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3.27 10:40 修改 : 2019.03.27 10:45

朝鲜”特朗普的’回收条款‘,对放宽制裁抱有期待“

河内无果而终的罪魁是蓬佩奥和博尔顿?

图为3月26日,抵达中国北京首都机场的朝鲜劳动党副委员长李洙墉寿荣的随行秘书正乘坐中方提供的贵宾车辆离开机场。朝中社当日报道称,“李洙墉寿荣同志率领的朝鲜劳动党代表团已经在3月26日从平壤出发前往老挝访问”。(图片来源:北京/韩联社) 
3月26日有消息称,韩国外交部长康京和将于3月29日(当地时间)在美国华盛顿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会面,讨论在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后处于停滞状态的朝美谈判重启方案。这是近期传出“韩美关系出现异常”的猜测后,两国首次举行高级别会谈。

康外长出席3月29日在美国纽约举行的“联合国维和部长会议”,韩美借此机会促成了这次外交部长会谈。韩国外交部发言人金仁哲3月26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两国已经进入最后的协调阶段,将在互相方便的时间发布消息”。预计康部长将在3月29日上午出席联合国会议后立刻前往华盛顿,与蓬佩奥国务卿会面。

预计会谈中两位部长将围绕朝鲜国务委员长访问俄罗斯等可能采取的动向进行信息交换,共同探讨重启对话的方案。双方如何在对朝政策上缩小韩美之间的分歧,也倍加受人关注。

在这种情况下,有消息称,美国总统特朗普曾在上月末的河内朝美首脑会谈上对朝鲜表示,只要朝鲜同意不履行协议时美国可以重新恢复制裁的“回收条款”,就可以同意放宽对朝鲜的制裁,吸引了人们的关注。

从3月25日公开的朝鲜外务省副相崔善姬在3月15日表态的文本内容来看,崔副相当时表示“我方放在会谈中提出现实可行的方案后,特朗普总统表示,只要在协议文本中加入 ‘如果解除制裁后朝鲜重启核活动,那么随时可以重新制裁’的内容,就可以达成协议,表现出了弹性立场”,但“蓬佩奥国务卿和白宫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无法摆脱传统对朝鲜的敌对情绪和不信任,为两位首脑之间建设性的谈判制造了障碍,导致这次首脑会谈未能得到有意义的成果”。

另外,此前曾有外媒报道称,崔副相认为文在寅总统“不是调解者,而是当事者”。不过事后经证实,当时崔副相是说“比起协调者,(文总统)更像是促进者的角色”。

3月26日,朝鲜劳动党负责国际事务的副委员长李寿荣在访问老挝途中经过中国,可能与3月24日抵达北京访问的美国国务院对朝特别代表斯蒂芬•比根进行了接触。

 

金志垠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iplomacy/887524.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