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11.22 09:37 修改 : 2019.11.22 09:50

“感谢文总统的亲笔信,但找不到出席理由”

文在寅总统去年9月18日下午与金正恩国务委员长举行首脑会谈前在平壤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总部大楼大厅与金正恩握手。(图片来源:平壤/联合摄影采访团)
朝鲜21日表示:“金正恩国务委员长始终没有找到适当的理由前往举行韩国东盟特别首脑会议的釜山,希望韩国理解。”

朝鲜中央通讯社在报道这一消息时称:“文在寅总统5日发送亲笔信,邀请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出席本届韩国-东盟特别首脑会议。”

青瓦台发言人高玟廷表示:“文在寅总统5日复函答谢金正恩委员长在总统母亲辞世之际发来唁函(10月30日),信中表示如果金委员长能够出席韩国-东盟特别首脑会议,将有助于获得国际社会对韩国和朝鲜为实现韩半岛和平而共同付出的努力给予支持。”去年11月14日在新加坡举行的第20届韩国东盟首脑会议期间,决定在韩国(11月25日至26日,釜山)举行2019年韩国东盟特别首脑会议,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维多多首次提议邀请金正恩委员长到釜山。

朝中社表示了谢意:“如果亲笔信的邀请饱含对国务委员长的真正信任和殷切希望,没有理由不感谢。充分理解总统愿意为缓和韩朝关系创造新的转机和条件的良苦用心。”从这一措辞可以看出,尽管在河内举行的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无果而终之后韩朝关系总体趋势上出现恶化,但韩朝首脑之间保持着一种特别的“信赖关系”。

事实上,金正恩委员长访问釜山问题由于朝美之间激烈的心理战和韩朝关系长期不能摆脱僵局等因素胎死腹中的可能性早就越来越大,金委员长不出席并非新消息。不过,为使釜山特别首脑会议成为已经冻结的韩朝关系有所松动的转机,政府方面一直在探索多种方案。在为金委员长访问釜山做必要准备的同时,政府还在推进特使访韩事宜,代表性的是通过非公开渠道探询朝鲜权力序列中第二号人物、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长崔龙海和金委员长的妹妹、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一副部长金与正作为特使访韩。

文总统发来亲笔信后还几次要求,如果国务委员长不能来,希望派特使来访,但是,金委员长连这也不予理睬。朝中社的报道算是对“特使访韩”要求的答复。

朝中社就金委员长既不接受本人访问釜山也不接受派遣特使一事表示:“无论什么事情,要想成功就要明智的选择时间和地点。不能不考虑当前究竟是不是韩朝首脑会谈的时机。”朝鲜方面认为目前不适于举行韩朝会谈或派特使访韩,并提出以下三个主要根据。

第一。“南朝鲜保守势力”激烈的反朝声音。朝中社指出,“南朝鲜极端昏暗的气氛对韩朝关系持非常怀疑的态度。南朝鲜保守势力大肆诋毁现‘政权’是‘亲朝政权’,叫嚣‘废除韩朝协议’, 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起劲地谴责和攻击朝鲜。”朝鲜方面是在主张包括自由韩国党在内的保守阵营的反朝氛围是访韩的绊脚石。

第二,矛头直指文在寅政府所谓“依赖外来势力”。朝中社主张:“一个无可争辩的现实是,南朝鲜当局也不能摆脱不是依靠民族合作而是依赖外来势力解决韩朝问题的错误立场。”与此同时,还批评统一部长官金炼铁访问美国同美国政府、国会要人讨论改善韩朝关系和促进朝美会谈方案是“乞求行为”。

第三,挑剔“国际会议场合的复杂性”。朝中社主张:“提议在多边合作场合讨论韩朝关系,令人诧异不已。我们不可能不分青红皂白地听从这种在(文在寅政府的)‘新南方政策’的一个角落里悄悄塞进韩朝关系的不纯企图。”意思是不会作为若干首脑之一,而不是以主角访问韩国。据传,出席釜山特别首脑会议的东盟首脑也不是清一色的欢迎文总统邀请金委员长的设想。有消息灵通人士称,东盟首脑们担心如果金委员长或金委员长的特使得以访问釜山,韩国-东盟合作问题就会不再被媒体关注。

在罗列这些判断之后,朝中社把文总统邀请金委员长访问釜评价为“时间和地点”不适宜的“缘木求鱼”,并声称:“在板门店和平壤、白头山所做出的承诺没有一个成为现实的今天,徒具形式的韩朝首脑会谈还不如索性不搞。”这是在要求首先履行首脑之间达成的协议,同时也是一种提议寻找“时间与地点”适宜的其他机会的推拖,但具体时间没有承诺,朝中社表示“只能注视(韩方)贫瘠的精神土壤上何时能够萌发、成长自主决断”。金委员长访韩是去年9•19平壤首脑会谈协议事项(“近期访问首尔”), 目前尚未得到履行。

李制勋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917973.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