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社论】朝俄恢复“同盟”关系,为应对长期对抗寻找共存之路

朝俄领导人6月19日签署《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条约》。图为朝鲜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右)和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条约后合影。 (图片来源:塔斯社 韩联社)

朝鲜和俄罗斯19日签署了《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条约》,将两国关系恢复到了类似于冷战时期的“军事同盟”水平。国际社会以联合国安理会“经济制裁”为筹码实现“韩半岛无核化”的对朝方针,随着拥有核武器的朝鲜决定加强与“大国”俄罗斯的合作,实际上已经失去了意义。韩半岛现在已经进入了朝俄和韩美日长期对抗的“新冷战”时期,这是继20世纪90年代初卢泰愚的“北方外交”取得成功之后,韩国遭遇的一次惨痛的“战略失败”。

朝中社20日公开的朝俄条约全文中包含,“其中一方遭受个别国家或多个国家侵略而处于战时状态时,另一方应根据《联合国宪章》第51条、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的国内法,立即动用一切手段给予军事及其他援助”(第4条)的内容。《联合国宪章》第51条规定了联合国会员国受武力攻击时单独或集体自卫的权利。虽然与冷战时期的1961年朝苏条约中的“自动军事介入”条款有质的区别,但可以肯定地说,朝俄关系已升级为具有相互防卫义务的“同盟”关系。

该条约还包括可抵消针对朝鲜的国际制裁的条款(第10条,贸易、经济和投资的合作与扩大发展)。俄罗斯总统普京19日表示,“根据今天签署的文件,俄罗斯不排除(与朝鲜)进行军事和技术合作”。这为包括核技术、导弹技术和潜艇技术在内的敏感军事技术的转让提供了可能性。

长期观察朝鲜的美国核科学家西格弗里德·赫克去年9月曾表示,金正恩的对俄访问是“放弃过去30年改善与美国关系的努力的根本性政策变化的结果”。正如他所说,既然朝鲜做出了通过俄罗斯而不是美国来发展国家的“战略判断”,韩国的进步(阳光政策)、保守(压迫政策)乃至美日等周边国家的对朝政策也将不可避免地发生改变。

在过去两年中,韩国总统尹锡悦多次无视朝鲜和俄罗斯发出的警告信号,只“全力”加强韩美日三国同盟,结果韩朝、韩俄关系破裂,最终发展到今天这种局面。尹锡悦总统应该反思过去两年来所推行的鲁莽的“价值外交”,并做好长期博弈的准备。他需要找到与朝鲜和俄罗斯和平“共存”的新方法。

韩語原文: https://www.hani.co.kr/arti/opinion/editorial/1145780.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