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1.12 10:56 修改 : 2017.01.12 14:36

十多岁时被“英雄金日成”迷住
二三十岁时陷入“虚假金日成论”
20世纪80年代开始辗转满洲20年
引出与金日成一起斗争的同志证言

图为著有《金日成评传》的朝鲜族作家柳顺浩。
“既不是‘伟大的英雄’,也不是‘非常糟糕的残忍独裁者’,而是‘人类金日成’的故事。”

朝鲜族文学家柳顺浩(音,55岁)作家最近在韩国国内出版了《金日成评传》,书中刻画了韩国和朝鲜都没有客观看待的金日成的形象,即“人类金日成”。评传中出现的金日成不是朝鲜的英雄和神。为了参加抗日游击队活动加入中国共产党的金日成向中国地主说了不中听的话而被讨要“税金”,他曾经是游击队的老幺,也曾因为犯错多次被游击队内部开除职务,多次受到“撤职”处罚。他还因为加入亲日团体的民族主义者团体“民生团”被中国共产党追杀而逃到北满洲地方。这些都是朝鲜当局绝对不想听的故事。

但是,柳作家也彻底否定了韩国国内一部分人主张的虚假金日成论。虽然他不是神,“但应该承认金日成在解放之前一直坚持着抗日斗争的正确道路”这一点。柳作家强调“现在是韩朝两国都要面对‘不是神也不虚假的人类金日成的时候”。1月6日,记者在弘大附近见到了柳作家。

柳作家之所以刻画“人类金日成”是由于他“自己曾一度是彻底的金日成英雄主义者,也曾经是‘虚假金日成论’的信奉者”。

出生于中国的他十多岁时——20世纪70年代迷上了金日成的“抗日游击队的英雄故事”。“当时大部分韩文书都是从朝鲜来的。书中皆将金日成偶像化了。从小就听金日成将军的歌,读密林漫漫长夜的故事等,因此才会对金日成产生兴趣。”1982年,在他的第一本小说中出现抗日运动少年游击队的故事也绝非偶然。

二三十岁的时候,他对“英雄金日成”产生了怀疑。然后加入了“虚假金日成论”的行列之中。20世纪80年代开始,是韩国传来的主张“虚假金日成论”的书籍大量涌入中国的时期。

最后他摆脱了“英雄”和“虚假”这两个陷阱。其中对与金日成一起进行抗日斗争的中国国内幸存的游击队员的采访起到了决定性作用。他从20世纪80年代初期开始,用了近20年时间走遍了满州一带,对游击队员或其家属共100多人进行了采访。柳作家强调,“被韩国和日本的金日成研究者们作为是第一手资料的日本或满洲国的资料中,有很多夸张成分。但是1945年光复以后没能跟着金日成回朝鲜而留在中国的朝鲜人、相关的中国人的回忆录几乎100%是值得信赖的”。他说,在采访内容中,金日成虽然有时会示弱有时会失误,但他从未放弃抗日运动的形象却栩栩如生。

但是在重视中朝关系的中国很难写就这一内容。据悉,柳作家于2002年移居到美国从事新闻工作,2年前退休后才得以开始写作。他之所以一定要将二三十年前的采访资料写进书中,是由于他认为朝韩皆需要感受“人类金日成”。

他指出“神虽然有优点,但也有缺点”,缺点就是“垮掉也是一瞬间”。他认为“金日成虽然不是神,但也不是污水。抗日斗争是正确的”,理解人类金日成的一面对朝鲜的变化也有所帮助。

他说,在写书的过程中,真切体会到了韩国也需要了解“人类金日成”这一点。这是因为《国家安全法》依然发挥威势。据他所说,商讨过原稿的诸多出版社皆以《国家安全法》为由拒绝了出版。他在经历了一番曲折之后,于去年12月自费印刷了50余本《金日成评传》。

柳作家反问:“在研究希特勒时也是该肯定的肯定该否定的否定。如果金日成是虚假的,如何在解放后带领那么多游击队员入境并掌握政权呢?”他的努力似乎没有白费。他在出版过程中遇到重重困难的事实曝光后,有慈善家提供了出版社注册和首次印刷的帮助。因此,该评传将冠以新出版社“斗星出版社”(音)之名于1月20日正式与大家见面。

今后,当朝韩两国在《金日成评传》中了解到“人类金日成”的一面时,韩朝对话的大门也会随之敞开。

文•图 金辅勤(音)韩民族日报社和平研究所所长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778357.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