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12.01 10:47 修改 : 2017.12.01 10:47

美国正式向中国施压,要求全面中断对朝供应
出于民生和人道主义,中国面露难色

图为中国辽宁省丹东市的对朝输油管道。
随着美国再次出面要求中国全面中断对朝油类供应,在上次联合国安理会对朝制裁决议中,首次达成的减少油类供应规模的协议是否会进一步加大强度,备受关注。

特朗普总统上任以来,美国一直要求中国全面中断对朝油类供给。因为除了停止供应原油外,几乎没有其他有效且恰当的对朝制裁手段了。11月29日(当地时间),正在访问美国的韩国政府高层相关人士也在和驻华盛顿记者的座谈会上指出,“可以追加制裁的领域并不多”,“还剩下切断海上运输和原油输送这两大部分”。

但负责朝鲜90%以上油类进口业务的中国却对全面中断油类供应的提议一直持反对意见。虽然表面上以会对朝鲜居民的民生造成影响的人道主义原因为由,但很多人都指出,实际上中国担心朝鲜的经济崩溃,如果朝鲜不稳定,中国的安保威胁也会加重。

因此众多观点认为,特朗普总统11月29日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的全面中断油类供应的要求,中国可能不会同意。延边大学教授陈昌一(音)11月30日接受《韩民族日报》记者的电话采访时表示“虽然可以考虑停止供应油类的方案,但很难彻底实行”。复旦大学教授郑继永表示,“虽然如今中国国内也开始了讨论,但油类供给应该不会一下子全部中断”。

有人指出,尤其是当全面中断包括朝中输油管在内的供应时,原油内的石蜡成分会凝固,进而损害输油管。也就是说,即便以后到了该缓和制裁的时候,输油管也很难被再次利用。中国若封锁输油管,则难以发挥对朝施加影响的杠杆作用,还得承受朝中关系永久的破裂。

今年9月朝鲜进行第六轮核试验后,安理会曾有过先例,通过了2375号对朝制裁决议,要求将成品油出口裁减一半,并在现行标准上冻结原油供应,所以此次还有可能会开展减少供应量等追加措施。当时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之一——中国并未行使否决权,而是参与了表决。正在访问美国的韩国高层相关人士也在当天表示,“从中国的反应来看,可能是想慢慢解决(油类供应问题)”,“中国虽然表示会积极参与制裁,但基本上不会撼动朝鲜的根基,所以只不过配合着(安理会)保持平衡罢了”。韩东大学教授金俊亨(音)预测称,“中国在争取时间的同时,也会做出有价值的选择”,“根据不同情况,有可能会扩大油类限制的规模”。这种情况下,美中两国将围绕究竟再减少多少油类进口量以及何时减少等具体事项展开激烈的较量。

有预测称,朝鲜11月29日发射被推测为洲际弹道导弹(ICBM)的远程导弹并宣布“完成核武力建设”后,中国首先会试图把握朝鲜的真正用意。亚洲大学中国研究所所长金亨圭(音)表示,“若中国认为,朝中接触后朝鲜令情况恶化,中国可能会进一步加强对朝施压力度,让朝鲜‘感到疼痛’”。延边大学教授陈昌一指出,“既然朝鲜已经宣布完成了核武力建设,接下来很有可能会宣布集中精力搞经济建设,并停止挑衅行为,这样一来,中国和韩国可能会陷入既不能制裁、也无法放弃制裁的两难境地”。

金畏铉 驻北京记者, 李镕寅 驻华盛顿记者,金志垠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international/china/821491.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