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5.23 09:00 修改 : 2017.05.23 09:00

图为2015年11月1日,在太平洋威克岛试射萨德拦截导弹。这是美国国防部导弹防御局公开的照片。(图片来源:韩联社)
有一部好莱坞电影名为《尽善尽美》(As Good as It Gets),不知道能否用来形容文在寅总统上台两周以来,大多数韩国国民的情绪。当然,该电影题目的实际意思“尽心尽力”或许更能贴近现实一些。

总之,在困难重重的情况下,文在寅总统的出发还算顺利。他用自身行动表明了重点推进改革,并与国民一同前进的意志;分别启用康京和与皮宇镇等“刚正”女性担任韩国外交部部长和韩国国家报勋处处长等要职的举措也相当标新立异。然而一切才刚刚开始,不仅是大体可以掌握动向的韩国国内领域,外交安保领域更是如此。

上届政权遗留下的“安保积弊”非同小可。朝鲜核问题恶化与韩半岛、东北亚对峙格局进一步深化,围绕萨德(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部署的矛盾和成为新导火索的韩日“慰安妇”协议,以及更加严重的防卫事业腐败等均在动摇韩国外交安全根基。造成这一情况的主要原因在于不恰当、不健全的政策,但这一事实与韩国被评为全球前十强国的地位并不相符。所以,韩国需要去探察背后的问题所在,将目光转向打算通过安保政治化来获取利益的安保生意人的心理,以及将外交安保问题神秘化的“安保神化”。

当下韩国外交安保目标十分明确:解决朝鲜核问题与扩大和平统一基础,建立韩半岛、东北亚的和平机制与共存共荣,提高对地球村课题的贡献等。然而,这与限制所有行动范围的安保神化却是格格不入。

萨德问题便是个中典型。从20世纪90年代朝鲜开始核试验之前,美国便一直想要建立全球MD(导弹防御)系统。东亚MD正是其中一部分,而萨德又是东亚MD的支柱之一。换句话说,萨德的本质是美国出于维持军事霸权战略目的所采取的武器。但是朴槿惠政府却误导舆论,谎称在庆北星州部署萨德是出于韩国的迫切需要,韩国政府内外的安保保守派们进而强辩称“萨德是能够抵挡朝鲜核导弹的唯一武器”。由此一来,催生了诸如“萨德是唯一出路”的萨德万能论、“重商萨德部署将破坏韩美同盟”等主张,以及萨德神化。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要求“韩国承担萨德10亿美元费用”正是在这种神化上的顺水推舟。

不仅仅是萨德,只要是韩国安保与国家战略所必需的武器,都应由本国来生产或引进。如此一来,不论是哪个国家惹是生非,韩国都可以堂堂正正地去回击。但是萨德从一开始就不是这种武器,即便如此却仍被歪曲逻辑步步紧逼,结果造成副作用越来越大。如果现在还不拉下神化的帷幕,及时调整纠正,未来文在寅政府的外交安保政策将会全面受挫。韩美同盟也并非脆弱到会因为重商萨德部署而被动摇。

归根结底,诸多安保积弊其实都是同根同源,即所谓“韩国的命运就是要完全依靠强大的美国监护人”这一神化。从而产生了掩盖美国牵制中国的战略与妨碍强化韩美日军事安保合作的韩日矛盾,尽早达成慰安妇协议,并试图敲定萨德部署事宜的行动。在从未间断的防卫事业腐败背景下,韩国陷入了每当出现安保问题之时,便轻易地从引进美国武器上寻找出口的状态。

安保神化成为了增强韩国国家力量,以及在符合国家蓝图情况下解决韩半岛、东北亚相关问题的致命绊脚石。被埋没在神化之中的韩国,出现了一事无成的安保虚无主义。这种心理迎合了朝鲜以核强国自居的痴心妄想,导致韩半岛安全结构恶化。

如果无法根据自己的判断,向着明确的目标前进,没有一个国家能够为韩国的命运保驾护航。虽然韩美同盟必不可少,但韩国如果只把自己当做是美国的附属,那其他相关国家也没有理由真诚地尊重韩国。之所以前不久韩中、韩日关系会出现类似情况,韩国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预计文在寅政府的五年外交安保政策很可能会从萨德问题着手,以核问题告终。仅是在解决核问题上必不可少的美中合作,就会与萨德矛盾产生正面冲突。如果不尽早摆脱萨德神化,所有问题可能将事与愿违。

金志锡 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795733.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