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7.12 16:48

日本报复将长期化,韩国政府为对策伤脑筋

韩国大法院做出有关强制征用判决后
安培政府对韩攻势一波高过一波

7月11日上午在国会举行的共同民主党日本经济报复对策特别委员会会议上,前驻日本大使李洙勋正在发言。(图片来源:姜昌圹 记者)
日本的安倍晋三政府以限制对韩出口方式韩国实施经济报复,韩国政府采取多维度对应:对内,敦促日本进行双边磋商,制定长短期缓解冲击方案;对外,在国际社会大造舆论,努力争取美国的支持与合作。

文在寅总统8日在首席秘书及助理会议上强调“对抗议反对抗的恶性循环对于两国都是不适宜的,要通过有条不紊的努力争取外交解决”,10日又在青瓦台与经济界主要人士举行了两个多小时的恳谈会。文总统事实上已经走到前台。韩国政府在7月8日至9日举行的世界贸易组织商品贸易理事会会议上作为紧急议题提交了日本限制出口措施问题,以唤起国际社会对日本不正当做法的关注。

韩国政府尤其着力的是争取美国政府的支持与协助。据外交部方面介绍,1月10日夜,正在访问埃塞俄比亚的外交部长官康京和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通话,表示日本的措施“已经对韩国企业造成损失,并对全球贸易秩序造成负面影响”,蓬佩奥表示“理解”。 青瓦台国家安保室第二次长金铉钟当地时间7月10日在没有事先通知的情况下突然访问华盛顿,贸易谈判本部长俞明希也将于下周访美。

但没有任何预兆显示安培政府会从“对韩经济报复”基调后退一步。无论政府还是专家中很少有人认为政府的对策已经迅速见效,韩日两国之间的冲突与对立不会久拖不决。冲突与对立是多层面的,是一团难以解开的乱麻。一位政府高官表示:“事实上不容易找到妥协点,因为即便从首脑的层面做出决断,双方也难以在基本立场上做出了让步。”

最初有分析认为,安培政府此番措施有可能是针对21日参议院选举的得票战略的一部分,如今这种分析已经无影无踪,因为去年10月韩国大法院就强制征用问题作出判决后安培政府对韩攻势一波高过一波的局面很显然是经过精心策划的。韩国大法院做出判决两个月后的去年12月,日本海上自卫队巡逻机曾在朝鲜东海公海上对正在救助朝鲜船只的韩国广开土大王舰进行威胁性低空飞行,抵近高度150米,距离500米,造成韩日两国激烈冲突。有人指出,这一事件是今天所面临局面的序幕。当时日本方面诬称“韩国军队动用了火控雷达”, 动员媒体大肆渲染“安全问题上的韩日对立”, 起劲地鼓动反韩情绪。这与安培政府近期毫无证据地主张韩国在向朝鲜走私战略物资的行为大同小异。

不少专家认为首先要准确把脉安培政府的根本意图,还有不少分析认为日方措施有可能是“企图为修改和平宪法创造内外条件”的试探手段。韩国国家安保战略研究院对外战略研究室长金淑贤(音)认为“日本方面是在强调韩国最终也会成为对日本构成威胁的国家,而为修改和平宪法制造口实”。 东西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申正和(音)也认为“安培总理的大目标是修改和平宪法从而掩盖对朝鲜半岛实行的殖民地统治、对中国的侵略以及发动太平洋战争的历史错误,进而成为一个拥有军队的强大日本”。

尽管包括韩国和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对安培总理“创建可进行战争的日本”计划抱有强烈反感,但专注于“牵制中国”的美国政府却有不同的想法,因为有不少观测认为美国难以富有成果地争取到韩国对美国的支持与合作。韩国统一研究院研究委员李基泰(音)说:“美国和日本在相互合作方面很有默契。”

不少人认为,越是缺乏适当方法的情况,越应当拉紧“对话的绳子” 寻求机会。一位政府高官在对韩日关系前景作出展望时不无期待,他说:“既然韩日两国最高领导人已经公开表态,要防止冲突激化就切实需要各种级别的对话。问题不会一下子就解决,但能够经常坐在一起扩大接触面,机会也许就在某个时机产生。”李基泰委员说:“最终需要举行韩日首脑会谈,但眼下难以实现。也许可以利用预定于今年下半年举行的韩中日首脑会议和2020年东京奥运会来制造机会。”朝鲜大学院大学教授具甲祐说“归根结底核心是幕后交涉”。

鲁智元 李制勋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iplomacy/901527.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