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2.09 09:15 修改 : 2017.02.10 09:41

郑锡九 总编辑
并非只有赢得总统选举才是好的。如果不能实现烛光市民要求的清算积弊,即便赢得大选,也只不过是韩国政坛内部的权力更迭罢了。因此,与市民合作就显得非常重要。在野党所寻求的不应该是与干政丑闻的共犯——执政党联合执政,而是与韩国民众一起建立全面的改革协议机制。

守旧既得利益群体已经正式展开反击。他们怎可能轻易放弃韩国解放后70多年以来抱团守住的既得利益。虽曾一度谈到过“名誉革命”,然而,不用说什么革命,就连小小的改革最终都会因为强大的反对浪潮而触礁搁浅。

从他们的属性来看,这一结果完全可以预见。守旧既得利益群体的代表人物朴槿惠总统是何许人也?她虽然一直精心着装打扮、始终面带和善的笑容,伪装成一副慈祥“国母”的样子,身体内却留着独裁者朴正熙的骨血。从十岁出头到年近三十的岁月里,她一直在父亲朴正熙身边近距离接触父亲的独裁政治,在青瓦台生活的最后五年,她还曾以“第一夫人”的身份登场。因此,她比任何人都更了解权力的本质,比谁都知道自己一旦走下权位就会立刻堕入地狱的事实。对于这样一个人物,希望她能为了广大国民、为了守住身为总统最底线的名誉而主动下台,实在太过天真。期待她主动下台,无异于大海捞针。

新国家党又是如何呢?事实上,新国家党作为朴槿惠的个人政党,本应对朴总统干政事件的问题负有责任。然而,该党虽曾在国会弹劾时一度表现出反省态度,现在却重新露出了本来面目。一直以来,该党每次遇到危机时都会宣称要脱胎换骨,并先后多次更改党名,但它代表守旧既得利益群体政治利益的本质从未发生改变。包括大选潜在参选人在内,新国家党的一些议员正纷纷参加所谓“太极旗集会”,反对弹劾。此外,新国家党还再次搬出了每当遇到危机时都会拿出的”祖传宝刀”——麦卡锡主义论调。

守旧媒体也是一样。对于弹劾无能且腐败的朴槿惠总统,这些媒体虽然基本保持着支持步调,但也只是点到为止。它们没有主张进行可能导致自己放弃即得利益的根本性社会改革。为守旧既得利益群体继续在韩国社会占据主流势力提供理论支持并煽动相关舆论,便是守旧媒体一直以来所做的事情。守旧政坛、财阀和守旧媒体实为阻止韩国社会发展、导致社会腐烂的三座大山。因此,只要守旧媒体不做出改变,三者之间的同盟关系就会一直维持下去。

这种守旧同盟体制之所以能够一直发挥作用,主要是韩国社会底层依然存在大量守旧极右势力。1945年解放之后,韩半岛在没有彻底清算日本帝国主义余毒的情况下出现韩朝分裂,韩国从此开始了严重的左右意识形态对立。在解放区得到美国支持的右翼势力在经历韩国战争后,无论从实体还是从意识形态上都成为了韩国的主流势力。如果这个主流势力能够自动进化,韩国社会的民主主义必然会得到相当程度的发展,韩朝和解与合作也能得到大幅进展。然而,他们却一心只为守住自己的既得利益,维持少数既得利益者的独裁体制,不断强调朝鲜威胁,将反对者斥为“赤色分子”进行诋毁。因此,无论是要进行革命还是改革,都要考虑到目前掌控着韩国社会的这一势力。只要守旧极右势力还在利用手中的现实影响力负隅顽抗,就不可能通过让步与妥协实现名誉革命。

那么,我们该如何去做呢?可以肯定的是,我们不可能将这样一个历史课题完全托付给现在的政坛。回顾人们进行烛光示威的过去100多天,韩国政坛几乎是被烛光示威逼迫着表决通过了针对朴总统的弹劾追诉案,之后便立刻将目光转向“樱花大选”,开始把精力放在如何执掌大权的问题之上,无异于在烛光市民辛苦取得的成果中贪婪享宴。一月国会仅敦促从可行的改革课题进行立法,别无任何建树,二月国会也没有表现出任何明显进展。在宪法法院二月内批准弹劾的希望成为泡影之后,感受到危机的在野党重新下达了烛光动员令,令人感觉在野党只是将烛光示威用作增加自己政治立场的筹码而已。

在野党必须准确把握当前的局面。并非只有赢得总统选举才是好的。如果不能实现烛光市民要求的清算积弊,即便赢得大选,也只不过是韩国政坛内部的权力更迭罢了。因此,与市民合作就显得非常重要。在野党所寻求的不应该是与干政丑闻的共犯——执政党联合执政,而是与国民一起建立全面的改革协议机制。只有这样,才能持续得到韩国民众的支持,获得足以从根本上对韩国社会进行改革的力量。烛光只是用来增强气氛的道具而已,要求将改革托付给政坛,必将一事无成。而现在的情况似乎正在朝着这一方向发展,令人深感不安。

郑锡九 总编辑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781857.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