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日文在寅总统对朝特使与金正恩委员长的亲笔信、稳健的阅兵式

似激发特朗普总统的积极认识
本月末韩朝首脑会谈和朝美首脑会谈
能否带来“半岛秋天大转换”,备受瞩目

(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白宫透露称,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在亲笔信中,提出希望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举行第二次首脑会谈,双方已经为此进入协调工作。借9月5日文在寅总统的对朝特别使节团访问平壤和金正恩委员长转交对美亲笔信之机, 陷入胶着的朝美对话再次迅速展开。将于本月18日-20日在平壤举行的第三次韩朝首脑会谈和一周后在纽约举行的韩美首脑会谈为通往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铺设好了轨道。

白宫发言人萨拉•赫卡比•桑德斯在10日(当地时间)例行记者会上表示,“(特朗普)总统收到了金正恩委员长的来信,内容十分温暖、积极”,“来信主要是希望与(特朗普)总统再次举行会谈并确定日期,我们对此持开放态度并已进入协调阶段”。对于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的日期和地点,桑德斯发言人表示,“等到确定下来后会通知大家”。此前,特朗普总统曾在7日对记者们透露称,“金正恩委员长寄给我的信件正在来的途中,这应该会是一份积极的信件”。

有分析称,白宫宣布正在为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与朝鲜协商,表明特朗普总统计划促成会谈的意志十分强烈。朝美此前曾一直在要求对方率先申报核项目和发表终战宣言上进行对峙,此次外界对朝美或将通过两位首脑的“自上而下”决断寻找到切入点的期待越来越高。华盛顿的一名外交消息人士表示,“两位首脑表明了强烈的对话意志,这可以被解读为一个十分积极的信号”。

美国国务院对朝政策特别代表斯蒂芬•比根也表现出了积极意志。其在11日与韩国外交部韩半岛和平交涉本部长李度勋举行了见面,并表示“我们将尽一切可能充分利用好特朗普总统和文在寅总统、金正恩委员长创造出的眼下这一重大机会”。白宫发言人桑德斯也在新闻发布会上造势道,“在朝鲜举行的阅兵式中,这是第一次没有强调核武器,我们认为这是表示善意的信号”,“我们希望取得持续进展,金正恩委员长的来信对此是一项追加指标”。

特朗普总统上月24日以“无核化缺乏进展”和“中国的不合作”为由突然取消国务卿迈克•蓬佩奥的第四次访朝计划,但时隔仅17天后便出现大反转,白宫开始为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进行协商。在朝美对话陷入迷雾的情况下,文在寅总统派遣特使团访朝,金正恩委员长也似予以呼应,向美国寄出了亲笔信,另一方面,朝鲜政权建立70周年的9日阅兵式上也没有出现洲际弹道导弹(ICBM),这些似乎打动了特朗普总统的内心。

在该过程中,韩国的积极作用似乎也起到了一定效果。韩国政府特使团此次访朝敲定了第三次韩朝首脑会谈日程,并确认了金正恩委员长关于“坚定信任特朗普总统”和“希望在特朗普总统首届任期(2021年1月)内实现无核化”的意志。随后,收到金正恩委员长亲笔信的白宫宣布“正在就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进行协商”。韩国政府在3月促成第一次朝美首脑会谈时敲定了4月举行韩朝首脑会谈,并向美国转达了金正恩委员长的无核化意向,促使特朗普总统作出了决断。

由此一来,“半岛秋天大转换”剧本或将重获力量。按照该剧本,在18日-20日的第三次韩朝首脑会谈上,文在寅总统和金正恩委员长将探索无核化的具体方案;在本月末的纽约联合国大会上,文在寅总统和特朗普总统将间接试探朝美的妥协点,之后会通过朝美第二次首脑会谈实现用半岛无核化日程换终战宣言等的“大交易”。一开始提出的“联合国大会上的韩朝美或韩朝美中终战宣言”构想因为金正恩委员长缺席会议告吹,但依然存在年内促成该构想的可能性。

然而也并非只有玫瑰色的剧本。有预测认为,若要促成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双方还需要在无核化相关改善措施上达成显著协议。朝美此前一直在要求对方先申报核武器、核设施和签署半岛终战宣言上进行对峙。美国政府内部关于要求朝鲜率先、迅速实现无核化的声音依旧高涨。白宫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当天出席了华盛顿的保守团体活动,并表示“明显存在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的可能性”,“但是他们(朝鲜)需要采取无核化措施,我们正在等待他们的行动”。NBC电视台当天援引美国政府官员们的话转述了美国方面的怀疑,表示“朝鲜在6•12朝美首脑会谈后为保管核弹头的设施入口安装了遮盖物,一直努力隐瞒核活动”。

访问过平壤的俄罗斯联邦委员会主席瓦伦蒂娜•马特维严科10日透露称,金正恩委员长表示并无计划采取没有相应措施的单方面无核化措施。换言之,将于本月接连与朝美首脑举行见面的文在寅总统的斡旋能力将变得更为重要。

黄俊范 驻华盛顿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international/international_general/861593.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