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来稿】“往半杯水里吐口水”的日本……反复在自食其果的韩国对日外交悲剧

5月26日,在首尔龙山总统府,尹锡悦与岸田文雄握手合影。 (图片来源:韩联社)

哈内斯•莫斯勒 德国杜伊斯堡-埃森大学政治学教授

哈内斯•莫斯勒(姜美诺) 德国杜伊斯堡-埃森大学政治学教授

在德国的大学,教授和学生们都对韩国政治史课程很感兴趣,因为韩国的压缩性近代化导致了非同步的同步现象所引发的矛盾和紧张,吸引了大家的眼球,特别是关于韩日关系的内容更是如此。首先,学生们被1907年日本完全“吞并”朝鲜之前,高宗皇帝派遣特使参加海牙万国和平会议的事实所感动。但之后,尽管朝鲜提出了正当要求,但在当时弱肉强食的时代精神下,由于日本帝国主义巧妙的外交战术,国际社会对朝鲜的要求视而不见,此后朝鲜完全被侵略者日本接管,学生们对此感到震惊。

在1945年朝鲜解放20年后的1965年,随着韩日基本条约的签署,两国外交关系恢复正常,但事实上,与韩国获得一定程度的补偿金相对应的日本得到的是殖民和战争犯罪的免罪符。这是因为在签署基本条约的4年前,1961年包括朴正熙在内的军人“利用强压推翻”民主选出的政府,建立了军事独裁政权。与此后的功劳无关,日本帝国主义时期甚至有过加入日军经历的“内乱首领”在1961年发动政变,根据当时刑法(第87条),足以处以死刑或无期徒刑,但“内乱首领”非但未受法律制裁,反而掌握了权力,践踏了市民的热情抵抗,再次强行与不利于韩国的日本建交。特别是,该条约至今仍被日本政府用作拒绝真诚反省、歪曲历史正当化的法律依据,因此学生们更加啼笑皆非。从那时开始正好过了50年后的2015年,韩国历史上首位女总统偏偏是那位独裁者的女儿,与日本政府就补偿“慰安妇”受害者和消除所有请求权达成协议。甚至为了避免市民的强烈抵抗,从一开始就与日本秘密进行协商,只公布结果,采取了更为巧妙的手法。

如此,虽然解放后两次都未能解决韩日之间的历史问题,反而使权力者面临更大的困难,但现政府似乎也继承了这种自食其果的外交。2023年,韩国政府与日本就二战掳日劳工索赔问题达成所谓“第三方代赔”协议,这是一项大胆的外交政策,通过由韩国企业提供资金的基金向受害者支付赔偿金,而不是由日本战犯企业提供赔偿。对此,看到国外媒体“韩国自行为日本的战争犯罪提供补偿”的报纸头条,学生们不免难掩困惑。

在这一点上,我们与学生们一起探讨了韩国现政府的对日外交战略,即“先往空杯里倒半杯水”。也就是说,韩国政府首先示好,引导日本填满剩下的半杯水的外交战术。面对韩国的对日外交战略,最终日本方面继续出版修正主义教科书,歪曲历史,维持或申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正式追悼靖国神社战犯,重申对独岛的主权等,连顾及或向韩国方面让步的最起码迹象都没有。也就是说,有评价认为,日本不仅没有填满剩下的一半水,除洒了几滴水之外,甚至继续往玻璃杯里吐口水。令人惊讶的是,现韩国政府似乎对日本的恶行视而不见,甚至使其正当化,包括福岛核电站核污水问题、日本政府施压要求NAVER出售Line雅虎股份的问题、删除政府出版物《日本概况》中提及的日本歪曲历史事例的记录等。

虽然学习韩国政治史趣味十足,但韩国政府的对日外交政策反复在自食其果,这种悲剧必须要克服。

韩語原文: https://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1145059.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