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5.19 10:36 修改 : 2017.05.19 10:37

金畏铉 驻北京记者
“邀请与否由中国决定。”

“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于5月14日至15日在中国北京举行,新加坡国家发展部部长黄循财作为新加坡代表团参会,此话正是出自黄循财部长之口。新加坡元首级人士并未出席,黄循财部长此话相当于是在说,“只是因为中国没有邀请,所以才未到场而已,并非什么被排挤”。

韩国新政府上台之前,韩国政府便一直将“并未接到邀请函”挂在嘴边。中国政府的态度也是冷冰冰。就在前一个月,当被问及“如果韩国新政府上台后表示将出席峰会,是否可行”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还只是回应称,“不回答假设性的问题”。

根据中国外交部的声明,在举行此类活动时,中国只有在确定对方出席后,才会发出邀请函。与首先发送邀请函并表示“希望您能回信告知是否出席”,之后通过回信来了解是否出席有所不同。可以称之为顾全面子的“东方文化背景”,不会出现发出了邀请,对方却不出席的晦气事。

由此看来,文在寅总统在就任后与中方关于此次一带一路峰会的往来“对话”可是相当有趣。在韩国大选第二天的5月10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对于是否邀请韩国一事表示,“一带一路是开放、包容的合作倡议”,暗示已打开门户。一天后,文在寅总统在5月11日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话时,高度评价了一带一路项目并表示,“期待该项目能够带来发展与繁荣”。5月13日至16日,作为代表团长访问中国的韩国共同民主党议员朴炳锡表示,由此一来,习近平主席便邀请了文在寅总统派遣代表团出席峰会。

打个比方,当你向举办盛宴的邻居表达关心道“听说您有喜事”,这家主人则将此番关心理解为想要到场,从而发出邀请称“亲自来看看吧”。如此看来,似乎也就明白了什么叫做“东方文化背景”,与首先发出邀请函,期待某人出席的含义可谓截然不同。

韩国急于尽快恢复对华外交渠道,对“一带一路”峰会本身并无多大关心。事实上,相关项目绝大多数都集中在欧洲、中亚和东南亚周边国家的物流基础设施建设,以及中国西部内陆通往这些地方的基础设施建设上。

然而,与朝鲜接壤的中国东北地区明显也是一带一路项目的对象区域之一。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在此次峰会上宣布,为开发中国东北地区与俄罗斯远东地区,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将分阶段地建立总值规模达一千亿元人民币的中俄地区合作发展投资基金。

虽然朴槿惠政府加入了作为一带一路项目金融领域最为重要的支柱——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但因洪起泽副总裁就任后不久便突然辞职消失,韩国错失了许多机会。此前,韩国企划财政部在2015年7月表示,为应对一带一路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将成立民官联合特别工作组,从而引发了争吵;但是,此事最后随着即将参加议会选举的、时任企划财政部部长的崔炅焕在2015年底的辞职而不了了之。

让我们重新回到新加坡的发言上来。新加坡近来与中国之间并没有太大的矛盾。但是据了解,双方在因为首脑访问而产生的附带程序上出现了意见差异。中方期待能够取得更为丰硕成果的首脑访问,就此提出的相关要求却未能被接受。

韩国新政府接连派遣代表团和特使团访华,首先成功迈出了建立对华关系的第一步。但朴槿惠政府留下的担子却也不小。总有一天,作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第五大股东的韩国,需要思考一下自己的立场和分量。

金畏铉 驻北京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795326.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