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11.27 16:29

2019年11月21日在首尔钟路区东亚财团韩国统一外交安全特别顾问文正仁与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资深研究员本•杰克逊(新西兰威灵顿维多利亚大学教授)进行了对话。(图片来源:鲁智元 记者)
面临触礁危机的朝美谈判出路何在?新西兰威灵顿维多利亚大学教授本•杰克逊强调,“美国通过什么办法让朝鲜知道,美国对朝鲜并无敌意,是决定问题走向的关键”。杰克逊教授曾于2009-2014年在奥巴马政府担任美国国防部长战略负责人和政策顾问,是安保领域的专家。

11月21日,他在东亚基金会发表演讲以及与在韩国统一外交安全特别顾问文正仁对话过程中提出,美国若想证明自己“没有敌意”,有必要率先采取一些单方面的措施。可以停止使用“无核化”的说法、表明与朝鲜“稳定共存”的意愿,设立朝美战略安全对话制度机制,由总统发布“禁止部署核武器”的行政命令,发表终战宣言等。

他表示,除了可以采取以上这些单方面措施,还可以在与朝鲜谈判过程中使用和平体制进程、分阶段缩减驻韩美军、成立合作减少威胁计划(CTR)基金、通过“弹回”(Snapback)方式放宽制裁、成立并启动放宽制裁工作小组等五种方式推动谈判进展。

“弹回”方式是指在美国放宽或解除制裁后,如果朝鲜违反协议,美国将重启制裁。河内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时,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和美国总统特朗普曾讨论过这一方式,但最终未能达成协议。合作减少威胁计划是指美国等国际社会通过提供财政和技术援助,协助苏联拆解核武器并帮助苏联核科学家转业的计划,可以应用到朝鲜身上。至于驻韩美军裁军,更是美国的安全专家很少敢于提到的大胆提议。

杰克逊教授提出的驻韩美军裁军和“弹回”式放宽制裁方案预计很容易被朝鲜作为有价值的提议接受,而美国需要为此付出的代价也相对较低。

杰克逊教授之所以提出这些建议,是因为他认识到,朝鲜倾向于把“无核化施压”视为“要求朝鲜单方解除武装”。他把自己的建议定义为不同于传统“无核化范式”的“军备控制范式”。对于他的这些建议,文正仁特别顾问表示,“这些方案都可以表现美国对谈判的诚意,表示美国对朝鲜没有敌意,是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信号,预计很容易被朝鲜接受”。

以下是文正仁特别顾问与杰克逊教授对话的主要内容。

[文正仁] 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GSOMIA)对美国那么重要吗?

[杰克逊] 美国国防部的人总是想把所有的盟友都联系到一起。GSOMIA符合美国的安全利益,但它只关系到一小部分,不起决定性作用。我希望GSOMIA能够保持下去,但最终的决定权掌握在韩国手中。

[文] 据说驻韩美军手里有10亿美元花不完的资金,而美国却在防卫费分担金额谈判中要求韩国将分担金额提高到50亿美元(约合6万亿韩元)。

[杰克逊] 政府把美军在韩半岛之外开展活动的费用和军事成本也都计算了进来,这个要求太离谱了。美国的政府官员们在想尽办法凑齐特朗普提出的“50亿美元”要求。

[文] 有报道称,如果韩国满足不了美国的要求,美国就会考虑撤出驻韩美军。

[杰克逊] 驻韩美军驻军的传统目的是为了在发生战争时起到吸引美军增强战斗力投入的“警戒线(tripwire)”作用。这是一种用来应对常规战争的战略。但现在驻韩美军面对是已经在事实上拥核的朝鲜。用大规模兵力应对核进攻,不仅不合逻辑,也没有效果。因此,美国必须实现驻韩美军的现代化,这就有必要从安全战略出发,缩减部分驻韩美军。

[文] 您为什么提议美国转而寻求“军备控制”?

[杰克逊] 从2017年的韩半岛战争危机可以看出,无核化范式并不足以控制危机。过去30年美国的对朝政策已经宣告失败。如果我们不从中汲取任何教训,就只会重复悲剧。我们的原则是阻止在韩半岛使用核武器,阻止爆发常规战争。朝鲜只有在不认为自己被要求单方解除武装的情况下,才会停止生产核武器,进而设法销毁部分核能力。美国若想在无核化问题上取得进一步进展,唯一现实可行的方法就是寻求军备控制,而不是一味追求无核化。只有忘记无核化的目标,最终才能实现无核化。

鲁智元 李制勋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918605.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