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的“三个变数”
地点很有可能是特朗普总统透露的华盛顿
时间和议题则可能取决于在后续谈判中是否能打破僵局取得进展
若取得进展,有望于今年11月中期选举前举行

图为6月12日,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新加坡会晤并拍照留念。
白宫发言人萨拉•赫卡比•桑德斯9月10日(当地时间)表示,正就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日程“展开协调”。由此,双方将会如何协调“地点”、“时间”和“议题”等会谈成功的三大条件,引起广泛关注。

其中,争议最小的是地点。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在新加坡举行历史性的6•12首脑会谈后,曾透露有意在美国白宫举行第二次会谈。在与金正恩委员长签署6•12《朝美联合声明》后,对于“是否会邀请金正恩委员长访问白宫”的记者提问,特朗普总统回答称“肯定会(Absolutely, I will)”。

第一次朝美首脑会谈是对峙70年之久的两国首脑首次面对面的会谈,历史意义重大,因此平壤和板门店等地被作为主要候选地进行了研究,但最终双方都选定了“中立国”新加坡。特朗普总统也有可能会突然转而选择平壤,但考虑到美国主流舆论抗拒朝美过于亲密,这种可能性不大。对关于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地点的提问,桑德斯发言人仅表示“获知更多详情后再予以奉告”。

第二个争议焦点“时间”和第三个争议焦点“议题”密切相关。虽然特朗普总统一直提到可能举行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但对于时间则表示“让我们拭目以待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事情”,一直回避透露详情。但若考虑到今年下半年美国的政治日程,可以获得重要提示。

特朗普总统处于必须展示过去两年取得的重要业绩的情况,以便在今年11月的中期选举中获胜。此时经常提到的便是对朝外交成果。在最近的各种游说场合和记者会上,特朗普总统推出了以下主要政绩:自己和金正恩委员长正在建立互信,朝鲜已归还韩国战争中阵亡的美军遗骸,以及朝鲜今年以来未进行核导挑衅。

然而,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必然要拿出具体落实第一次朝美首脑会谈的承诺和声明的成果,诸如建立新型朝美关系、构建永久巩固的韩半岛和平机制、韩半岛完全无核化。最终,决定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成败的核心变数就成了“议题”。

桑德斯发言人表示,特朗普总统接受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提议的直接原因在于,金正恩委员长传达的亲笔信内容“非常温暖、积极”。其表示,“亲笔信的主要目的在于,与(特朗普)总统再次会晤(第二次首脑会谈)并敲定日程”。桑德斯发言人表示,除此之外,还确认了金正恩委员长的如下承诺:持续对话;努力推动第一次首脑会谈时的成果取得进展;实现韩半岛无核化。

目前进行中的朝美谈判围绕“申报朝鲜境内核设施”和签署终战宣言的交换顺序和方式纠缠不休,已陷入了僵局。朝鲜认为应优先处理终战宣言问题,以确保朝美互信,相比之下,美国则主张率先申报核设施,认为这是无核化措施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双方针锋相对。

最终,若在未来的主要外交日程——9月18日至20日举行的第三次韩朝首脑会谈、9月末在纽约举行的韩美首脑会谈,以及与此同时进行的朝美后续谈判中,取得能够突破目前僵局的“明确进展”,则特朗普总统也可能会在11月中期选举之前的10月左右举行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第一次朝美首脑会谈当时,经过“会谈取消”骚乱等问题,最终敲定新加坡作为会谈地点是在5月25日。当时,朝美两国工作团队用了19天完成筹备工作,会谈于6月12日成功举行。

但若僵局持续下去,特朗普总统就没必要冒着政治风险迅速举行会谈。这种情况下,特朗普总统可能会通过强调自己的对朝外交成果和对话意志,等到中期选举过后再慢慢研究会谈时间。

吉伦亨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international/international_general/861579.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