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专栏】像傻瓜一样的美国大学生

5月4日,在美国密歇根大学毕业典礼上,一名毕业生正在举起巴勒斯坦旗帜。 (图片来源:美联社)

李本宁 驻华盛顿记者

李本宁 驻华盛顿记者

美国有着中央情报局(CIA)“历史三件套”。1953年伊朗、1954年危地马拉、1973年智利,在以上三国操纵政变推翻民主选举政府上取得成功。这是美国对外政策的代表性污点,简直就是教科书上的事例。

在外交、安全管理或专家演讲中,名牌大学的学生经常会提出相关问题。也就是说,如何解释美国作为自由和民主守护者的这种行为?记者对那种场面有点无语。因为虽然现在充满了正义感,但你们中会有人以今天的经验为基础,今后在讲台上熟练的回答此问题。

看着有关加沙地带屠杀的抗议示威,记者改变了这种想法。首先,学生们的抵抗对揭发和纠正不正当行为虽然微小但还是做出了贡献。因为在全国范围内大面积进行抵抗,让美国政府感到害怕。

看着指责他们的老一代,特别是拜登总统,记者得到了另一种领悟。即,虽然很难保证所有年轻正义的人都会在年老时也保持正义,但年轻机会主义的人会继续坚持机会主义。拜登在自传中写道,在雪城大学法学院就读时,他和朋友们嘲笑过那些反对越战并占据校长办公室的学生,说“看看那些白痴”。现在的拜登只是把帐篷内静坐示威的学生当作不懂事的人,原来当时也是如此。

在11月的美国总统选举中,拜登和特朗普将再次对决,二人有一个共同点,即年轻时虽擅长运动,但都以健康为由免于出征越战。也许,要求这些在同年龄段美国人在丛林中倒下时漠不关心的人对巴勒斯坦人的死亡“感同身受”是不可能的。拜登在美国制造的近1吨重的大型炸弹杀死无数平民的情况下,在战争爆发7个月后才暂停了该炸弹的供应。美军规定用于破坏桥梁或军事设施的这种炸弹将加沙地带平民居住地夷为平地。在陷入政治困境的拜登搁置这枚炸弹的供应后,特朗普又表示“拜登抛弃了以色列”。就连2016年作为民主党候选人与特朗普对决的希拉里·克林顿在内,也责骂示威学生们“不知道中东历史”。

如果处于处理此次危机位置上的不是这些人,而是另一位曾是总统候选人的气候变化特使约翰·克里这样的人,会怎么样?2004年,他是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在奥巴马政府继希拉里之后担任国务卿,在越战期间担任海军中尉,获得了多枚勋章,但退役后领导了参战军人的反战运动。1971年在国会听证会上发表了著名的演讲,称政治领导人的欲望和不负责任使美军成为屠杀良民的怪物。现在的他不知是因为变了,还是由于和自己无关,并未作出表态。

如果人能始终如一地保持正义就更好了,但哪怕只是年轻时正义,那也算是那个社会和那个时段人类之所幸。听到“笨蛋、傻瓜、白痴”等指责后,甘愿接受不利待遇,高喊着“别再杀了”的学生们,比责骂他们、老奸巨猾的人要好得多。

韩語原文: https://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1141836.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