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8.30 16:09

新泻国际情报大学教授吉泽采访

“65年体制虽然承认战争责任
但并未追究殖民地统治责任
大法院的判决反映了历史潮流”

新泻国际情报大学教授吉泽文寿27日在日本东京接受采访。
“最终承认日本的殖民地统治责任,这样一种认识对于日本同韩国的关系以及日本同正在交涉邦交正常化事宜的朝鲜的关系而言,是非常必要的。”

新泻国际情报大学教授吉泽文寿(社会学博士)写过一本名为《日韩会谈1965》的书,该书记述了1965年《韩日基本条约》及其附属协定《请求权协定》谈判过程。他指出,目前正在恶化的韩日关系的根本问题是殖民地统治责任问题。吉泽教授27日在东京接受《韩民族日报》采访时表示:“(以65年《韩日基本条约》为肇始的)‘65年体制’ 并未追究殖民地统治责任。去日本外务省网页上看一看就可以知道,相关内容的表述方式是日本政府在日军慰安妇(受害者)问题或征用工(强制动员)问题上没有责任。这当然可以理解为殖民地统治在国际法上并非非法。即使从(1995年就殖民地问题表示道歉的)村山谈话的水平来看,这种认识也是一种历史倒退。”

吉泽教授认为,1951年日本与以美国为首的盟国签订的旧金山和平条约只是承认的战争责任,无论是该和平条约还是作为其下级体系的65年韩日基本条约均未承认殖民地统治责任。他说:“2001年的南非德班会议(讨论包括种族歧视、历史侵略行为在内的殖民地统治问题的会议)追究了殖民地统治责任,这个问题在本世纪还将继续下去,韩国大法院的判决就是这一历史潮流之一。韩国大法院作出的对强制动员受害者进行赔偿的判决要求赔偿损失,而这种损失因日本的非法行为而发生的。因而,那种认为由于日本殖民地统治下的不法行为而发生的损害不属于韩日协定范围之内的逻辑是不能成立的。”

吉泽教授还认为,尽管所有的人都说今天的韩日关系是1965年邦交正常化之后最糟糕的,但总体来看事实并非如此。他说:“尽管最近到日本的韩国游客在减少,但去年从韩国来到日本的游客达到700万人,日本去韩国的游客达到300万人,这是邦交正常化之后的最高值。虽然外交当局之间的沟通不能正常进行,但如果将市民层面考虑在内,日韩关系仍然具有信任关系积淀,可以进行相互对话,因而“最糟糕的” 这个用词并不符合现实。不过,韩国发生的对日本女性施加暴力的事件是绝对不适宜的。”

吉泽教授指出,韩日关系的恶化蔓延到安全问题,与韩朝关系以及朝美关系的进展不无干系,日本有意对此加以掣肘。在谈到今后韩日关系前景时,他表示出口限制问题可以解决但历史问题不能不继续留存。他说:“征用工(强制动员)之类的历史问题取决于日本政府和企业之间的博弈程度。”

文•图 曹基源 驻东京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international/japan/907751.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