防部)还以“决定与美国秘密推进此事”为由,蓄意漏报追加引进4辆萨德发射车之事。对于韩国军队当局而言,重要的只有美国的意志而已,韩国国民和(国民选出的)韩国军队最高统帅,以及法律都不被放在眼里。

所谓“国军”是指与国民、国家一同诞生的国民的军队。在封建王朝中,“国军”曾是君王、诸侯或者世家的军队。拿破仑的军队之所以可以称霸欧洲的原因之一正是一份自豪感:军人是国民的军队,是为了自己的家庭和祖国的军队,这种变化来自将王朝改为共和制的革命。国民的军队在君王的军队每天行军8公里之时,可以飞奔40公里,从而率先占领有利高地,力压敌人。

所以才会有这种慨叹:“韩国军队究竟是为了谁,又是谁的军队?”“当真是韩国国民的军队吗?”可能是因为已经有过两次通过军事政变推翻国民选择的经历,所以将韩国国民和总统视作统帅才会如此别扭,否则韩国军方为何会如此盲目地效忠美国?

郭炳赞 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797877.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