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8.11.20 11:53 修改 : 2018.11.30 13:10

【济州&】他乡人遇他乡人——崔宰勋

在首尔开过服装店、夜店,还做过宴会策划人

如今在济州与母亲一起开小饭馆“兔子洞”

富有责任心的“女儿控”老爸的一天

崔宰勋和女儿崔然栖在位于安德面沙溪里的小港口——沙溪港共度时光。
崔宰勋(30岁)在济州道西归浦市安德面沙溪里与母亲一起开了一家小饭馆“兔子洞”,他的关心词只聚焦在六岁的女儿崔然栖身上。一大早就开始忙活,做饭、吃饭,然后把女儿送到儿童之家,之后再去店里上班。中午要开门迎客,所以要准备的事情很多。整整一天都在厨房里忙活,下午再将然栖接回店里。现在女儿也是个小大人了,一天到晚都在饭馆角落里独自玩耍或学习。饭馆关门的时间是晚上十点。带着女儿回家后,一天的疲惫让身体觉得懒洋洋的。

休息日只有周六一天,但他一天到晚都跟女儿待在一起。他和女儿一起去附近的山房山爬山,让女儿坐在自行车后座上,还在从松岳山到沙溪港的风景如画的海岸公路上奔跑。在别人眼里,这就是一位踏实、有责任心的“女儿控”老爸的日常生活。

但在生然栖之前,这种生活还无法想象。崔宰勋在首尔出生长大,从十几岁就开始工作,什么工作都干过。他曾在东大门开过服装店,也做过宴会策划人,还在江南站附近开过夜店。那时的他,工作和娱乐的界限常常是模糊的。他晚上活动,白天睡觉。24岁时结婚生了女儿然栖。虽然当时他已是成年人,但负责自己的生活还有些吃力。

他的婚姻生活并不顺利。最终夫妻分道扬镳,刚满周岁的然栖留在了爸爸身边。“独自抚养只有一周岁的孩子,感觉真的很迷茫。当时与世隔绝,就独自待着。没有个人时间也很辛苦。”无论怎样都得赚钱。太阳落山后就要出门,然栖一到晚上就只能寄放在亲戚家。崔宰勋觉得这样下去不行,最重要的是,无法好好抚养女儿的负罪感和愧疚挥之不去。

于是,崔宰勋决定跟妈妈一起生活。妈妈的故乡是忠清道,之后在济州安顿下来,开了一家饭馆。崔宰勋跟女儿在济州的小渔村沙溪里安顿后,才领悟到琐碎日常的幸福带给生活的余裕。

崔宰勋和女儿崔然栖
他表示,“看到女儿比起智能手机,更亲近济州的大自然,我真的感到心满意足”。他在看店时有空就会带着女儿一起去散步,走到小而精致的沙溪港只需五分钟。

“就收入来看,自然无法与在首尔时比。但在这里我可以常常陪着女儿,这一点很好。女儿在首尔很少笑,但现在经常笑。似乎是在爸爸和奶奶身边找到了安定感。”

崔宰勋小时候沉浸在华丽的“夜世界”,在济州这里又产生了新的梦想。那就是开设饭馆“兔子洞”的分店。沙溪里的平民饭馆“兔子洞”在这里算是声名远扬,这里的烤青花鱼、炒猪肉、辣炖鸡块等菜肴非常美味,再来一杯马格利米酒,简直绝配。此外,用大个鲍鱼、天然海螺和小鱿鱼等海鲜制作的丰盛海鲜拼盘也大受游客欢迎。济州式生鱼片一般用大酱汤,但这里的生鱼片是用柑橘和丑橘等鲜水果汁调制出的酸甜口味。若就材料成本来算,水果的成本比海鲜要高。

但他说最重要的梦想是成为女儿的好爸爸。“直到女儿有具体计划,要求把她送上陆地为止,我们会一直住在济州。以后就算然栖结婚,我也会跟她一起生活。女婿?我会把他当成儿子看待,哈哈哈! ”

文•图 宋虎均/成为济州道民的奶爸•自由撰稿人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jejuand/870940.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