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10.30 11:04

韩美磋商修改移交战时作战权后未来联合司危机管理备忘录

从“朝鲜半岛有事时”扩大到“朝鲜对美国的威胁”
以朝鲜导弹威胁美国本土为设想
强调同盟的对称性,韩国作用可能增大

朝鲜10月2日成功试射“北极星-3”潜射弹道导弹,朝鲜中央通讯社次日公开了发射场面。(图片来源:韩联社)
29日有消息传美国提出一个方案,战时作战指挥权交还韩国后由韩军上将担任未来联合司令部司令,该司令部的危机管理范围也从目前的“朝鲜半岛有事时” 扩大到“朝鲜对美国的威胁”。 该方案设想的情况是朝鲜的洲际导弹(ICBM)和潜射弹道导弹(SLBM) 威胁到美国本土。据悉,韩国方面已指出该安排很容易引发朝鲜实行先制打击的争议并表示担心。

综合国防部和军方有关人员的谈话,韩国和美国目前正在磋商修改“韩美同盟危机管理备忘录”问题,该备忘录涉及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后未来联合司令部的联合范围及危机管理体制,也包括发生局部战争等平时危机情况下联合司令部的应对方针。美方在磋商过程中提出一个将联合司令部的危机管理范围从目前“朝鲜半岛有事时”的表述改为“朝鲜半岛有事时和朝鲜对美国的威胁”的方案。

在1994年平时作战权移交韩军后,联合司令部危机管理范围被规定为“联合权限委托事项” (CODA),包括危机管理、制定和发展作战计划、联合演习等六项,由联合司令部司令行使该权限。危机发生后是否转为战时的判断权也有联合司令部司令行使。

美方的建议可以解释为未来联合司令部的危机管理范畴事实上已经扩大到美国本土。看上去该建议考虑到了朝鲜的洲际导弹火星-15将包括关岛和阿拉斯加在内的美国西部纳入射程,而且朝鲜正在开发可搭载潜射导弹的潜艇。迄今为止,联合司令部的危机管理范围表述为“朝鲜半岛有事时”,《韩美共同防御条约》规定的韩美同盟武力遏制范围也限制在“太平洋地区”。 一位消息人士称:“美方的建议提出设想从危机管理开始时即出现朝鲜对美国本土构成威胁的情况,从结果看,韩美同盟的应对范围将从太平洋扩大到美国本土。”

据悉,韩国担心如果将联合司令部的危机管理范围扩大到美国本土会成为对朝鲜实施先制攻击的根据,因为一旦美国从危机管理层面针对朝鲜试射洲际导弹或潜射弹道导弹提出先制打击的必要性,将导致朝鲜半岛危机升级。有人指出,“朝鲜对美国的威胁”概念模糊,韩美之间有可能就威胁的实体问题产生意见分歧。

美方的建议同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立场一脉相承。特朗普要求韩国大幅提高防务费分摊金额,承担更多的同盟费用。部分人士指出,这种“同盟对称性”要求可能导致日后要求韩军向纠纷地区派兵,它强调盟国在美国遭到威胁时应当有所贡献,有可能将韩国拉进美国的军事作战区,诸如霍尔木兹海峡或中国南海。美国的“印度-太平洋战略”目的在于封锁中国,而核心是扩大韩国和日本等盟国的作用。但国防部发言人崔贤洙表示:“有人认为,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韩国后一旦美国判断出现危机,就可能发生韩军被派到国外纠纷地区的情况,这种看法没有事实根据。”

刘康文 高级记者 卢智元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915006.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