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5.02 17:25 修改 : 2017.05.03 06:44

如陷入政治困境,将引起支持基础的本能反应

未与亲信相协商的发言有可能使同盟动摇
此类事件有可能再发生,甚至最终发展为政策

在就任百日之际的4月29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宾夕法尼亚州哈里斯堡举行的支持者集会上挥手致意。图左为副总统迈克•彭斯。(图片来源:美联社 韩联社)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向韩国发出支付10亿美元(约1.1405万亿韩元)萨德费用的费用清单,同时要求废除韩美自由贸易协定(FTA)并进行重新协商,“特朗普风险” (Trump Risk)正成为韩国安全和经济的最大难题。有人指出,这将是韩国下届政府的一项艰巨挑战。

自特朗普总统在4月27日(当地时间)接受路透社有关萨德以及韩美自由贸易协定“爆炸性发言”的采访后,第二天在《华盛顿时报》的采访中被其再次重提。韩国青瓦台国家安保室长金宽镇和美国白宫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赫伯特•麦克马斯特于4月30日上午(韩国时间)通过电话协议表示,此次电联为“对之前协议的再次重申”,但麦克马斯特安全事务助理却于第二天发表了“萨德费用有可能重新协商”的发言,仅一天便让局势再次陷入争议之中。

经确认,此次事态最初并未与参谋相互协商,属于特朗普总统的“突然”言论。据悉,美国国务院和国防部,甚至于白宫相关人士在收到韩国政府的确认要求之前,均对采访中所提到的“萨德费用”一事毫不知情。一位外交消息人士也表示,“据我所知,参谋们准备的路透社采访应对资料中并未提及萨德相关事宜”。

但从特朗普总统的风格来看,此次争议是可预见的事件。很多分析称,随着韩国成为目标对象,这只是特朗普的本质在韩国人面前的切实凸显。

首先,特朗普总统提出了“美国优先主义”,是以大众迎合主义承诺而当选的总统。他的主要支持势力以白人劳动阶层等为中心,在本能地抓住这些支持者所需所求方面,他有着卓越的能力。在选举过程中,他批判同盟国的安保搭便车论,批判自由贸易协定夺走了美国的就业岗位。对他来说,萨德费用通知和韩美自由贸易协定动摇是劝慰支持阶层最好的素材。

尤其是,当特朗普总统陷入政治困境时,为了把选民们的注意力转向其他地方,一直都有曝出爆炸性议题的倾向。此次,正值特朗普政府就任100天(至4月29日)之际,其政绩却无法让人满意。

特朗普总统即兴推翻外交关系,以及不考虑对象国立场的表现并非首次。特朗普曾以候选人身份与台湾领导人蔡英文进行电联,这反映了他对“一个中国”政策的否定,引发了中国的强烈反对。在没有任何预告的情况下,对叙利亚和阿富汗进行攻击。在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进行首脑会谈之后,对习主席听到空袭叙利亚时的惊慌情况,特朗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进行了赤裸裸的公开。

对于特朗普总统无视同盟的单边主义,美国内部也有人进行了批判。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议员本•卡丁(Ben Cardin)通过推特表示,在与朝鲜矛盾逐渐高涨的情况下,“特朗普政府不应该分裂同盟关系”。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亚太所委员会民主党干事议员爱德华•马尔基(Edward Markey)也发表声明称,“总统不仅不应该发表对韩国不尊重的言论,反而应强化与韩国的同盟关系”。

但是,即使特朗普总统的发言不符合事实关系,或表述不确切,参谋们都难以公开反驳或推翻,这体现了问题的严重性。因为总统的权威和信誉会出现裂痕。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表示,“我最讨厌做的事情是反驳美国总统的发言”,透露出了其中的负担感。特朗普未经协调或未见成熟的突然发言任何时候都可能再次出现,而这种发言最终会成为政策才是“特朗普风险”的真正本质。

李镕寅 驻华盛顿记者

韩語原文:http://www.hani.co.kr/arti/international/america/793014.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