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政府内,鹰鸽两派围绕对朝政策展开激烈暗斗

美国白宫。
有外媒报道称,车维德围绕对朝鲜实施有限打击的“流鼻血”(bloody nose)战略与白宫存在分歧是美方取消对其驻韩大使提名的原因之一。随着这一报道见诸报端,人们对特朗普政府内部对朝政策走向的担忧和关注正在增大。有不少观点对“流鼻血战略”的现实性和可行性持怀疑态度。

综合1月31日(当地时间)多位熟知特朗普政府内部事务的华盛顿消息人士的谈话来看,对朝强硬派和稳健派围绕政策路线展开了激烈的争斗。强硬派方面有副总统彭斯、白宫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以及对其进行辅佐的国家安全委员会(NSC)亚洲资深事务主管马特•波廷格、中央情报局(CIA)局长蓬佩奥、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黑莉等,稳健派方面以国务卿蒂勒森、国防部长马蒂斯为主。

特朗普政府执政后,两大集团之间的关系经常处于紧张之中,但对朝强硬派的声音和动静近来突然活跃起来,其时间点也刚好与朝鲜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发表新年贺词以及随后韩朝借平昌冬奥会展开接触的氛围紧密相关。

华盛顿对“流鼻血战略”的议论急速浮出台面缘于上月8日《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报道,其中谈及了美国官员正在讨论既不会触发全面战争又可对朝鲜核导设施进行有限打击的可能性。刚好这时也是韩朝即将举行高级别会谈的时候。

《韩民族日报》采访得知,据传该报道出来后,波廷格在一次美国韩半岛问题专家的非公开聚会上曾表示,“特朗普总统正在认真研究流鼻血战略”,波廷格还称“对朝有限打击会对特朗普总统的中期选举有帮助”。正因如此,越来越多的华盛顿韩半岛问题专家相信白宫的确在认真讨论军事行动。

专家们考虑到强硬派的动向和保守媒体报道的时间点分析认为,他们的目的是给韩朝关系的缓和踩刹车。值得一提的是,特朗普总统1月4日与文在寅总统通话时表示“百分之百支持韩朝对话”后,这些人感到非常不安。

不少观点认为,特朗普政府内部究竟在多大程度上认真讨论实施“流鼻血战略”仍存有疑问。首先,“流鼻血战略”成立的前提是,即使美国实施先发制人打击,朝鲜也不会因担心其体制溃灭而对美国实施报复,这等于是说只有金正恩委员长保持“理智”,这项战略才会取得成功。然而,美国强硬派认为金委员长“残忍和不理智”,因而是不可谈判和预测的。“流鼻血战略”本身存在逻辑上的矛盾。

其次,有很多评论认为,流鼻血战略在现实上难以实现。如果不能“百分之百”确信金委员长会保持理智,那么,就必须防备朝鲜有可能进行报复,撤出驻韩美军或疏散美军家属等非战斗人员,以最大程度地降低损失。然而,依然存在着朝鲜将此视作对其实施先发制人打击的征兆而先行发起攻击的危险性。

另外,军事专家们指出,若想在不撤出美军的情况下发起打击,就必须制订最大限度地保护驻韩美军以及驻韩美军基地的措施,但这至少需花费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做好准备,没有韩日政府的协助是不可能实现的。

基于这一理由,熟知华盛顿事务的一位专家表示,“特朗普总统或许在中期选举前期望‘有利益的战争’而不是‘胜利的战争’”,“是否将前景不明朗的对朝有限打击看作‘有利益的战争’尚是个疑问”。另一位华盛顿智库相关人士解释道,即使是非公开聚会,专家们的谈话也会马上传出去,对此不可能不知道的波廷格仍然谈及‘流鼻血战略’,这本身就是“没有对此进行严肃考虑的旁证”。他认为这很可能是心理战。

《华盛顿邮报》专栏作者乔西•露根(音)也在当天表示,“几位政府官员和专家曾说到,由去年春天举行的跨部门会议做出决定、由特朗普总统批准的‘通过最大限度的施压创造谈判条件’的对朝政策没有变化”。熟知美国国防部事务的消息人士也断言,“确实在准备所有的军事选项,但实际上也只不过是选项罢了”。

还有评论认为,受到强硬派排挤的稳健派开始较以前多少获得了一些力量。熟知美国国务院内情的消息人士表示,“党派出的国务院高官向职员们透露称,蒂勒森会继续留任”。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黑莉主张取消对巴勒斯坦难民机构的全部资助,而国务卿蒂勒森和国防部长马蒂斯则针锋相对地主张只削减一半,特朗普总统在此事上给予了蒂勒森和马蒂斯支持而没有支持黑莉,稳健派取得的这一“小胜利”也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

不过,稳健派的影响力尚很有限也是事实。熟知白宫事务的消息人士称,“特朗普总统支持文总统的发言是对强硬派公开抵抗的打压”,“文总统和特朗普总统个人间的亲密关系能持续下去是关键”。其他的消息人士则预测,“朝鲜在平昌冬奥会以后采取何种动作,将最终左右特朗普政府及专家们对朝鲜的观点”。

李镕寅 驻华盛顿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international/america/830445.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