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9.04 16:45 修改 : 2017.09.04 16:47

【济州&】宋虎均的济州移居生活

最大的变化是可遇见马
加时里有短腿马博物馆
孩子们对马的名称了如指掌

图为宋虎均和大儿子在西归浦市表善面加时里短腿马体验公园内体验给马喂胡萝卜的活动。
移居到济州岛后其中一个肉眼可见的变化就是到处可见在吃草的马。刚开始看到这样的景象觉得很新奇,开车在路上行驶着,如果看到了马,就常常停下车来让孩子们看看马的样子。

正在成长的孩子们好像将随处可见的马当做朋友一样相处。第一次产生这种感觉,是在大儿子20个月左右大的时候,也就是去年刚刚搬来时候的事情。我们在路边的篱笆附近观赏马儿,儿子突然学着周围的游客拔出地上的草想给我们吃。他两手捧着一捧蕨菜似的草,很恭顺的样子,虽然很可爱但让人啼笑皆非。那个时候真是哄吃哄睡给他洗漱都像是一场战斗,他可能也想这样喂爸爸妈妈,只是不知道不合适罢了。

当然不能省去“献马功臣”的故事。从朝鲜宣祖时期开始,一共将1300余匹马献给了国家,因此被封为相当于现在副总理级别的从一品崇政大夫,这就是“献马功臣”金万镒的典故,济州则是金万镒的故乡。金万镒的子孙世世代代给国家献马并世袭着官职,220年间其共有83名子孙被封为从6品的监牧官一职。据说,君主乘的一些“御马”也是由他们进献。金万镒的故乡叫做“衣贵”,这个地名本身的意思就是金万镒“得到君主赏赐的贵重衣服的地方”。

他的子孙们仍旧和马生活在一起。通过查看地方媒体报道内容可以得知,金万镒的后代金东后(音)曾担任过济州马主协会会长,现在是一名马主,其女儿金成美(音)是西归浦产业科学高中马产业部的教师。金万镒是济州出身的人中官职最大的,因而他家可以称作是与马有关的名门世家。据悉,从今年开始,济州道将建造面向马产业从事者的“献马功臣金万镒像”。

图为济州市翰林邑金岳里的圣伊始石牧场(音译)内,马儿们正在嬉戏。
至今衣贵里和加时里一带还有很多马场,其中城山邑表善面加时里短腿马博物馆既不是国营,也不是私营,而是作为韩国最早的里立博物馆而有名。作为村庄自己的产业,博物馆现正在开放营业。在与博物馆相关的短腿马体验公园中,只需交3000韩元就可以买入一袋胡萝卜,把它插在长杆上就可以喂马。孩子和大人们均可以享受这一体验活动。

在这儿,至今还很胆小的大儿子在妈妈怀里首次体验了骑马,原本就经常来,因此儿子对王妃、公主、风、涉地等马的名字也了如指掌。现在刚刚学步的二儿子也经常用胡萝卜喂马,时而发出快乐的尖叫声。马生下小马后,就可以看到小马成长的过程。小马现在也长到了可以吃胡萝卜的大小了,孩子们也长到了可以享受给马喂胡萝卜的岁数。时间过得真快呀!

一到春季,麓山路便开满油菜花和樱花,此地常被选为“全韩国最美丽道路”,而加时里牧马场就位于这儿。骑马体验也不是仅仅沿着跑道转几圈,而是可以沿着麓山路宽阔的绿地上驰骋,真的挺好。在马场玩了一阵之后,然后去加时里村庄吃上一盘辣炒猪肉,再喝上一杯马格利酒,简直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情。加时饭店(가시식당)、加时岳饭店(가스름식당)Namokdo饭店(나목도식당)等三家店味道都很好,烤黑猪五花肉的滋味也是一绝。

我们夫妇俩有一个计划,那就是如果在育儿之余仍有空闲时间,就不仅只去加时里牧马场体验骑马,而是正式地学习骑马,也有教给孩子们的想法。不是骑着赛马在赛道上驰骋,而是真正的骑马。虽然从去年开始到今年年初,全韩国都因为“朴槿惠闺蜜干政”的余波对骑马持有负面看法,但是我大致打听了一下,初次学骑马的费用好像并没有那么昂贵。据说不需要买马和装备,费用和学斯库巴潜水差不多。我们夫妇俩已经会潜水了,现在除了斯库巴潜水,愿望清单上又新增了一项,那就是一家四口可以一同享受的家庭休闲运动——骑马。

文•图 宋虎均/成为济州道民的育儿爸爸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jejuand/809385.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