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6.02 10:28 修改 : 2017.06.02 10:28

金利泽 评论员
历史学家李德一博士和已经去世的申荣福先生认为,韩国社会中“统治势力”的根源可以追溯到朝鲜后期的老论派,这一主张有着一定的道理。文在寅总统也曾在今年3月出版的对话集《从宿命走向希望》中引用李博士的话,对这一观点表示认同。朝鲜末期,老论派通过擅权政治毁灭了这个国家,而在进入日本殖民时期之后,他们又化身为亲日地主势力,守护自己的财产。解放后,很大一部分亲日势力在李承晚的庇护下,打着“反共”的口号重新复活。文总统表示,这些人“曾利用反共的口号成功从亲日分子转型为独裁势力……现在又打出 ‘从北’麦卡锡主义论调的口号,拉帮结派 ”。这一判断非常值得认同。

守旧保守倾向的这些统治势力在解放后控制了政治、经济、官僚、媒体等各个领域,不断维护他们有形或无形的既得利益同盟。特别是在安保和经济领域,他们将这两大领域鼓吹成只有自己才能做好的专利。但最近一段时间,他们的安保与经济理论突然暴露出了掩藏的真面目。

数十年以来,他们不断变化反共、灭共或容共左倾、亲朝左派等叫法,只会展开麦卡锡主义论调式意识形态攻势,在“韩美同盟绝对主义”的信仰之下,将国家安全全盘交到了美国手中。李明博与朴槿惠执政期间,他们毫无重心地在美中之间摇摆不定,最终迷失了道路。而且,他们还盲目信奉朝鲜“崩溃论调”,一心只等朝鲜政权崩溃,不仅未能成功引导朝鲜冻结核导开发,还对朝鲜不断强化核能力的情况放任不管。明知朝鲜与中国唇亡齿寒,只要有中国在,朝鲜崩溃就无从谈起,但他们依然将不可能实现的虚假“崩溃论”为基础展开对朝政策,自然会以失败告终。他们的盲目亲美路线导致韩国沦为了美日同盟的下级伙伴,韩国安全也成了为美日国家利益服务的工具。直到韩国新政府上台之前,他们还毫无顾忌地鼓吹对朝先发制人打击,就足以证明这一情况。

最近的萨德装备漏报事件是他们在安保理论破产后的必然之举。部署萨德意味着韩国被纳入美国针对中国构建的反导系统,是他们放弃军事主权的产物。他们决定部署萨德既不是为了阻止朝鲜核导,也无力阻止这些威胁。部署萨德后中国的经济攻势已经预告了“韩美同盟绝对主义”安保理论的破产。虽然韩国新政府围绕“漏报事件”调查了金宽镇与韩民求两人,但即使没有调查,人们也可以大致猜到事件发生的真实原因:部署萨德的决定从一开始就无法说服广大国民,因此前政府只能在突然宣布部署决定后秘密引进萨德装备,所以在面对新政府时,他们根本无从解释自己的所作所为。

守旧保守势力在过去数十年一直对朴正熙时代的开发与经济增长神话引以为傲。但在全球进行普遍低增长时代后,韩国以财阀和出口为中心的经济增长早已遇到瓶颈。甚至连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也劝告韩国应实施收入主导的经济增长战略。他们用来反对文在寅政府“雇佣、增长、福利”三驾马车经济政策的逻辑非常贫乏,只会重复言及敲打“劳动贵族”、“盲目福利”等批判理论,始终走不出以财阀为中心的“涓滴效应”思维模式,自然没有大的说服力。相比文总统敢于在卢武铉前总统追悼会上表态“将在安保和经济上有所作为”的自信,他们的主张更显得不值一提。

为守旧保守势力制造并传播相关理论的是守旧保守媒体,而为守旧保守势力利益代言的正是韩国的守旧保守政党。在此前的大选中,洪准杓候选人最终依靠的便是部分TK(大邱、庆北)“地区主义者”和麦卡锡主义论者。他曾在竞选中表示“不去拉不到选票的地方游说”、“文在寅候选人如若当选总统,在对朝问题上,金正恩将成为老大”。正如正义党院内代表卢熙灿所言,“一个政党如果不能跟上时代的政治水准,国民应使其灭亡”,他们如果不能转变成为健康的保守势力,必将面临倒台的命运。

金利泽 评论员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797190.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