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6.19 09:53 修改 : 2017.06.19 12:21

正面反驳“如萨德问题无法解决,同盟会破裂”言论

“不管是驻韩美军还是总统,都不可能立于韩国法律之上”

6月16日(当地时间),访美中的韩国总统统一外交安保特别助理文正仁在美国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于华盛顿召开的第5届韩美对华活动中进行午餐演讲。(图片来源: 韩联社)
文在寅总统的统一外交安保特别助理、延世大学特聘名誉教授文正仁6月16日(当地时间)表示,末端高空区域防御系统(THAAD,萨德)部署问题就如韩美同盟的红色防线(禁止线),正面批判了对韩国新政府进行施压的美国内部分舆论。

当天,在韩国东亚财团与美国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在华盛顿以“韩美新政府上台与韩美同盟”为主题召开的研讨会上,文正仁特别助理就萨德环境影响评估强调称,“驻韩美军无法立于韩国法律之上,我国总统也无法立于韩国法律之上”。他表示,“在过去独裁政权时期,政府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但是如今已经行不通”,对萨德部署程序正当性的重要性进行了强调。

他表示,“也许法律程序会比预想进行的更加迅速”,并强调称“但是,环境影响评估要经历春夏秋冬四个季节,对于每个季节将带来怎样的影响,要予以测定。不管是谁,甚至是神都不能超越这一规定”。有分析认为,文特别助理此言意在暗示萨德部署可能要延迟一年左右的时间。但是,文特别助理还透露,这一决定仅是在遵循韩国国内法律程序,不会发生取消萨德部署协议的事情。

在随后的特派记者座谈会上,就美国专家“如果萨德问题不予解决,韩美同盟有可能破裂”这一意见,他强烈反驳称,“如果真那样,韩美算什么同盟。我们难以将萨德问题看做是同盟的全部”。他同时补充称,“如果同盟关系因防御用萨德系统之萨德问题而破裂,那么韩半岛将对美国在战时进行援助一事表示怀疑”。文特别助理接着表示,此观点并不代表总统特别助理,而是代表自己身为教授的立场,划清了界限。

他表示“萨德是安保问题,同时也是包括环境评估在内的生命权、财产权等,以及法律支配和民主主义的问题,因为中国的萨德制裁,我们经受了严重的(经济)损失,这种损失比我们想象的要大得多”。他反问称“看看特朗普总统,他认为民生很重要,所以可能重新审视同盟关系。我们接纳了这一点,我国总统对此进行了慎重的考虑,难道这是什么坏事吗”。他以个人观点为前提强调称,“韩美同盟是生存手段也是工具,(因为韩美同盟)民主主义遭到破坏或是民生遭到破坏,都是我们难以接受的”。

陪同参与特派记者座谈会的正义党议员金钟大称,“萨德部署当时原协议商定截至今年年末进行部署,但(问题)在于萨德部署为何会加快速度,导致超速事件呢”。金议员表示“华盛顿部分舆论称,(文在寅政府)故意推迟萨德部署,弱化韩美同盟,亦或称韩国在看中国的眼色,实在令人震惊”,他还敦促称“这并非事实,将萨德置于大选中心,这情况本身就应该进行调查”。

韩国国内舆论对萨德解决方案评价称,文在寅政府首先拿出国内程序的正当性以争取时间,这本身也是一种较好的防御策略。但对于今后情况的发展,亦出现担忧的声音。东西大学日本研究中心所长赵世暎表示,“问题在于即使争取了时间,但是否能利用此找出解决问题的方案,这令人担心”。一位匿名美中关系专家称,“萨德问题不会立即得到解决”。

李镕寅 驻华盛顿记者, 金志垠 记者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