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州&】马罗岛旅行攻略

去向那里感受神明
在马罗岛教会欣赏美到令人窒息的日落
游客离开后的寂静
童话般的美丽岛屿

马罗岛、山房山和汉拿山尽收眼底
包下岛屿一天的“好运”
冬天的鱾、夏季的条石鲷最当季

2018年的太阳落山了,图为在马罗岛教会看到的落日。
进入冬天后,在一个由于风浪严重导致停止船航的日子,笔者被迫停留在了马罗岛。善良的旅社主人留下“照看好房子”的话后,用最后一艘船离开小岛去向济州主岛,只剩下空空如也的旅社。几乎一整天都见不到在岛上行走的人。但是笔者并没有觉得无聊。云和太阳若隐若现、伴随着风、波涛和雨滴,风景在不知不觉中变换。不到30万平米的小岛走30分钟就能转一圈,每次走的时候都很新鲜。在寂寥的马罗岛遇见了自己。

文•图 朴英律 记者

为将济州装入摄像机而献出一生,并因患肌肉萎缩症于13年前去世的摄影家金永甲(1958-2005)在自己的书《那个岛上有我啊》中写到:每当内心郁结时,为了化解,我就会来到马罗岛。他说在那里可以感觉到神,内心的疙瘩也会解开。笔者突然对进入冬天的马罗岛感到好奇。毅然去了马罗岛。

11月20日,结束了在济州市的工作之后,离开往马罗岛的末班船发船只剩下了1个多小时。从大静出发的船到下午2点半就停了,只剩下了3点35分从松岳山出发的船。慌慌忙忙赶车才买到票。由于从松岳山出发的最后一艘船是前一艘船返航载着最后去往马罗岛的客人,所以乘客除了垂钓者等民宿客人和马罗岛居民外几乎没有其他人。

驶向马罗岛的客轮
在甲板上遇见了结束首尔短暂的休假,去马罗岛上的餐厅工作的金善美(音)。她说:“工作时虽然忙得不可开交,但游客全部离开后,马罗岛特有的幽静感非常好”。与金善美在甲板上聊了30多分钟后,不远处的马罗岛映入眼帘。整个马罗岛像公园、像牧场、像从童话书中蹦出来的一样,非常美丽。

到预定好的旅社放下行李后,海那边的太阳便开始染上了金色。为了看夕阳,登上了马罗教会的后坡。沿着黄色的紫芒田走,就能看到这个岛上唯一的教会——马罗岛教会。无论在教会的什么地方看,岛上都是美景。大海被染成金色之后,接下来映入眼帘的还有染红的落日和海边的村庄,以及随风摇曳的紫芒。以落日为背景,回港的渔船缓缓经过,人满为患的岛上只剩下了晚霞和寂寥。

在20世纪80年代,去往马罗岛的船每周只有2~3次。因为天气变化无常,很多人需要等半个月才能上岛。最近一年中有近50万人来到马罗岛。但是,如果想要当天往返马罗岛,在岛上停留的时间除去上下船时间外实际上只有60分钟左右。像竞走一样快步沿着海岸环视岛屿一周后,急急忙忙吃下一碗“马罗岛炸酱面”,担心错过船只匆匆赶往码头。这样的旅行很难了解到马罗岛的真正魅力。这便是笔者想在马罗岛过一夜的理由。

日出后的马罗岛天主教堂沐浴在阳光下。
在马罗岛可以看到海上日出和日落。就像圣•埃克苏佩里在小说《小王子》中所描述的小王子居住的B612星球那样,要想看日落的话,只需要挪动一下椅子。在马罗岛旅社前的长椅上可以看到夕阳。如果想要看日出,从这里步行10多分钟即可。

第二天一早,为了拍摄日出照片,去了灯塔附近,但由于云朵而失败。回到住处后,旅社主人表示由于下达了明天的风浪警报,建议笔者今天4点乘最后一艘船离开。主人表示:因为店里没有其他客人,自己也要去济州主岛。但如果笔者想留下来的话,自己一个人待在这里也行。

犹豫了一会儿,笔者选择了多停留一天。笔者很好奇,在连旅社主人都想逃离的暴风雨中,空荡荡的马罗岛是什么样子。从下午开始下雨,海浪升高。深夜,在空无一人的旅社听到了雨声敲击屋顶。住处前的海上,整晚都有怒涛拍打着海滩。

在马罗岛灯塔前的海涵绝壁上看到的日出。
第二天早上,风依然很大,但雨停了。说不定能看到日出呢,笔者就去了被称为日出点的马罗岛天主教堂和灯塔之间。上午7点多,水平线周围变红。透过厚重低沉的云层红色的太阳陡然升起。在狂风中凝视太阳,不停地按下快门。不知不觉间升高的太阳,给灯塔前山坡上的草和野花洒下了一层金粉。

拍摄完日出后,越过马罗岛海岸灯塔,沿海岸峭壁向北边的撒礼丘码头走去。海岸峭壁山坡上的草地间摆着几张面向大海的漂亮长椅。笔者坐在没人的长椅上,喝着保温杯里的热咖啡。远处,南部济州的山房山和汉拿山等尽收眼底。从长椅到港口没有其他人。只有海、马罗岛和波涛。寂寥而又孤独,滋生了一种好长时间以来和自己面对面的感情。

来马罗岛之前收拾行李时,无意间看到了学生时期买的法国作家让•格勒尼埃(Jean Grenier)的散文集《岛》(Les îles),就把它拿来了。昨夜在旅社没有睡意便听着雨声重新读了这本书。坐在长椅上偶然想起书中一段话:“人们问为什么去旅行……人们不是为了逃避自己,而是为了找回自己而去旅行……当我们站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面前突然大吃一惊的时候,我们看到的别无其他,而是我们自己真正的面貌。”

图为海岸绝壁散步路上的长椅
一整天无论去哪里都很难见到人,享受了一整天承包岛屿的“幸运”。穿过空荡荡的炸酱面一条街。里长家的马罗岛海女村炸酱面店最早开张,现共有10家炸酱面店。在餐厅之间可以看到烧饼店和纪念品店的民宿招牌。路另一边的稍远处,现有一座倒闭的寂寞的马罗分校(加波小学)。虽然现在因学生人数少而休校,但过去这里是30多人聚在一起学习的地方。沿着右侧指示牌走,就是子里德码头。走到码头下面,便是波涛汹涌的海岸绝壁和海浪长期拍打形成的海蚀洞窟。附近有处女堂岩石和奶奶(halmang)堂,它们承载着为了平息风浪而把少女作为祭品的悲伤传说。

马罗分校
沿着村子的小路继续前行,可以看到马罗岛教会和唯一的佛教寺庙祇园精舍、以类似于鲍鱼的独特模样闻名的马罗岛天主教堂等。祇园精舍往南走,有一座像从童话中蹦出来一样美丽的木质洋房。以前这里是巧克力博物馆,现在关门后,在它前面开迷你咖啡馆的主人开始在这里居住。天气晴朗时,马罗岛星星遍布,这附近也被人们称为是观测星星的绝佳位置。路过这里,就会依次看到仙人掌自生地、大韩民国最南端碑、神仙岩、马罗岛海洋警察哨所、马罗岛天主教堂等。从大韩民国最南端碑开始,只要经过教堂稍微往上走,便可以看到1915年首次点亮的马罗岛灯塔。灯塔前有用世界各国的灯塔模型做装饰的小灯塔公园。

据说,马罗岛的森林原本是郁郁葱葱的。但是,高宗21年(1884年),本是无人岛的这里,首次被允许开垦和开山,为了驱赶蛇还在树林里点了火,大火经过三个月十天才停止。所以,马罗岛至今没有蛇。现在灯塔周围还存有的树林是20世纪90年代以后新种植的。

在马罗岛的一家饭馆看见的大海风景
迎着风去岛上逛,为吃晚餐来到了唯一一家开门营业的民宿餐厅。意外的是,像我一样留在空岛上的两位钓鱼者边喝着烧酒边说“尝尝今天抓到的鱼吧”,还拿出了一盘黄尾鰤(类似于鲂鱼的鲹科鱼类)生鱼片。将散发着大海气息的新鲜生鱼片里拌入醋酱,放入嘴里,鱼片入口即化。从旧左邑细花里来钓鱼的韩熙哲(音)说:“马罗岛是能很好地捕捉到‘大物’的狭窄岛屿,而且只要稍微移动一点,就能避开风,在各种位置上钓到鱼,所以人们常常来这里。”冬天是 鱾,夏天是条石鲷的季节。

第二天,笔者乘坐第一艘船离开了马罗岛。与从船上倾泻而下的旅行者逆向而行,登上了前往济州主岛的船。登上船的2楼甲板,看到了越来越远的马罗岛。大海深蓝,又开始怀念刚刚离开的岛屿了。

交通

在摹瑟浦港和松岳山,有驶向马罗岛的游船。冬季和夏季的出航次数与时间不同,有时不出海,所以最好电话确认后再去。

成人标准马罗岛往返价格为1.8万韩元,064-794-5490(摹瑟浦云津港),064-794-6661(松岳山)。

食宿

包括里长家的马罗岛海女村民宿(064-794-0701)在内,还有很多民宿。马罗旅社(064-792-7179)也很方便。给民宿交一定的费用,民宿也提供食物。有2家便利店,没有必要非要带水去。

文•图 朴英律 记者

马罗岛旅行地图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jejuand/873098.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