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6.12.12 11:14 修改 : 2016.12.12 15:04

约翰•费弗 美国外交政策聚焦所长
特朗普和金正恩两人都得到不可预测这一评价;两人都喜欢周围部满将军;两人都喜欢在经济上依靠中国,同时“歪曲中国”。

美国总统当选者唐纳德•特朗普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有很多相同点。由于两人的年龄和种族背景相差甚远,所以他们不可能成为彼此的“翻版”,更近乎是“精神上的兄弟”。

像金正恩一样,美国总统当选人特朗普并无政治经验,完全是偏好独裁的富有特权阶层。两人都对仅追求人生美好之物感兴趣,非常喜欢建造大而华丽的建筑物。爱释放怒火,不忘报复。因此,就像金正恩的核武器一样,很多人对特朗普将接近核武器一事感到不安,这并不令人吃惊。

特朗普在选举游说期间,曾言及有和金正恩面对面进行协商的意向。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提案,韩国一部分进步阵营人士曾表示,与希拉里•克林顿当选总统相比,更希望特朗普当选。特朗普在与美总统巴拉克•奥巴马相似的对北政策上又增加了更多惩罚性的制裁。

选举过后,仍有几位美国韩半岛研究者对特朗普将与朝鲜进行协商提出了更精确的主张。约翰•霍普斯金大学高级研究员乔尔•维特(音)和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研究员理查德•索考斯基(音)最近在时事杂志《The Atlantic》中主张称,奥巴马政府在过去的8年间,故意对朝鲜的制裁漠不关心,然而“战略忍耐”并没有取得任何成果。他们称,希望“局外人”特朗普能够快速改变动力。

作为对朝鲜进行外交干预的支持者,笔者真的希望能够看到美朝之间重启会谈。但笔者完全没有想到特朗普竟然有与朝鲜进行协商的意图。这样特朗普不仅要对抗外交政策既得利益阶层的批判,同时还会与自身外交政策小组的意思背道而驰。

被任命为国家安全顾问的迈克尔•弗林深信朝鲜与中国、俄罗斯、古巴、尼加拉瓜一起,与原教旨主义伊斯兰合作共助。早在乔治•布什执政时期,美国把朝鲜与伊拉克、伊朗一同看作是“邪恶轴心国”。数年来,美国对朝鲜的外交努力不断后退。弗林这种扩大的“邪恶轴心国”见解对解决问题没有任何帮助。

被提名为中央情报局局长的迈克•蓬佩奥对朝鲜持有更加强硬的态度。在2016年1月朝鲜进行核试验之后发布的声明中,蓬佩奥主张称“朝鲜正在向我们展示奥巴马总统签署伊朗核协定后的可怕未来”。

被提名为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的凯瑟琳•麦克法兰也倾向切断与朝鲜的所有金融交易,强化制裁。她还曾向美国政府提议,应该推进“强有力的导弹防御”系统。

另外,特朗普和亲信们正重复提出之前的老立场——应该通过向中国施加压力达到对朝鲜施压的目的。这是比尔•克林顿政府以来,所有政府都在追求的战略。中国对朝鲜的行为逐渐受挫确属事实。但即使如此,中国也不似美国安保专家们所想,中国对朝鲜并没有杠杆作用。

更重要的是,在贸易、台湾以及导弹防御等各种问题正在刺激中国的情况下,如何使用中国这张牌对付朝鲜问题,特朗普交接委员会中并无人对此进行说明。

很多人称,特朗普交接委员会在制定白宫实施计划时提出朝鲜问题将成为华盛顿新政府的第一个挑战。真心希望美国政府能够放弃处罚并忽视这一失败的对朝政策。希望在不久的将来,美朝之间能够进行协商。但是,如果金正恩和特朗普这两个性急的人一旦发生战争,那么在他们心中,外交可能将不复存在。

约翰•费弗 美国外交政策聚焦所长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774167.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