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专栏】如果把“有事时武力统一”也排除在外呢?

图为,参加2016年“双龙”演习的新西兰士兵们在独岛舰上准备搭乘参加空中突击演习的美国V-22鱼鹰式倾转旋翼机。除韩美海军和海军陆战队外,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军队也参加了2016年的双龙演习。(图片来源:韩国海军)

韩国是否处于危机之中?即使不说出各个部分,韩国似乎也明显处于危机之中。因此,有人称之为“复合危机”或“多重危机”。各种危机互为因果,形成恶性循环。没有出路,也没有解决办法,面对这样的现实笔者想起了世界著名学者贾雷德•戴蒙德(Jared Diamond)的话。他称,“危机是指我们面临的重大挑战无法用通常的应对和解决问题的方法来克服”,即我们必须追求“选择性变革”,以克服这种危机。

“选择性变革”这句话意味着我们可以选择,可以做出有意义的改变。会有什么呢?笔者想把“有事时排除武力统一”作为韩国社会和政治圈可以认真讨论的议题。这听起来可能很陌生,但如果作出这一选择,就能带来各种有益的变化。

笔者想先谈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正朝着敌对的方向发展的韩朝关系危机;二是民生难题、不平等、人口锐减等韩国内部危机;三是以气候灾难为代表的全球危机。这些危机相互关联,要克服这些危机,就必须在融合性思考的基础上进行选择性变革。虽然“有事时排除武力统一”不可能是灵丹妙药,但却值得付诸公论。这是因为,在战争或 “朝鲜有事时”以武力完成统一的军事战略通常需要投入巨大的人力和物力,并对气候和生态问题造成不利影响。

那么,有事时进行武力统一的说法是什么时候形成的呢?李承晚政权在韩战以后也曾把“北进统一”作为国策,但由于战时作战指挥权掌握在联合国司令部(美国)手中,所以更多是一种幻想。直到1990年代初期,美国制定的作战计划还仅限于朝鲜武力侵略时的防御、击退、报复。直到1998年,战时武力统一论才被纳入作战计划。尽管当时金大中政府作为对朝政策的原则之一,阐明了“排除吸收统一”,但它还是被写入了韩美同盟军作战计划5027-98。此后,无论韩国政府如何更迭,有事时武力统一的说法都得到了具体化和强化。就连文在寅政府的“国防改革2.0”也是如此。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的主张并非毫无根据,他曾主张“无论是打着‘民主’还是‘保守’的幌子,韩国试图‘吸收统一’的做法丝毫没有变化”。因此,有事时排除武力统一会对韩朝关系和韩半岛局势产生多大的积极影响,这是一个很好的讨论点。

更明显的好处是对韩国本身。韩国目前仍保持着50万人规模的军队和征兵制度,这主要是由于有事时“占领朝鲜和稳定作战”需要约40万人。韩国今年60万亿韩元的国防预算中也有很大一部分用于武器、装备、训练和部队运营上,这些都是有事时完成武力统一所必需的。这意味着,如果韩国排除武力统一的主张,就有可能减少兵力和国防开支。将军队人数减少到30万或更少,并设计一个有吸引力的征兵制度,将有助于缓解和适应各种社会问题,如社会经济不平等、性别对立和劳动适龄人口锐减等。把省下来的国防费用于教育、医疗保健、可再生能源和基础设施方面,可以创造比国防产业更多的就业机会。

它还能有效解决气候变化问题,而这正是全球危机的核心所在。军事部门的碳排放量巨大,一架战略轰炸机的1小时碳排放量相当于一辆汽车7年的碳排放量。有事时排除武力统一可以使包括世界最大规模的韩美联合军演在内的军事活动大幅减少,碳排放也会相应减少。

这听起来像是一个忽视安全的想法。但即使有事时排除武力统一,韩国仍然可以拥有有效应对外部威胁的威慑力量。在人口减少的时代,征兵率越高,管理负担就越重。最重要的是,有事时武力统一的对象——朝鲜正在成为“摆脱贫困和孤立的核拥有国”。而盟友美国越来越不愿意参与让美国人流血的战争。朝鲜和美国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韩国是时候扪心自问,坚持有事时武力统一的论调是否有好处,并应该开始就排除武力统一论是否有好处展开讨论。

郑旭湜 韩民族和平研究所所长

韩語原文: https://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1141158.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