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要求盟国全面停止进口伊朗石油

图为在伊朗的某油田,为钻探石油而设置的钻井上火花正在燃烧。(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资料图)
美国单方面要求包括韩国在内的同盟国11月起全面停止从伊朗进口石油。韩国政府困惑地表示,“情况出乎意料”。

美国6月26日(当地时间)表示,“在11月4日之前,同盟国必须将从伊朗进口原油的数量降至‘零(zero)’”。美国国务院相关人士称“应从现在开始减少(进口)。我们已从5月8日起给了延缓时间”。5月8日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单方面退出伊朗核协议的日子。美国警告称,若超过期限仍与伊朗进行原油交易,将对其实施次级制裁。有预测称,每天或将有200万桶以上的伊朗产原油在国际市场上消失,当天,西得克萨斯的油价上涨了3.6%。

由于此次措施未事先与中国、印度、欧洲等进口伊朗原油较多的国家进行协商,因此预计将会引发抗议。韩国政府也是在与美国方面进行“例外”协商的情况下,收到了上述要求。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相关人士27日表示,“目前美国方面还没有要求全面停止进口”,“对此,政府或仍认为可与美国政府进行例外协商,并已在行动”。实际上,在今年5月8日美国单方面废除伊朗核协议后,韩国政府便组成了由产业部次官李仁浩担任班长的“伊朗进出口及原油供给差池对策班”,与石油公司等民间企业磋商应对方案,并向美方转达了韩国的立场等,一直在为免除制裁进行事前协商。

在2016年1月伊朗原油进口解禁之前,韩国也一直作为制裁例外国家从伊朗进口原油。然而,由于美国只承认减少进口量的国家为例外,所以韩国从伊朗进口的原油量从2011年的8720万桶减少至2015年的4240万桶。美国在上月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后,曾向盟国通报“将以减少原油进口的意志为标准决定施行例外与否”,但此次却突然转变为“必须无条件减少”的强攻模式。

期待韩国政府就停止进口达成制裁例外协议的石油企业也感到不知所措。在韩国,现代石油银行、现代石油化工、SK仁川石化、SK能源以及韩华道达尔等五家公司正从伊朗进口原油。这几家公司的进口总量在解除制裁后迅速增长,于去年达到了1.4787亿桶。某石油公司的相关人士表示,“在整体原油进口量中,伊朗产原油占13.2%,所占比重并不大,替代进口并不难,因此不会对原油供应造成不利影响”。但随着国际油价上升,石化企业的损失将不可避免。

更大的问题在于,除原油外,美国今后还或向同盟国要求对商品和金融等其他领域进行“一视同仁的高强度制裁”。据韩国贸易协会透露,去年韩国对伊朗出口总额为40.21亿美元,同比增长8.2%。主要出口汽车、合成树脂、钢板、纸制品、冰箱、显示屏等。三星电子和LG电子等韩国产家电产品的伊朗市场占有率现已超过60%。有担忧表示,若强行采取禁止与伊朗进行美元或欧元结算的制裁措施,实际上很有可能完全堵住韩国对伊朗出口之路。

吉伦亨 记者, Hayan Choi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international/globaleconomy/850816.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