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6.09.19 18:11 修改 : 2016.09.19 18:13

约翰•佩珀 美国外交政策焦点所长
韩国人最近五年一直担心经济会进一步陷入停滞泥潭。经济增长率始终徘徊在2~3%之间,消费支出有所减少,家庭负债上升到破纪录的水平。随着全球需求减少,世界市场已经不再像以前一样大量购买韩国出口产品。

韩国人仅用了一代人的时间就从韩国战争的废墟发展成全球排名前列的产业国家,实现了令人吃惊的飞速增长,这足以令韩国人感到自豪。在这种经验的鼓舞下,韩国政治人像韩国商店中出售的“强化元气”饮料一样,不断寻找恢复韩国经济健全性的秘方,并不令人奇怪。

但这种秘方并不存在。因为韩国奇迹般的增长率已经成为过去,成为一段很可能不会重现的历史。这样说并非指责韩国经济和韩国人思维的缺陷,而是因为日本、欧洲、美国等全世界发达国家都面临着类似问题。

经济学家罗伯特•戈登认为,奇迹般经济增长的时代已经过去。他在最近出版的《美国增长的上升与下滑》一书中提出了这一观点,“室外体力劳动工作岗位已经被空调环境中的工作所替代,家务事逐渐被家电产品所取代。黑暗被光明、孤立被足以将整个世界搬进客厅的电视机所取代”。戈登还表示“1870年到1970年之间的经济革命是人类历史上不可重现的唯一现象,因为期间创造的诸多成果都只能发生一次”。

1870年到1970年确实是一段奇迹的时间,戈登得出的这一首要结论已经通过各种数据得以证实。但他认为现在绝不可能重现一次奇迹时代的第二个结论却颇为值得商榷。

迄今为止的各种创新不仅刺激了奇迹般的经济增长,还帮助大量人口摆脱饥饿,制造出了规模巨大的中产阶层。人们会持续创新的步伐,但正如我们从自动化发展过程中看到的一样,新的技术很可能只会创造出没有工作岗位的经济增长。

经济增长的下降以不同的速度对各国造成了普遍影响。美国从1972年左右就开始表现出了经济下行的迹象,之后西欧经济开始下滑,日本经济从1990年开始遇到瓶颈,现在轮到了韩国。

这是迄今为止笔者对问题作出的判断。那么,解决方法是什么呢?

第一个办法是,韩国经济设法坚持到世界需求恢复的时候。美国经济一直保持着恢复趋势,只要印度等国的消费者能够增加一些消费,这种情况完全可以发生。但这只能带来一时的经济改善,奇迹般地增长在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国家都已经成为历史。

另一个选择是,韩国开发出人工智能或新药等可以促进生产效率出现革命性提升的全新技术,证明“戈登错了”。但从过去十多年硅谷的经验来看,这种创新及其带来的经济增长既不能创造更多工作岗位,也无法实现利益均衡共享。

第三个也是更加根本的选择,便是对韩国自身进行改革。从国内总产值(GDP)等统计数据中摆脱出来,对增长进行重新定义,将繁荣的意义与可持续发展的环境、收入平等、文化表达、公共卫生以及个人自由等因素联系起来。这样做也可以强调韩国社会已经广泛普及的“幸福生活”概念。

这个转变注定不会简单,它需要财阀们重新定义自己的作用、需要政府停止加速发展的脚步、需要韩国人摆脱“快快”的精神。

当然,韩国也可以等待其他国家首先投身到这场不可逆转的世界转型潮流之中。但是,韩国曾在技术、再生能源以及仅凭一代人获得的经济增长等方面遥遥领先于世界。因此,我愿意相信,韩国是引领重要全球新一轮经济革命的最有力国家。

约翰•佩珀 美国外交政策焦点所长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761548.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