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5.30 10:25 修改 : 2017.05.30 14:19

5月14日上午,文在寅总统紧急召开有关朝鲜射弹的国家安全保障会议,正在进行开场发言。(图片来源: 青瓦台摄影记者团)
尹祥源烈士是1980年5月光州事件代表性人物之一的市民军发言人,他凭借不屈的勇气、坚强的组织能力、无私的奉献和拼死抗争的决心而长存人们心中。令人痛心的是,1980年5月27日凌晨,29岁花一样年龄的他在光州抗争的最后一站抗争根据地——全罗南道道厅死在了戒严军的刀枪之下。直到咽下最后一口气,他都在与军事独裁政权进行殊死抗争。

他位于光州望月洞国立墓地的墓地受到众多追悼者的祭拜。死后的他反而成为了一位巨人。韩国著名民歌《为君的进行曲》就是尹祥源在为因举办“野火夜校”而于1979年死亡的劳动运动家朴基順举行的冥婚婚礼上(1981年)献上的歌曲。

但是,在内心深处对尹祥源表示敬仰的同时,我们还应学会从批判性视角看待韩国民主化运动最光荣的历史。为了更好地走向未来,笔者希望在此对尹祥源的判断和行为提出几点质疑,对已故前总统卢武铉也是一样。

1980年5月26日,解放的城市光州被彻底孤立起来,面临着军队的最后反击。尹祥源以市民军发言人的身份,通过向世界公开光州惨状的美国《巴尔的摩太阳报》记者布拉德利•马丁(Bradley Martin)向时任美国驻韩大使的威廉•格雷斯汀 (William Gleysteen) 传达了信息。尹祥源在信中请求格雷斯汀大使阻止全斗焕的武力镇压,帮助双方通过协商谈判和平解决事件。马丁记者表示,自己已将尹祥源的信息传达给 格雷斯汀大使,但其并未做出任何行动。

当日上午,美军航空母舰进入韩国领海的消息传入光州,这一消息很快得到了证实。我们无法知道当时尹祥源的真实想法,但他公开表示,美国航母是为了帮助光州市民的民主化斗争而来。无论是为了鼓舞市民军的士气,还是他真的相信美国会帮助市民军,总之,他发表了以上内容的讲话。

笔者不禁对此产生了疑问。首先,尹祥源真的渴望得到美国的援助?无论内心真实想法如何,尹祥源确实曾多次提及美国帮助韩国实现民主主义的可能性。今天我们已经知道,美国为了实现本国的“安全利益”,甚至曾不惜对外派遣航空母舰。

那么,我们未来应从中汲取何种教训呢?最近韩国选出了一位承诺实施和平政策的新总统,这是一位自豪承认自己当选主要得益于“市民力量”的卓越领导人。今年4月曾一度传出美国特朗普政府已经做好对朝鲜进行先制打击准备的战争危机论。此后虽有分析认为,美国的对朝政策已经转回高强度的对话施压战术上来,但现在仍无法排除事态恶化到美国决定对朝鲜核设施或导弹基地采取外科手术式定点打击、甚至对朝鲜领导层或者核心城市发动攻击等最坏局面的可能。特朗普在国内政治的处境越是困窘,就越可能通过对外“炫耀武力”寻找突破口。

文在寅总统能够与美国平等商议这个问题吗?还是会重蹈卢武铉前总统当选后立刻拜访美国布什总统并表现出低微姿态的覆辙?文在寅总统在今年6月与美国特朗普总统举行首脑会谈时,是否会像1980年的尹祥源一样,请求美国帮助解决韩国的问题?

文总统向特朗普传达出的核心信息必须是“不要攻击朝鲜”。一味期待特朗普的“善意”,无异于重蹈历史的错误覆辙,将给韩国人带来致命的后果。从特朗普不顾56%韩国人的反对执意推动部署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萨德)一事即可看出他对待韩国“市民力量”的态度。

若想保证韩半岛的和平,文总统的最佳选择是尽快与平壤进行接触,深化2000年6月金大中总统与金正日国防委员长在韩朝历史性会晤中签署的《韩朝共同宣言》中提到的“韩朝联合体制”或“低水平联邦制度”的方案。双方在宣言中协议最终将完成韩半岛的统一,支持韩朝以松散联邦的形式实现两个独立国家的联合。文总统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会晤比与其他任何国家的首脑会谈都更重要。

只要韩朝领导人达成协议,双方就可以发表共同宣言,声明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能对两国发动攻击,宣布韩朝在进入21世纪之后第一次可以通过自己的力量解决韩半岛问题,要求所有外部势力后退一步,为韩国自主解决问题留出充分空间。文总统已经向美国、日本、俄罗斯、中国和欧盟派出特使。那么,为什么没有向朝鲜派遣特使呢?是不是文总统的手脚已经受到了束缚?会不会已经错过了大胆废除朴槿惠前政府的敌对政策并针对美国和日本不惜将韩半岛变成一片焦土的攻击性态度采取重大措施的时机?

美国和日本是否已经下决心对朝鲜展开攻击?上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特朗普举行首脑会谈后,中国曾公开表示,如果西方国家针对朝鲜展开“精确打击”,中国不会采取军事措施。俄罗斯正忙于介入中东争端,无暇顾及韩半岛问题。因此,依靠周围强国维持韩半岛和平完全不符合韩国的国家利益。而且,朝鲜领导层坚信,如果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自己就会落得萨达姆•侯赛因(伊拉克)和奥马尔•卡扎菲(利比亚)一样的下场。

遭受孤立是朝鲜进行军备武装的最核心原因。因此,文在寅总统必须掌握韩朝对话的主导权,对朝鲜展开阳光政策,以实现韩半岛德和平与统一。

乔治•卡茨亚菲卡斯(George Katsiaficas) 全南大学5•18研究所访问教授 、 《不为人知的亚洲暴动》 作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because/796709.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