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7.10 10:39

图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图片来源:日本首相官邸)
日本政府对韩国企业采取出口报复,最初提出的理由是“有损两国信赖关系”,这个理由同国际贸易规范相比暴露出缺乏逻辑依据后,又连日拉出其他理由,声称(韩国)在战略物资出口管理中 “发生过不适宜的个案”。 据分析,日本方面认为一旦走向国际纠纷解决程序,问题会陷入长期化,因而才会在不提出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模糊其词地以“发生过不适宜的个案”方式图谋“拖时间”。

作为国际贸易秩序体制的世界贸易组织原则上不允许对任何成员国禁止或限制商品出口,但世界贸易组织作为一般规范采纳的《关税及贸易总协定》 (GATT) 第21条(安全例外条款)承认一个例外,即“为保护对本国必须的与战争工具、物质等有关的本国安全利益”而采取进出口限制。无论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以国家安全受到威胁为由动辄对进口钢铁、汽车发动本国贸易扩大法第232条,还是中国就超高度导弹防御体系(THAAD,萨德) 采取报复措施,都是在援引这一例外条款。安培总理也在7月7日作为限制出口的理由提出一个暗示与朝鲜有关联的“不适宜的个案”,突然拉上了安全例外条款,至于 “不适宜的个案”究竟是什么,他没有提出具体的根据。

韩国政府一位负责贸易事务的高官在接受《韩民族日报》电话采访时说:“如果真是那么重大的事情,不可能藏得严严实实。当然应该明确说出在哪个年度发生过什么事情,什么企业与那件事情有牵连。如果日本有信心,就应当具体指出来,可他们只通过自民党干事长等政客的嘴一个劲儿地说什么‘不适宜的个案’, 这种做法是不负责任的,也是不妥当的。”

日本方面打出了一张战略牌, 声称该“不适宜的个案” 至少已持续了三年,从而间接暗示“责任在韩方”。 近日即将被紧急派遣访美的贸易谈判本部长俞明希对其本人的访美目的三缄其口,但有观测认为他此行目的很可能是了解日本有关集体安全战略物资进出口的主张的来龙去脉并进行有关磋商。

还有分析认为,日本在战略物资出口贸易问题上口风转向模糊其词的“不适宜的个案”,实则包含着一种对韩国政府在启动世界贸易组织解决纠纷程序问题上进退两难的处境进行反利用的意图,因为即便在世界贸易组织解决纠纷程序框架内提出起诉,到作出最终判定也需要数年时间,一时难解韩国企业之困,而且即便胜诉中也难以达到让日方收回报复措施或恢复受损前原状。如果能够胜诉,韩国最多只能从解决纠纷机构获许对其他日本产进口商品采取反报复措施。也就是说,起诉、胜诉之后下一阶段该做什么,其后发生的事情应该如何应对,制定出一个妥当的后续计划。解决纠纷程序过程中,两国围绕“不适宜的个案”的证明问题也有可能展开一场旷日持久的你争我斗。韩国贸易当局人士表示,国际社会一直评价韩国是一个忠实履行(战略物资)控制义务的国家,日本的不合理主张应当冷静应对。

赵启完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international/japan/901212.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