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称“美韩军演对东亚安保具有重要作用”

取消军演得到落实后或将加深日本的安保不安
从长期来看极有可能会刺激日本增强军备

 

图为停泊在美日同盟的心脏地带——神奈川县横须贺基地的日本雾岛号宙斯盾舰。日本认为韩美同盟减弱是对本国安保的重大威胁。(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资料图)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宣布将在朝美进行对话期间中断韩美联合军演,该发言对东亚局势产生了微妙的影响。如果朝鲜履行在4•27《板门店宣言》和6月12日朝美联合声明中作出的承诺,为实现半岛的“全面无核化”采取措施,该决定或将成为打破东亚长久以来军事对决结构的“伟大的第一步”,但稍有不慎也会刺激感到安保不安的日本增强军备。

在特朗普总统的“突然宣言”对外公开后,日本当即打出了一记“牵制球”。日本防卫相小野寺五典在6月13日与记者们举行会面时表示,“朝鲜(在朝美首脑会谈上)承诺实现半岛完全无核化,可谓意义重大。对于具体工作,日方将拭目以待”。其随后便吐露了自己的真心话。小野防卫相表示,“美韩军事演习和驻韩美军在东亚安保上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希望日美、日美韩今后也能达成此类共识。(朝鲜完全无核化的)最终目标并未改变”。该发言公然表达了日本的不满:韩美联合军演在确认美国对包括日本在内的东亚“安保公约”上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因此不可以中断韩美联合军演。河野洋平外相也表示,其将在6月14日于首尔举行的韩美日外长会谈上,听取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对该问题的解释。

从冷战时期开始,日本便一直将“牢固的韩美同盟”的存在看做是日本安保的核心要素。此类想法在2010年出现了围绕尖阁列岛(中国称钓鱼岛)的中日矛盾后变得更为坚定。为应对中国的崛起和朝鲜的核导威胁,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2012年12月上台后,于2015年4月修订了《美日防卫合作方针》(指导路线),将美日同盟从“区域同盟”加强为“全球同盟”,并为行使一直以来被禁止的集体自卫权修改了法律。

此后,日本试图通过2015年12•28协议否认日军“慰安妇”问题,并从第二年开始为加强韩美日军事合作投入各种力量。美国也对此予以呼应,巴拉克•奥巴马政府的“亚太再平衡”政策正在扩大、发展为特朗普政府的“印度洋-太平洋”战略。

单从军事角度来看,韩日属于美国太平洋司令部管辖的“战区”(theater)之一,因此需要一定程度上的军事合作。半岛发生紧急情况时,可以通过日本的7处联合国军司令部后方基地向半岛增援美军战斗力。去年7月,朝鲜接连发射洲际弹道导弹(ICBM),使得紧张气氛达到最高潮。当时韩美日曾开展过军事一体化训练。去年7月30日,美国将战略轰炸机B-1B从关岛安德森基地派往半岛上空后,轮流在日本空域和韩国空域获得了日本航空自卫队F-2和韩国空军战斗机的护卫。

日本对韩美联合军演的执着在今年2月也有所体现。首相安倍为出席平昌冬季奥运会访问了韩国,并就当时讨论推迟举行的“鹞鹰军演”向文在寅总统提出要求称,“按计划进行非常重要”。听到该发言的文在寅总统反驳称,“该问题事关韩国主权与内政”,一度使得气氛陷入僵硬。专家们认为,日本或将以韩美同盟减弱为由,进一步加速增强军备。

吉伦亨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international/asiapacific/848912.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