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8.16 15:51 修改 : 2017.08.16 15:51

【济州&】宋虎均的济州移居生活

后山锻炼路上遇到獐子
与家人一起移居西归浦的一年
拥抱自然的济州日常
儿子最先学会“大海”和“云朵”等词汇

图为宋虎均的妻子与大儿子正漫步在济州Osulloc Tea Museum的散步路上。
“啊!这是什么!”

在去家附近西归浦孤根山运动的路上,妻子大叫了一声,感觉树林里好像有什么笨重的东西在动。会是野猪吗?随着一句“如果在山中碰到野猪”而开始联想到的画面在脑中闪过,正要细看一眼,却突然有一个黑色物体跳出跑走了,一切就发生在一瞬间。幸好是獐子,但块头还挺大。大概这只獐子要比人还大吃一惊。我和妻子想到“我们是真的生活在济州啊”,对视了一会儿后,便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前不久因为有事便来了首尔一趟。抬头望着天空,四周一片灰暗。在本应看到天空的地方,耸立着高楼大厦。鼻尖上萦绕着呛人的烟雾,喉咙也感到一阵刺痛,让人不由得产生了“啊,得快点回去”的念头。

图为从宋虎均的孩子房间窗户处看到的汉拿山全景。
与家人一起移居到济州西归浦生活已经一年了。虽然并非一路曲折,但随处可见的济州风景却令人惊叹,所有的困难都随之被抵消了。在孩子们的房间里就可以看到汉拿山。每天清早打开窗户,观察一下白鹿潭周边的气象,然后估摸一天的天气,便成了我们夫妻俩当天的第一件事。这是因为,一天的计划会随着天气的不同而有所不同。

虽然生活在西归浦市内,但却没有一丝城市的味道。放眼望去,最先映入眼帘的是绿色和蓝色的风光,而并非人工建筑。将车停在中山间山麓上,挖一会蕨菜后抬起头来,像母亲怀抱一样温暖的汉拿山便近在眼前。平缓的绿地上,牛群正在悠闲地玩耍。爬上西归浦市安德面的军山岳,山房山、兄弟岛、加波岛以及和顺金沙海水浴场可谓尽收眼底。

因为在首尔长大,我一直以为“掠水飞燕”只是一个惯用语句,但是在西归浦七十里市公园里的小湖上,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了真正掠水而飞的燕子,和想象中的一模一样,确实迅速而敏捷。公园中还生活着野生的兔子。如今4岁大的大儿子想要去公园时便会问:“去看兔子吗?”附近可美生态公园中流淌的溪水里,常常可以看到一群鸳鸯在此停留。亲近原汁原味的大自然已经成为了我在济州的日常。驱车只需10分钟即可到达大海。孩子们在可将池丘里海岸尽收眼底的草坪上玩耍着,不知不觉就快到午饭时间。仅搭配表面漂浮着一层牛血的济州式猪肉海藻汤,孩子们便可吃光一碗饭。他们的胳膊和腿全被晒得黑乎乎的。春日,在翠绿无比的中山间与孩子们一起摘蕨菜;炎炎夏日,在冰块般的渊外川玩闹间,将在附近的防波堤上抓到的小鱿鱼炒了端上餐桌。

济州还是个养孩子的绝佳地方。来到济州后正式开始开口说话的大儿子,最先学会的是“大海”、“汉拿山”、“天空”和“云朵”等词语。不久前,在经过城山浦附近的路上,老大蹦出了一句“那个看上去好像是城山”,让我们夫妇俩大吃一惊。不知不觉间,老二在济州度过的日子也越来越长,在只能待在家里的日子里,脾气也格外大了起来,会问为什么不出门。感谢放眼四周便可以看到依旧没有被破坏的大自然,感谢生活的每时每刻都能亲身感受到季节和天气的变化,感谢可以与孩子们一起完整地感受这份体验。

这份幸福能够持续下去吗?这确实是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在从考虑、准备到开始在济州定居的过程中,我们夫妇俩也互相问了对方多次。答案?现在还不清楚,也许以后也不太清楚。过去一年的体验能够换算为金钱吗?幸福的机会成本又是多少?流通期限明确的眼前幸福,在犹豫不绝的最后,到底又能剩下什么?

在反复的自问自答之后,我们最终得出了结论:这是一个“选择”的问题。大概上班工作会被最大限度地推迟。可以“从头到尾”地看着孩子们在济州的美丽自然中玩耍长大,我无论如何也无法放弃这份特权;也正因为这里是济州,我才能作出这个选择。

文•图 宋虎均/成为济州道民的育儿爸爸

编者注:经历了10多年的记者生涯,在去年6月与家人一起来到济州后“专心育儿”的宋虎均,开始了济州移居记的连载。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jejuand/805938.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