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10.25 16:11 修改 : 2017.10.25 16:36

【济州&】楸子岛偶来小路纪行


蓬格莱山夕阳路的美丽夕阳
海边悬崖绝壁上的纳瓦隆天路

灯塔展望台上一览楸子群岛绝景
悬崖处海边礁石上的巨大银色十字架
须缓慢行走的楸子偶来小路

图为《韩民族日报》的朴英律记者在济州市楸子面纳瓦隆悬崖上的纳瓦隆天路上漫步。(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济州并不只有一个岛屿。从陆地上看,济州的起点是最北端的楸子岛,终点是最南端的马罗岛。我从楸子岛出发,经过济州西侧最年轻的岛屿飞扬岛和最低的岛屿加波岛,最终到达马罗岛,从起点到终点环顾了济州大部分岛屿。晚秋时节,从济州岛出发,又再次进入另一个岛屿的旅行,宛如走向世界尽头的旅程,既朦胧又冷清。

10月10日上午7点30分,我从金浦机场乘坐飞机飞往济州岛。这是为了乘坐上午9点30分从济州港沿岸客轮站起航的Queen Star 2号渡轮。前往楸子岛的船驶向茫茫大海。与前往牛岛或飞扬岛的短航线不同,即使是比下午离开的HANIL Peal号快30分钟左右的Queen Star 2号轮渡,也需花费一个小时以上。漫长的中秋假期结束后,海岛村庄的港口寂寥无人。

本想在已订好房间的住处放下行李后,去探访济州第18-1号偶来小路的楸子岛偶来小路,但雾气弥漫。当天中午,在楸子岛有名的中央食堂(중앙식당)品尝到了至今为止吃过的最美味的干黄花鱼定食,然后等待雾气稍散,于下午踏上了旅途。

图为楸子岛纳瓦隆悬崖。(图片来源: 韩民族日报社)
沿着港口走在面事务所旁边的路,走过楸子小学运动场,向蓬格莱山(봉글레산)进发。最先见到的是崔莹将军祠堂。有这样一个传说,1374年,为镇压“牧胡之乱”,崔莹将军在前往济州的路上遇到了风浪,便在楸子岛停留了几日,并将制作网兜和打鱼的方法教授给了岛上的居民。这是居民们为了纪念他而建造的祠堂。

走过崔莹将军祠堂,随后是蓬格莱山夕阳路。蓬格莱山山脊入口处有落日展望台,据说夕阳西下时在此处看到的大海风景格外美丽。若从蓬格莱山顶慢慢走下来,便可以欣赏到上楸子岛引人入胜的村庄小路。接下来的道路是有着清澈海水的后布海水浴场。据说,在后布海水浴场遥望的夕阳也异常美丽。在后布海水浴场寻找通往纳瓦隆(Nabaron, 나바론)天路的道路时,又稍作了停留。2011年,以铺设完好的道路为中心开放了楸子岛偶来小路。此后,又寻找到路况更好的老路加以连接,之后又铺设了新的道路。因此,仅凭旧版地图探访这条偶来小路,可能会出现找不到路的情况。

图为从楸子灯塔俯瞰的散步路全景。长长的木头台阶一直延伸到平地。
沿着纳瓦隆悬崖山脊重新建造的纳瓦隆天路是其顶峰。曾出海来此处钓鱼的人们认为,陡峭的悬崖就像纳瓦隆大炮一样看起来坚不可摧,所以起名为纳瓦隆悬崖。海面上的天路堪称绝景,令人瞠目结舌。脚下一望无际的大海上,清晰可见如装置艺术一般漂浮的圆圈,这就是网箱养殖场。

沿着多少有些陡峭的悬崖天路,沉浸于大海的美景中。一边醉心于美景,一边走在左侧清净的林间小路上,不知不觉白色灯塔就映入眼帘。刚开始只想简单地转一下上楸子岛,仅带着一瓶500毫升的三多水(矿泉水)就攀上了山峰,但不知是否因为天气的关系,水一会就被喝没了,口渴难耐。厚着脸皮敲开了灯塔办公室的大门。办公室里有两名职员在工作,虽然给了水,也得到了亲切的接待,但他们谢绝了采访。

图为偶来小路上看到的海螺装饰品。
楸子灯塔起到为客轮、货船、渔夫指示方向的作用。灯塔上设有展望台。这里可以看到连接上下楸子岛等楸子群岛的绝景,还可以将连接两岛的楸子桥的全景尽收眼底,也备有休息的长椅。由于去下楸子岛的时间较紧,所以我决定下山返回住处。从陡峭的林间小道走下来,映入眼帘的是连接上下楸子岛的楸子桥。走过以壁画村而闻名的永兴里村,回到了住处。

第二天凌晨的行程从楸子桥开始。与前一天炎热的天气不同,这一天气温骤降,甚至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在便利店购买了一次性雨衣后,从昨天返回的楸子桥开始了一天的行程。

图为黄景汉之墓附近海边礁石上竖立的“泪之十字架”。
走过楸子桥就是下楸子岛。上下楸子岛的风光截然不同,如果没有桥梁连接,似乎是完全不同的两座岛。上楸子岛更为繁华,下楸子岛则保留着典型的海岛村庄面貌。从楸子桥三岔路口爬上默里山岭(묵리 고갯마루),美丽的林荫道便呈现眼前。沿着连接默里的弯曲小路前行,就能看到远处的默里村和“默里超市”的招牌。不妨在这儿喝点饮料歇息一会儿。在从默里前往新阳港的路上,见到了位于海边坡路上的默里公交车站。呈现在眼前的是大海和无人岛,芦苇、紫芒和鲜红的花朵与秋天的气息相互交融。因为陶醉于风景,在公交车站逗留了一会儿,一小时往返一次上下楸子的公共汽车正好进站。正在犹豫要不要花上一个小时坐车的时候,公交车就开走了。

再次出发。路一直延伸到下楸子岛的港口——新阳港。新阳港是楸子岛的代表性渔港。往返于济州和莞岛的HANIL Red Peal号渡轮也在这里停留。但商圈主要集中在上楸子岛,所以这里只是一个幽静的渔村而已。港口周边有几个餐厅,还有下楸子岛唯一的便利店。在便利店门前摆放着三张简洁的六人用木桌,坐在这里欣赏着港口风景,吃一碗杯面或喝一听啤酒也是不错的体验。要想到达下一个目的地——毛津伊圆石海岸(모진이 몽돌해안),既可以穿过可欣赏渔村风光的村庄小路,又可以沿着海岸道路前行。圆石海岸长约200米,属于幽静又小巧的海边,海水浴场季节结束后便人迹罕至。

图为楸子桥入口处建的黄花鱼模型。楸子岛是韩国最大的黄花鱼渔区,因此黄花鱼很有名。
沿着出现在圆石海岸旁边的林荫小道再稍微往上走一会儿,便可以看到成为天主教圣地的黄景汉之墓。黄景汉(另有记录称之为黄景宪)是辛酉迫害时期因黄嗣永帛书事件而去世的黄嗣永和丁若鏞的侄女——丁兰珠圣母玛利亚的儿子。黄嗣永的夫人兼丁若镛的侄女丁兰珠圣母玛利亚失去丈夫后,与两岁的儿子一起被流放到济州岛。押送船停靠在礼草里后,丁兰珠因担心儿子景汉到达陆地后会被判处死刑或成为奴婢生活,就用罩衣包住了儿子,写下名字和生日,将儿子置于海边礁石后离开。黄景汉被渔民吴某所救,长大后极为思念母亲,之后也于此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走过黄景汉之墓,登上长达一公里左右的山路,可以看到新岱山瞭望台。从瞭望台沿着木头台阶走下去,可以看到黄景汉躺过的海边礁石上立着一块巨型银色十字架。十字架下方,一名垂钓爱好者正在钓鱼。

从新岱山瞭望台沿着海边道路走,连接礼草浦口的礼草里奇顶路是楸子偶来小路的另一处绝景。

从礼草浦口沿着海岸路前行,可以看到路边巨大的掩石正望着横看岛方向的北方大海。传说,掩石壮士曾用岩石玩石子儿游戏,在渡过横看岛时因为太滑不幸落海身亡,这里(掩石长生柱)便是故事发生当时的地点。沿着原木台阶爬上山坡,便能看见前往承载回忆的上学小路和楸子群岛最高峰墩台山(164米)的坡路。登上墩台山顶峰的亭子后,映入眼帘的是如点点繁星散落在海面上的楸子群岛。走下墩台山,经过淡水场,沿着海岸道路,便到达楸子桥。路边满是大波斯菊,空气中也散发着它的的香味,十分甜美。虽然是黎明时分出发,但不知不觉间夜幕已悄然降临,夕阳暗挂楸子桥。

文 朴英律 记者,摄影:郑龙一 记者

楸子岛全景。
海上深山老林:悠闲品味,携手同行

楸子岛旅行方法

“漂浮在海面上的深山老林”。

这句话指的是楸子岛。山峰下,蔚蓝的大海一望无际,回头一看,又是一片深山。所以济州第18-1号偶来小路——楸子偶来小路给人一种“在天空中行走的偶来小路”的感觉。楸子岛由42个岛屿组成,其中包括上楸子岛、下楸子岛、横看岛和秋浦岛等4个有人岛和38个无人岛。在过去,楸子岛主要的来客是海钓爱好者,但从2011年开始出现偶来小路后,偶来小路爱好者甚至比钓鱼爱好者还要多。楸子偶来小路的守护者金正一(音)表示,“偶来小路出现之前,访客量大约有1.5万人次左右,偶来小路产生后,大约达到了五万人次”。

全长18.2公里的楸子岛偶来小路是以上楸子港为起点,经过下楸子岛后返回的一条线路。偶来小路指南手册上写着完成全程大约需要6-8个小时。但新手若想观赏风景,边走边看,最好将时间制定得宽裕些,如两天一夜或三天两夜。这是值得悠闲游览的岛屿。这里平时十分寂静,女性独自行走会感到有些负担,因此建议与同伴一起去。参照济州偶来小路官网(www.jejuolle.org),参加楸子偶来小路多人同行徒步活动也是一种方法。

前往楸子岛的客轮从济州港沿岸客轮站出发,有上午9点半(Queen Star2号,到达上楸子港),下午1点45分(HANIL Peal号,到达下楸子新阳港)两班。出发的船于上午10点30分从下楸子新阳港启航,下午4点30分从上楸子港驶离。第一天上午到达上楸子港,游览完上楸子岛后,第二天可以尽早游览下楸子后,下午坐船前往陆地。

图为往返于上、下楸子岛的公交车。
抵达上、下楸子港后,乘坐一次公共巴士也很有趣。乘坐巴士转一圈,初感陌生的上下楸子岛也会变得更加熟悉。全程差不多一个小时。单程还不到半个小时。

虽然数量不多,但也有租赁摩托车或汽车的方法。联系方式写在游船码头或面事务所发放的楸子岛旅游地图上。若对摩托车驾驶有自信,租赁哪怕半天的时间,也将成为一种与众不同的体验。

也可以享受钓鱼的乐趣。上下楸子岛上就有新阳防波堤和礼草里海岸公路海边礁石等10多个主要钓鱼点,但楸子岛钓鱼的真正魅力在于乘船出海,去无人岛上垂钓。如果拜托位于上楸子岛的钓鱼店,就可以享受凌晨被送往无人岛,晚上有人再过来接回的无人岛钓鱼之趣。

秋季房间空置的民宿非常多,可以先找好满意的住处,在网上搜索预约即可。在楸子偶来青年旅舍(电话: 064-711-1801),可以从开辟这条路的偶来小路守护者金正一(音)那里得到关于偶来小路的各种信息和介绍。

文 朴英律 记者,摄影:郑龙一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jejuand/815938.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